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曾树佳 发自广州

有中民投折戟地产作为前车之鉴,眼下民投平台的一举一动,经常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在广东,一个省级民投平台的身影,频繁活跃于资本市场上,在过去一年,三度举牌辽宁成大,为业内所热议。它就是广东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粤民投”)。

在粤民投的背后,共有16家股东企业为其站台,包括贤丰控股、美的控股、星河湾、碧桂园、腾邦集团等。企业计划注册资本达500亿元,首期已实缴资本金160亿,拥有庞大体量。

不过,在“光环”之下,风险却悄然来临。

1月26日,粤民投1.875%股权,突然被摆上了京东司法拍卖平台,并于隔天迅速成交。

乐居财经查阅获悉,此事因腾邦集团而起,它因无力偿还相关债务,其持有的粤民投股份被强制拍卖。不过,最终粤民投还是通过子公司,将这份资产买了回去,“变相”帮腾邦集团还了债。

这源于民投平台的一条不成文规定,即股东遇到困难时,民投平台必须伸出援手,帮助股东企业度过资金难关。

然而,此次泛起的微澜,仍让人心有余悸。毕竟,自从中民投陷入泥淖之后,外界对于民投平台,总会以另外一种眼光加以审视。因此,粤民投的发展步调、方向如何,牵动着业内敏感的神经。

豪华股东阵营

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和民营经济最活跃、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千亿乃至万亿级民企都不足为奇,而粤民投这家注册资本160亿的粤系资本大鳄,其实力也绝不止于这百亿资本,背后的能量不可估量。

成立于2016年9月的粤民投,标榜自己是国内各省的地方民营投资平台中资本规模最大、涵盖领域最广、民企组成最具代表性的一家。它有着超豪华朋友圈,发起股东共16家,其中不乏粤系房企的身影。

据乐居财经获悉,碧桂园杨惠妍、星河湾董事长黄文仔、金发科技董事长袁志敏、香雪制药董事长王永辉、佳都新太董事长刘伟、康美药业副董事长徐冬谨、贤丰控股董事长谢松锋、万和集团前副总裁卢宇阳等粤商界名人,均在粤民投董事的名单上。

从股权结构上,粤民投前三大股东为珠海贤丰粤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华美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5.625%、12.5%和7.8125%。

具体来看,珠海贤丰粤富背后是贤丰控股,最终受益人为谢松锋,其实际拥有10家公司,旗下控制企业154家;康美实业由马兴田和许冬瑾夫妇各持股99.68%和0.32%,二人曾因康美药业千亿财务造假,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华美国际投资则以教育、主题地产为主,实控人为张克强。

第4大至第12大股东为广州昆仑投资、佛山顺德区荣跃企业管理、佳都集团、广东万乾投资发展、广州星河湾创业投资、盈峰控股、海天集团、佛山美的企业管理、广州腾曦晨投资,持股比例均为6.25%。

其中,昆仑投资背后是香雪制药实际控股制人王永辉、陈淑梅夫妇俩;顺德区荣跃则暗藏碧桂园的身影,它由吴业能和吴春铭分别持股70.69%和29.31%,并入股了多家涉及碧桂园地产开发、物业管理、产业地产、长租公寓相关的公司;腾曦晨投资由金发科技的袁志敏、袁长长父子俩控制。

除此之外,腾邦集团、广州立白企业集团、广州宝华投资管理和广州知行融汇投资管理,持有粤民投股权比例均为1.875%。

地产投资“脉络”

不仅背后涉及众多房企股东,粤民投也有着自身的“不动产金融”业务,它是公司固收和资产配置的板块之一,以股权、债权及夹层等方式,投资拥有优质土储的房企,为对方提供融资、开发赋能等金融服务。

循着这一方向,粤民投又可化身为开发商的“金主”。

去年年初,新华联就曾将手中持有的辽宁成大的股份,全部转让予粤民投旗下公司,从而获取13.39亿元的现金流;而四川雄飞集团则于去年底,把所持的国宝人寿10%股权,质押给粤民投,换取真金白银。

为雄飞集团、新华联提供融资款,只是粤民投不动产金融的冰山一角;与此并行的,是该公司在股权投资领域的不断进击。

经乐居财经整合发现,目前在粤民投旗下,开展长期股权投资的平台包括:韶关市高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粤民投(广州)金融投资有限公司、昌都市高腾企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昌都高腾”)、广州粤民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粤民投资管”)。

