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任英楠  发自福州

  “交班”来的很快。潘伟明将福晟国际(00627.KH)全盘交给了儿子潘浩然。

  9月9日早间福晟国际发布公告称,潘伟明先生辞任福晟国际执行董事及董事,并将其全部已发行股份赠予儿子潘浩然先生,执行董事潘浩然先生将代为履行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

  将福晟国际此次人事变动,解读为一二代之间的“交棒”,似乎并不妥当。事实上,这次是潘伟明给了潘浩然一次历练的机会,而他自己并未“退休”。

  因为在整个福晟系中,福晟国际只是福晟整个版图的冰山一角,体量不大。在上市体系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福晟”。一直以来福晟国际和福晟集团的业务始终是分割开的,并始终强调福晟国际的独立性。

  潘浩然管理上市公司福晟国际,潘伟明管理上市之外的福晟。福晟版图,父子分而治之。

  低调的二代

  9月对于潘氏家族是个重要的月份 ,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潘伟明夫妇先后撤出福晟国际,由潘氏夫妇之子潘浩然继任家族企业福晟国际。 “二代”潘浩然以董事会主席身份正式进入福晟国际,占股约56.45%。

  福晟国际公告称,此次人事变动,是家族继任计划的一部分。

  此次人事变动后,福晟国际现董事会成员包括七名执行董事:童文涛、潘浩然、潘俊钢、吴继红、吴洋、利锦荣及邓国洪;四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张惠彬、谢晓东、杨小平及源自立。

  在福晟国际董事会中,潘氏家族仍有3人,潘浩然、潘伟明的胞弟潘俊钢、陈伟红的弟媳吴继红。福晟集团一直坦诚于福晟国际的家族企业性,所以此次地产“二代”潘浩然继任,虽然在外界看来似乎有点突然,但却也在意料之中。

  一周前的福晟国际的人事变动,似乎早有暗示。

  9月3日,福晟集团发布公告称,福晟国际陈伟红女士,称因希望投放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而辞任执行董事,任命潘浩然先生为执行董事,任期三年,自2019年9月3日起生效。

  潘浩然颇为低调,鲜为外界所知,年轻是潘浩然现有的唯一标签。网上甚至找不到潘浩然一张照片,潘浩然也从未同潘氏夫妇一同参加过任何活动,愈加显得神秘。

  他23岁进入公司,28岁即成为福晟国际的董事会主席。

  2013年6月,潘浩然取得中国暨南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次年11月取得英国锡菲大学财务及会计学硕士学位。

  潘浩然取得硕士学位后,回到其父潘伟明身边开始担任福晟集团之投资总监,主要负责协助总裁进行投资及融资管理。同年12月12日,潘浩然同时开始担任本公司若干附属公司的董事,主要负责协助董事会主席进行投资及融资管理。

  分而治之

  福晟集团由潘伟明一手打造,2003年进入福州市场。2006年,福晟集团开启全国化扩张,收购了有近50年历史的福建六建集团,并先后进入漳州、成都、长沙等城市拿地。

  同年,福晟开始寻求上市。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而宣告中止,直到2014年再度启动香港借壳上市。

  这次借壳上市,福晟国际以19.43亿港元代价反向收购佑威国际,正式登陆港交所。不过,福晟注入上市平台的资产并非福晟集团全部物业项目,而是仅将其位于长沙的六项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项目包装入福晟国际,总建筑面积约为143.97万平米。而福晟集团的土地储备总面积为1680万平米,总建筑面积达3800万平米,总货值达6500亿元。

  福晟国际是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福晟集团未来的资产变化目前与上市公司并无关系,双方在业务协同上无主动规划。可见,福晟国际注入资产虽然脱胎于福晟集团,但双方业务将保持一定的独立性。

  根据福晟集团官网信息,福晟集团是一家地产、建筑两翼协同,涉足金融贸易、物业管理等多元化领域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旗下拥有福建福晟集团、深圳福晟集团、福建六建集团等百余家下属子公司,员工达六千多人。目前,福晟地产项目已遍布福州、长沙、深圳、广州、中山、东莞、珠海、郑州、天津等全国 20 多个省市。

  据福晟国际最新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福晟国际共拥有14个正在开发及待售項目,总建筑面积约166万平方米,另持有3个物业,建筑面积6.28万平,上述项目分布于长沙、宁德、嘉兴、上海、福州等5个城市及香港。

  据每日经济报道,2017-2018年,福晟在全国的收并购项目多达107个,总货值高达8100亿元,其中有一部分为旧改项目。据福晟集团官网数据显示,目前福晟集团土地储备在5000万平方米以上。其中福州、深圳、郑州、长沙、武汉、天津和广州等一二线城市土地储备不少于3000万平方米。目前,福晟在深圳拥有土地储备货值逾3000亿元;在郑州,福晟已拥有的土地储备面积达20000亩。

  查询企查查发现,福晟集团现潘伟明任福晟集团的实际控股人,潘伟明占股,潘伟明占股90%,陈伟红占股10%,潘氏夫妇共占股100%。

  9日公告称,今年55岁的潘伟明,正值壮年,但将继续投放更多时间和精力在福晟集团的未来发展上。

福晟迎“父子分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