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资本再也不能任性了吗?

  “中华第一村”华西村的靓丽之所以延续至今,源于1992年老村长吴仁宝听了邓小平南巡讲话,猜对了经济发展大趋势。这说明了一个道理:企业家做企业,懂“顺势”很关键。很多企业家耐着性子看枯燥的新闻联播,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他们要了解大势。

  证监会的刘士余最近火了。他的火源于他火气十足的发火。在最近一场会议上,他把一些资产管理人比喻成了“奢淫无度的土豪”、“兴风作浪的妖精”和“坑民害民的害人精”,依据是财团们拿着甲乙丙丁的钱买了子丑寅卯的生意。刘士余称这无异于强盗行径,是人性和道德的沦丧,是挑战法律的底线!

  来看看证监会主席用的这些词儿……见地君想不明白,公开的杠杆收购怎么就成了涉及私生活的“荒淫无度”呢?

  证监会刘主席发火以后,保监跟着也“火”了。刘主席发完火的第二天,保监会就对万能险开了刀,头一个被“杀”的是前海人寿——保监会要求前海人寿停止万能险所有业务,直至整改完成。

  站在前台的大咖们选择在一个节点说了一句话,往往隐含着他和他身后的“们”对这件事这家公司的态度。监管者们对险资肆意“挞伐”实业的厌弃由来已久,找一家险资开刀是大概率事件,现在的问题是:谁是被杀的鸡,谁是被警告的猴?

  在这方面,许家印的敏感性可谓无人能及。姚振华当然也算一个聪明人,但他玩儿不过许家印。他和许家印的关系,仿佛是同时被一只饥饿的熊追赶的猎物——这二位跑得没必要比熊快,但一定要比对方快。很显然许家印跑赢了姚振华,前海人寿成了鸡,恒大人寿是那只幸运的猴子。

  大咖除了说的话重要,讲话的节点也尤为重要。刘主席发火的理由,是这些财团们拿不是他们的钱,买了不是他们的生意。这无懈可击,但他发火的节点却有些蹊跷。

  时间回到2015年。当中国最专业、美誉度最高的龙头房企之一万科被姚振华“偷袭”在前,又被许教授“关注”在后,年过花甲的王石可怜巴巴地奔走呼号时,刘士余没有发火;最近南玻管理层被集体“命灭”,他也没有发火。而宝能系举牌格力,董明珠发了火,他就前后脚跟着发了火。

  刘士余发火了,王石却选择了沉默。姚振华“偷袭”和华润反目时王尚在挣扎,但面对许家印的入局就没了反应。用一句男欢女爱的话形容现在的王石或许很贴切,这是见地君一个被连甩3次的女性朋友哭着对我说的:一个人熬过所有的苦难后,也就不期待跟谁在一起了。

  刘士余发火后,证监会后续流出的会议录音更体现了证监会对财团举牌实业的真实态度。这份录音明确了证监会对安邦举牌中国建筑持一种宽容的认可,对前海人寿举牌格力则不支持。

  值得商榷的是,安邦举牌中国建筑和前海人寿举牌格力最大的区别是:中国建筑大股东是国务院国资委,持股比例超50%,安邦举牌不会威胁国资委的地位;珠海国资委只持有格力电器18%的股份,格力电器很可能成为第二个万科。

  这样来看,支持与否的本质区别并非资金来源,而是收购目的。那么,从当前的情况看,对与错的评判标准到底是“用甲乙丙丁的钱买了子丑寅卯的产业”,还是有无触及敏感利益呢?

  再看监管方在万科被“蚕食”时的静观态度,只能说上层的意思我们不是很懂。

  唯一能懂的是,现在正是一个资本混乱的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