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从辉山乳业(06863.HK)、乐视网(300104.SZ)到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诺亚财富频繁陷入资本市场的多次风险事件,堪称“踩雷专业户”。

  这家号称中国首家在美上市的财富和资产管理公司,其风控能力正在遭遇业界的质疑。

  对于事件进展,诺亚财富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案件进入侦查阶段,为了避免影响侦查,不便披露细节,这也是在保护投资人最大权益。

  诺亚财富频踩雷

  值得注意的是,诺亚财富涉及了港交所历史上最大的两起暴跌事件。

  7月8日开盘,承兴国际控股在港股的股价迅速跳水,半小时内跌幅一路扩大至90%。而根据联交所官网显示,诺亚系出现在承兴国际大股东一栏,持股比例为62.84%。7月8日晚间,美股诺亚财富瞬间闪崩,当日股价暴跌20.43%,5.5亿美元市值随之蒸发。

  根据诺亚财富公告,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由于港交所的披露要求,会向上穿透到实际控制人,所以对歌斐资产的上层股东以及实控人汪静波也一并作出披露。

  7月8日晚,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发布内部信称,目前与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并称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歌斐作为管理人就采取了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

  在此之前,号称“商业木兰”的罗静被刑拘,将其实控的几家公司以及汪静波控制的诺亚财富均卷入了风暴眼。

  7月5日,博信股份(13.300, -0.40, -2.92%)(600083.SH)披露了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两项事项,这一消息成为了承兴国际控股股价暴跌的导火索。

  公告显示,当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罗静与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此外,业内广为流传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报警抓人的说法,罗静是在汪静波的办公室被抓的。耐人寻味的是,诺亚财富的办公地址恰好位于杨浦区,而罗静本人为香港籍,其实控的几家公司均不在上海。

  值得注意的是,创造港股跌幅纪录的另一事件,诺亚财富亦曾深陷其中。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在半个小时时间就蒸发了近300亿港元的市值。该股盘中超90%的跌幅,也创造了港交所最大跌幅纪录。

  彼时,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达5.46亿元。此后,歌斐资产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冻结辉山乳业及辉山集团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的资产。不过,法庭文件显示,诺亚财富冻结辉山乳业香港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

  2018年7月31日,江苏证监局对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具警示函,指其在两只以辉山乳业产品为基础资产的基金中未履行诚实信用义务、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

  江苏证监局方面认为,歌斐资产明知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的借款债权,却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未履行诚实信用义务。

  账款质押“罗生门”

  如今,历史似乎正在重演。此次踩雷产品,是歌斐资产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中基协官网显示,诺亚财富在2017年和2018年共发行了34期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央行征信系统,查询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涉及的73起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登记。其中58笔质权人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此外还有3笔质权人为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债权的登记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10月,金额为2.18亿元,最近一笔为2019年6月10日,金额为2.59亿元。合同显示,涉及的三方分别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广东承兴控股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相关合同上均加盖了三方公章。

  有电商巨头的背书,广东承兴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61笔应收账款质押与诺亚财富旗下两家子公司有关。然而,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风险开始暴露,相关的应收账款质押,其中登记到期日最近的为2019年7月22日。

  在34亿元踩雷事件东窗事发之后,诺亚财富尝试将京东“拉下水”。7月9日,诺亚财富表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然而,京东方面指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即承兴国际控股关联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且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承兴国际控股则发布公告称,广州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非该集团的成员公司,而该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无订立有关合同。

  广州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大股东为罗伟,持股比例高达97%,罗静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

  踩雷基金如何善后

  7月10日,基金投资人收到落款为歌斐资产CEO殷哲的说明信,其表明针对该事件公司已经成立了特别应急和处理小组,并且已经积极联系了一些大型资产处理机构,做了有效的交流,争取在基金延期到期前,提出可行方案。

  此前歌斐资产发声明称,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已经采取各项法律措施,并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依法全力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由于相关方涉及金融诈骗仍在刑事侦查过程中,公司预期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到期日延期。

  有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投资者而言,上述举措或未必能帮助其追回损失。从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走势来看,质押的部分股权的价值已经大幅缩水。

  按照披露的信息,被质押的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共计6.77亿股。在承兴国际控股股价暴跌后,该部分股票的价值远低于质押时的价值,仅剩下6亿港元左右,这与34亿元的本金相去甚远。

  从罗静的经历来看,虽然其创业可以回溯到1996年,然而其大肆进行资本运作始于2015年,而从目前来看其在资本市场的冒险并不成功。2017年,罗静斥资15.02亿元收购了博信股份的28.39%股份,成为该公司实控人。然而,收购成本价为23元/股,截至2019年7月11日中午收盘,股价已经跌至13.96元。

  上述私募基金人士认为,尽管案件仍在侦破过程中,很多细节仍未浮出水面。但作为一家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接二连三出现的风险事件将其风险控制的问题暴露无遗。

  就是否对于相关交易的风险控制进行自查以及如何保障投资人合法利益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手机与短信分别联系了汪静波以及殷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