乐居财经 曾树佳 发自杭州

  罗相斌出生于四川自贡,爱吃火锅爱吃辣,但不太爱打麻将。

  不过,他却喜欢拿四川麻将作比喻,来阐释企业之道:“转型不是一下就能转到位,就像打麻将一样,你十三张牌打了十二张了,但可能总是胡不了;关键是要走得稳一点。”

  对“稳”字的拿捏,却让他旗下的华景川在规模上进展缓慢。在2018年首次进入百亿房企阵营,如今两年时间过去,它的销售规模只提升至168亿,距离百强的257亿门槛,还相去甚远。

  基于目前现状,罗相斌才有意在提速、扩储。

  2月初,罗相斌出席了公司年会。会上,他与员工签下了责任状,重申了“进百强、信用AA+、上市”的三大发展目标。

  年会召开一周之后,华景川集团官微发布了题为“开年连中三元”的动态。继1月6日竞得杭州萧山河上新地块之后,2月7日,华景川又连续摘下杭州萧山区临浦、嘉兴南湖区凤桥地块。

  这是与以往不一样的信号,亦或许是罗相斌变奏的筹谋。因为“以长江为轴线,以长三角、中西部为重心”的蓝图,必须加快运转起来,才能摆脱落于人后的局面。

  罗相斌一直很忙。他常常感慨,自己在浙江谋生、创业的三十年来,并没有周末的感觉,有时候是迫不得已才休息。

  作为新川商在浙创业的主要代表,他曾担任浙江省四川商会会长十余年,同时,罗相斌并不专一于房地产;在主业之外,物业、酒店管理、股权投资等业务也在铺开。

  尤其是投资业务,已成为罗相斌的另一门重要生意。但不得不承认,投资也是一场赌博。

  轮流坐庄之谜

  穿透股权可知,华景川由杭州中鹰控股、杭州来威盛商贸各持股90%、10%。而杭州中鹰控股由罗成全资持有,杭州来威盛商贸则由朱月琴、纪元明各持股70%、30%持。据此,罗成乃华景川实控人,拥有90%股权。

  纪元明为华景川总裁,罗成也在集团中担任董事之职,并位列浙江嘉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嘉丰”)高管。从现有的资料中,尚不能判断罗成与罗相斌是否有亲属关系。

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不过,杭州中鹰控股向来有员工轮换持股的惯例。变更信息显示,在罗成之前,除了罗相斌本人之外,刘杰、陈经纬、刘海洋,都分别担任过杭州中鹰控股法人并持股,任期少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

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其中,陈经纬为华景川副总经理、刘海洋为董事长助理兼招采管理中心总经理。他们与罗成等人,轮流成为华景川纸面上的实控人,着实耐人寻味。

  但无论法人、实控人的名字怎么变,华景川的掌舵者仍是创始人罗相斌。

  90年代,罗相斌从四川来到杭州,他看到了川地盛产丝绸而交通、信息相对不发达的情况,嗅到了商机。于是,他在江浙当起了丝绸销售员,赚取第一桶金,随后介入丝绸的生产环节,涉足制造业。

  早期,他也曾涉足商业地产,落地了15万平方米的川南皮革城、30万平方米的内江国际家居商贸城。2013年,他成立了浙江嘉丰,着手第一个项目“嘉丰万悦城”,正式入局地产。

  曾连续担任三届浙江四川商会会长的他,深谙“抱团取暖”之道,与多家房企构建了合作版图。

  2018年2月,华景川与万科杭州公司开启战略合作;去年4月,它又与奥园、融信、大唐地产等签订了合作协议。除此之外,它与上坤也有多个合作项目,包括云栖宸园等。

  杭州万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杭州万枫”),是华景川寻求合作的典型例证。今年1月初, 杭州万枫以总价2.5亿元竞得杭州萧山区河上镇地块,2月份中旬便展开了引援。

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目前,杭州万枫分别由平湖美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杭州宣坤置业有限公司、杭州璟扬实业有限公司、华景川、杭州璟嘉商贸有限公司(简称“杭州璟嘉”)分别持有25.3%、24.9%、24.9%、23.9%、1%股权。

