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承包土地确权面积超11亿亩农民财富增值可期 

  本报记者 定军 实习生 顾月冰 北京报道

  导读

  “抓紧抓实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完成好此项任务,对推动‘三权’分置,包括完善相关制度,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包括第二轮承包到期后再延长承包期30年,都有基础性的作用。”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指出。

  随着农村土地确权的加快,未来农民将有自己的财产本,这样可以进行变现了。

  “确权登记颁证以后,经营权可以抵押融资了,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现代农业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11月29日,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在公布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情况时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城市居民购买的国有土地商品房有产权,可以用于融资、抵押或者出租,进而增加财富。但是农村集体土地过去一直没有颁发相应的证件,这使得农民从宅基地、承包地上难以获得财富增值。实施农村土地确权后,农民有望从中获得财产收益。

  农村承包土地确权达八成

  所谓农村土地承办地确权,是指农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确认,其中所有权为村集体,承包权为农民,经营权是指农民将承包的土地转给经营者的权益。目前农村土地确权进展比较快。

  张红宇指出,2014年开展整省的农村土地确权试点以来,到今天为止,各项工作进展还是非常顺利的。

  同时农村土地确权意义重大。

  “抓紧抓实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完成好此项任务,对推动‘三权’分置,包括完善相关制度,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包括第二轮承包到期后再延长承包期30年,都有基础性的作用。”他说。

  11月29日,农业部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当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整省推进确权登记颁证此项工作的省份已达28个,试点范围扩大至全国2718个县(区、市),3.3万个乡(镇)、53.9万个行政村,实测承包地面积15.2亿亩,已经超过二轮家庭承包耕地面积。

  全国确权面积达到11.1亿亩,占二轮家庭承包耕地账面面积的82%; 甘肃、海南等17个省市确权面积超过了90%,河北等8个省份确权任务已经接近70%。

  山东、宁夏、安徽、四川、江西、河南、陕西等7省(区)已向党中央国务院报告了基本完成。天津、河北等9个省市也处于收尾阶段,准备向中央提交相关完成报告情况。下一步除了少数边疆民族地区以外,全国在2018年底完成此项工作是没有悬念的。西藏可能会在预期的时间以前完成相关的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农村土地确权的好处在于,农民实际承包的土地数量能真实显现。国家第二轮承包面积从农业部对外称是13亿多亩,现在实际确权的数可能在14-18亿亩之间。原因是过去很多土地被低报,黑龙江以及西北省份,土地确权以后的面积增长10%、20%,一些县实测面积多出68%。

  四川省农业厅厅长祝春秀指出,土地确权后有利于农村土地流转。确权登记以后,对农民来说最实惠的就是土地实测面积普遍的增加带来的真金白银。

  据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四川省家庭承包耕地流转总的面积是2034.4万亩,占耕地总面积34.9%,比2014年确权登记整省推进以前提高了11.6个百分点。其中单个经营主体流转30亩以上的面积是1272.1万亩,占了全省耕地面积的21.85%,比整省推进以前提高了11.7个百分点,规模经营成效非常突出。

  另外确权登记颁证推动了“三权”分置,推动了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截至2016年底,二轮承包地经营权流转面积达到4.7亿亩,占比约35.1%。

  有望进行财富变现

  农村土地确权后,其承包权、经营权,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进行变现。另外宅基地的使用权在确权后,宅基地上的房屋等也存在发房产证的可能性,这样农民可以通过土地确权的各个证来实现财富增值。

  张红宇指出,搞确权登记颁证的目的就是确实权、颁铁证,让老百姓(56.430, -1.70, -2.92%)手里拥有的承包经营权证是土地的身份证。 拥有这个承包证书以后,就拥有了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还有相对的处分权利,这种处分权利就是转包权和出租权。

  通过确权登记颁证以后,很多地方经营权抵押担保非常普遍,“老百姓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手里面的经营权能给他带来实惠,而且这个通过数据汇交、信息共享以后,金融部门也愿意做这个生意。”张红宇说。

  据了解,目前农村土地承包权将继续延长30年,这对于很多有土地承包权的人员而言,可以进一步延长承包收益,而实际流转的经营者,也可以签订更长的协议进行生产,这对农村稳定发展有益处。

  不过,目前农村的土地是多年前按家庭来分的,多年后,有的家庭新增加了人口,有的新嫁入了外来女性,这些人并没土地。按人均而言,这些家庭的土地是减少的。

  另外很多人已经在城里买房定居,但是在农村仍拥有承包地和宅基地,按照现行政策国家不能收回,这些人不在本村但是拥有土地收益,其实对当地村民不公平。

  并且很多人的承包地给别人种植后因为时间长已经很难要回,这在农村出现了有人拥有几十亩甚至上百亩土地,但是有的一家只有少数或者无任何土地。在农村土地延长承包期时,没解决土地的“新地主”问题。

  中国社科院农业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中国农村土地的家庭承包,是采取“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农民进城、户口的迁移,与宅基地的分配及使用情况,现阶段是不挂钩的。

  所以目前仍维持土地承包权不变,是因为政策若调整,会对社会、对投资带来更多的不稳定。现在仍然在使用1998年的土地政策,不公平、土地不均等现象出现,要通过土地的流转手段来解决。

  “也就是,所有权不能动,承包权稳定,经营权流转可以加快,这样尽管是有利有弊,但整体还是利大于弊。” 李国祥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农村的农民拿到土地的承包权后,相应会有土地流转抵押融资、涉农补贴等系列的权益,目前各地正在探索。

  而对于很多人进城之后在农村还有宅基地以及承包地的情况,下一步承包地有偿退出的试点有望继续推进。像重庆在这方面试点,已经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廖洪乐指出,人均耕地面积是会随着农村家庭户人数的增加或减少而改变,农村家庭人口增多,人均耕地面积自然减少;农村家庭人口减少,人均耕地面积自然增多。到2023年时,农村每户的耕地面积是大体上稳定不能调整,也不会重新打乱、再分配。对于有突出问题的地方可能会个别分析、个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