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怎么遏制?P2P该不该搞?经济“滞涨”了吗?

  针对当前老百姓关注的热点话题,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21日对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背个银行”炒地皮?决不允许

  对于控房价,黄奇帆认为,应该使用经济手段,那就是“决不允许‘背个银行’炒地皮”。

  他指出,炒高房价的主要动力就是炒地皮,控房价决不允许炒地皮。控制地价一个很重要办法就是规定买地的企业必须使用自有资金。

  “你如果后边背一个银行,要100亿元,银行就拿100亿元,要200亿,银行就拿200亿元,那么‘地王’、炒房等现象就来了。一般而言,房价是地价的两倍左右,地价上去了,房价也会上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只要把土地价格控制了,房价就基本稳住了。”

  针对3亿农民工的住房问题,黄奇帆指出,中国政府的房地产政策是双轨制的,并不是让商品房非要降到农民工买得起的地步。而是适用保障房方式,综合运用公租房、动迁安置房、共有产权房等方式,保障占社会百分之二三十的城市低收入群体有房住。

  P2P?决不能搞

  “各地要清退P2P,我举双手赞成。”黄奇帆说,一开始重庆就禁止P2P。

  他认为,P2P不过是中国农村传统金融的高利贷或者“老鼠会”出现在互联网光环之下而已。

  在黄奇帆看来,P2P有五大问题:

  一是企业没有资本金,向网民高息揽储;

  二是在网民受高回报的诱惑把钱投入之后,P2P公司又把钱以更高的利息放给网民;

  三是其对在校学生等缺乏信用背景的对象放款;

  四是其运行模式是“借新债还老债”的庞氏资金池;

  五是一旦现出问题要不就“趴倒”,要不就老板卷款跑路。

  黄奇帆同时提醒,绝不要把P2P等同于科技金融,也别等同于互联网贷款,不能一棍子打死。

  他说,中国还是有几十个上百个网络贷款公司,他们贷了近万亿元的资金给需要的人,现在不良率在2%~3%,较为稳健。

  制造业附加值低?不了解实际才这么说

  黄奇帆表示,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制造业的特征是“大进大出、两头在外”,称之为加工贸易。这种加工贸易劳动力密集,90%的原材料、零部件从海外运来,然后到苏州或者深圳加工,然后又100%销出去,附加值很低。

  现在,中国的制造业已经变成“一头在内,一头在外”。不管是重庆的还是苏州的,沿海的还是内陆的,早已不是原来的加工贸易。

  比如苏州,一年有3000多亿美元的进出口,其中出口货物中,从原材料、零部件、中间品,70%都是苏州本地或者长三角或者沿海地区造出来,然后卖出去。这不是加工贸易,是一个产业链集群的制造业,这个集群形成的制造能力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

  通缩?通胀?滞涨?都不存在

  中国经济现在面临通缩、通胀或者滞涨吗?

  黄奇帆表示,中国并不存在任何一种情况。

  黄奇帆说,要说通缩的话,我国基本物价指数在2%-3%左右,并没有进入下降区间,谈不上通缩。要说通胀,现在物价指数也没有高增长,M2增速与中国GDP增长基本保持同步,说通胀也没有依据。

  “要去说滞涨就更不对了”,黄奇帆指出,滞胀就是说一边是高额的通胀,一边经济又是负增长,而中国经济增速在6%左右,物价水平也整体稳定。

 PPP应该怎么做?注重平衡

  黄奇帆认为,PPP是一种非常好的政府与社会合作的基础设施共建方案。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推出PPP,各地总体上形成了20多万亿的PPP项目,这对近几年的基础设施建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PPP推进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黄奇帆指出,要做好PPP,就必须要做到以下三点:

  一是政府、企业和使用者三者的长远平衡。不能投资者暴利,政府赔本,老百姓被乱收费;也不能政府占有资源,投资者赔本坏账;同样也不能政府少出钱,老板赚了钱,但老百姓付费多。

  二是在推进过程中,应该是投入和收益平衡的,既不能暴利,也不能暴亏,项目应该是长期有稳定的现金流收益的,这是PPP招投标的基础性原则。

  三是PPP在推进过程中,要不同情况不同对待。有的项目可以市场化投资收费10年,然后20-30年收回成本;有的项目现在不能收费,但5年以后市场化改革到位后,可能做到收支平衡,这一过程中要考虑制度的衔接;有的项目100年也不收费的,可以考虑使用土地资源调配的方法。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