  前三者依次为中天控股、上坤置业、融信(福建)投资集团的旗下公司,杭州璟嘉则归属于华景川。为了寻求项目的资金周转,华景川、杭州璟嘉还将手上的杭州万枫股份悉数质押予融信(福建)投资集团。

  质押事项并不只有一宗,去年年内,华景川旗下浙江嘉丰、杭州亿资商贸的股份也遭质押。在实现168亿销售额,位列139位的背后,罗相斌在“爬坡”中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入坑”P2P网贷

  2016年,华景川集团由“浙江华景川实业有限公司”更名而来,开始了集团化运作,除了房地产业务之外,该公司还形成了物业管理、酒店运营管理、纺织、产业投资等多元格局。

  罗相斌在接受采访时曾袒露心志:“我原来做房地产、制造业等等,后来投资新产业,高科技,智能制造这些。互联网、大数据、AR、VR等等我都有投,这些新兴产业现在已经占到营收的20%了。”

  在他的业务规划中,房地产业务还是主轴线,每年投入的资金比例占七成,但制造业的投入占比已达20%,投资业务占比达10%。

  而充斥着逐利人潮,更具风险起落的投资业务,似乎更入罗相斌的法眼。

  金融是他延伸投资触角的重要领域。乐居财经整理获悉,他眼下已是小贷公司浙江金桥控股、内江兴隆村镇银行、自贡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东或董事。

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此外,杭州中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廉网络”)曾经如火如荼的互联网金融生意,也表明罗相斌是地产商涉足P2P大潮中的一员。

  中廉网络成立于2015年,目前由浙江嘉丰全资持有,它旗下产品为互金理财平台“满兜理财”,该平台起初由阿里金融高管创办,在村镇银行进行资金存管。它也曾获中房联集团数千万元A轮融资,日交易金额达数千万,一时风头无两。

  但随着监管趋严,满兜理财的经营热度逐渐减弱,并惹上了不少官司。资料显示,中廉网络共涉及36起司法案件,案由大多为不当得利、民间借贷纠纷。

  除了金融领域,罗相斌手中的投资标的,也不乏生物科技、航空科技、新材料科技等领域的公司。

 纷繁复杂的投资网

  为了满足自身的投资瘾,罗相斌还特地拉起、加入了若干个投资平台。

  比如,华景川曾与绿城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名为“浙江绿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绿嘉投资”),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投资咨询、资产管理。直至去年7月,绿城才引身而退,绿嘉投资转为华景川全资持有。

  不过,绿嘉投资旗下没有一家对外投资公司,“历史对外投资”一栏也空空如也,它看起来并不是罗相斌立足投资业务的平台。

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与绿嘉投资不同,杭州金桔花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金桔花”)、杭州众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众相投资”)、宁波锐相丰斌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锐相丰斌”)则有着“开枝散叶”的姿态。

  金桔花由罗相斌持股85%,它曾是中廉网络的母公司;众相投资由罗相斌持股80%,旗下分设众视、众乾、众坤三家投资合伙企业,并通过众乾投资于杭州一家定制化IP短视频制作公司。

  而锐相丰斌的公司名,甚至包含了“相斌”之名,具有浓厚的个人色彩。罗相斌拉上炬华科技原董事长丁敏华,以及耿永平、潘荣伟等人,搭建了这个平台,借此投资体育用品公司、万辰科技。

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另外,成都川商兴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川商兴业”)中,虽然没有罗相斌的持股记录,但他仍担任董事。

  川商兴业旗下有众多股权投资基金,这给罗相斌带来的另外的投资通道。

  目前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间接实益拥有川商兴业85%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他与罗相斌在同乡商会中颇多交集,想必也经常交流投资经。

  眼下,罗相斌在房地产主业之外,编织了一张规模庞大且纷繁复杂的投资网,是相得益彰还是分散精力,还要看它们是否能推进企业“进百强、信用AA+、上市”三大目标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