其中,昌都高腾和粤民投资管,正是粤民投对外投资地产的主力平台。

昌都高腾注册资本为50亿元,由粤民投首席财务官王明静担任法人。粤民投直接持有昌都高腾99.94%股权,另0.06%股权由员工持股平台“昌都市丛瑞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丛瑞企业”)持有。

而粤民投资管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由粤民投、丛瑞企业分别持有75%、25%股权。

在高腾企业、粤民投资管之下,设立了众多的“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起名为“粤民投智晟”“粤民投盈联”“粤保嘉”等。它们之中,很多都是集团投资项目的直接持股者,是粤民投涉足地产的一线“触角”。

若对粤民投的千余家间接持股企业,进行抽丝剥茧,则可以大致勾勒出它在地产圈里的投资踪迹。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粤民投至少投资了23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与保利、绿城、万科、广发证券等都有密切交集。

保利无疑是粤民投往来最为密切的合作房企,它们同为17家房地产公司的股东。这些项目公司都由保利实益拥有,而粤民投在里面只充当财务投资者的角色,间接持股均在30%以下。

其中,粤民投拥有武汉庭瑞忠置业有限公司(简称“庭瑞忠置业”)29.22%权益,持股比例为所有投资项目中最高。除了粤民投之外,庭瑞忠置业还分别由保利、武汉房企庭瑞集团持有40.80%、20%股权。

该项目原本归于庭瑞集团麾下,对应的项目为燎原村地块,总建面约101.82万方。2018年,保利入主该项目,庭瑞集团退居二股东,交出了控制权。

另一边,连接绿城与粤民投的则是杭州绿城桂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即绿城·西溪雲庐项目,粤民投持有其6.17%股份;而南京悦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则是万科与粤民投联手投资的“翡翠天际”项目。

在房企之外,广发证券更是粤民投合作的“老友”。早在2018年初,双方就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此后一起拿下了多项金融资产。

粤民投现为辽宁成大的第一大股东,而辽宁成大持有广发证券17.42%股权,因而两者的关系尤为紧密。

细查发现,广发证券目前拥有项目公司“孝感市恒兴置业”50%股权,粤民投通过广发证券,进一步充实了自身的地产投资版图。

“操盘者”叶俊英

粤民投的核心管理层,不少是“易方达基金”系的成员。

曾在广州证券担任副总裁、在易方达基金担任董事长的叶俊英,有着多年的投资管理经验,在金融圈人脉甚广。2015年,他开始牵头筹备成立粤民投,现任粤民投董事长、总裁。

彼时,跟随他的脚步,肖坚、凌云也转身离开易方达基金公司,参与筹备粤民投,目前分别担任执行总裁、副总裁。

他们三人,在上述的丛瑞企业中,分别持有63.67%、22%、6%股份。丛瑞企业透过全资子公司广州丛瑞,持有粤民投0.31%股权;照此计算,叶俊英、肖坚、凌云实益拥有粤民投0.2%、0.06%、0.01%股份。

显然,公司给予了高层元老实打实的激励。

叶俊英很忙,他的身影经常出现在考察项目、拜访合作者的现场,不断践行着“以大金融、大健康、大文化、高端制造和绿色产业等”的重点投资方向。

得益于各路金主的助力,粤民投四处“猎食”。近年来,它既投资了点米科技、港股的微创医疗,也掷下6.08亿入股A股教育科技公司立思辰,还曾三度举牌医药医疗领域的辽宁成大,风头尽显。

不过,随着部分股东经营、债务危机的出现,粤民投也面临着相关的风险。

其中,股东贤丰控股主营微细漆包线、新能源业务,在扣非净利润连亏5年后,它2020年继续预亏至少3.9亿,现金流陷入困境;而聚焦“旅游、物流、投资”三大实业的腾邦集团,也债务缠身。

为此,粤民投眼下共涉及19项股权冻结。1月26日,腾邦集团持有粤民投的1.875%股权(3亿股,对应出资额3亿元),甚至被摆在京东司法拍卖台上。

拍卖结果显示,这项股权最终于1月27日,由珠海民腾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民腾企业”),以约2.78亿元的价格竞得。而股权穿透可知,民腾企业仍是粤民投旗下公司。

换言之,腾邦集团的债务,转了一个圈,最终仍由粤民投兜底,由它扛下了所有。

由于拥有众多股东,民投平台的发展,必然得到更多的保证;但有利必有弊,每位股东的投资偏好、经营情况各有不同,众口难调的同时,也要反向支援他们出现的各种状况。

因此,掌舵粤民投的叶俊英,并不轻松。他随时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既要兼顾各方利益,又要让资金、项目良性周转,实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