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攸克君总是接到来自通州的朋友们发来的果园环岛的照片,他们难掩心中的兴奋之情,原因就是在于,在变身之后的通州果园环岛“原址”上,标上的“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字样。这七个字,价值连城、字字黄金。

  然而,仅因如此就兴奋不已,恐怕是“看见了树木,忘记了森林”。由于上一周乃至上上一周,你我的朋友圈几乎被孙宏斌先生霸占,以至于一则很重要的消息,恐怕被诸君忽略了。这则消息与北京城市未来发展的功能与格局,密切相关。

  要读就要读党报,这则消息就是来自7月18日的《人民日报》客户端。这则消息被冠以《北京市委全会:稳定北京房地产市场是长期方针》(简称《人民日报》718文稿)的标题,但是,全文中最主要的信息量,却是新版北京城市发展总体规划。党报就是党报,信息量极大。感兴趣的诸位,可以找来原文仔细读,至少读上三遍。

  在谈谈对这则重要消息的浅显理解之前,攸克君要提示诸位注意两点背景:

  1.按照718文稿透露的信息,7月17日、18日两天,中共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简称北京市委全会)召开,这次会议上,深入谈及、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于新版北京城市发展总体规划的重要讲话。请注意,7月3日的北京日报,曾刊发一条消息,以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的形式,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新版北京城总规的重要讲话精神(下称北京日报73文稿)。也就是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北京市在两次级别很高的会议上,深入论及北京新版城总规的话题。

  2.两次“级别很高”的会议,党报披露的信息与内容,需要对比来看,尤其是两相对比之后发现的不同与变化。这些变化,将是价值点所在。

  粗看党报披露的两次会议信息,从表达上看,十分相似。但是多读几次,就能发现,二者的表达有一些细微的变化,以攸克君浅显的判断看来,这些信息,实际上非常重要,总结起来,大概有以下5点:

  一、关于北京城市功能,看起来“更确定”了。在《北京日报》73文稿中,谈及“都与城之间的关系”问题时,采用的是这样的表述:

  而在《人民日报》718文稿中,谈及都与城的关系时,表述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攸克君觉得,多出的一句“北京与兄弟省市最大的不同就在‘首都二字’”十分重要,有这句话,北京城市发展的首要功能就已经明确——首都,是一切城市功能发展的中心,不符合或者与这个核心功能冲突的城市功能,都要让路。攸克君认为,这将是未来北京城市发展的最高指导思想,虽然高屋建瓴、抽象,但指导意义极强,影响重大。

  二、“白菜帮子菜心”理论,有了进一步的细化。在北京日报73文稿中,涉及城市功能“舍与得”的问题时,表述是这样的:

  在不到一个月之后,人民日报718文稿中,涉及同一议题的表述,则发生了变化:

  两者相比,几个变化非常重要:第一,首次明确了“不纠结于量的扩张,而是立足于质的提高”,这实际上是北京城市未来发展的路径,“减量发展、控制规模”已经成为必然,在这样的背景下,功能疏解、供地政策等,都会配合。

  第二,对比北京日报73文稿,和人民日报718文稿关于“白菜帮子菜心论”的表述,就会发现,前者采用的是“舍掉帮子,精选菜心”,而后者采用的是“通过舍掉白菜帮子,得到菜心”。从“精选”到“得到”,这应该说,对于什么是北京的经济发展功能的“菜心”,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结论,而不再仅仅是一种笼统的认知或者共识。尤其是后面跟着的那句——构建高精尖经济,这应该明确了未来北京城市经济功能中,最重要核心的结构所在。至于这意味着什么,应该不言自明吧。

  第三,舍就是得,是大得。这句话应该说是进一步统一思想用的,进一步统一思想之后,工作的力度、政策的持续性能够到达什么程度,是可以预见的。尤其是,疏解非首都功能被确定为 “牛鼻子”地位的情况下。有想法的朋友,请不要心存侥幸。

  三、人民日报718文稿,在具体解释“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结构时,提到了“增加公共租赁住房”:

  攸克君觉得,这个提法,非常有震撼力。一定有人会问,土地从哪里来?在疏解北京城市功能的大背景下,北京市一定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况且,“租购并举”的住房供给制度改革与创新这些天的风头,诸位不是没有看到。应该说,这一点,非常具有想象的空间。如果有不同想法,我们可以专门讨论。

  四、“均衡发展”有了明确的着力点——北京南部地区。《人民日报》718文稿中,采用的表述,读起来很有诱惑力:

  请务必注意第一个分号之前的内容,——重大基础设施、生态环境治理,公共设施建设,这些是具体手段,如果这样的思路得以最终贯彻执行,北京南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等,都将应该大规模的升级换代,环境改善也指日可期。而这些手段的目标,听起来更有兴奋点:带动优质要素在南部地区聚集。近10多年中,北京市曾有南城行动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南城的城市功能和经济发展水平,在此基础上,“优质要素”的聚集,可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不过,攸克君提醒大家注意,这里说的是“南部地区”,而不是“南城”,个中堂奥,相信说到这种程度,诸位心里应该有谱儿。

  五、“三城一区十六园”的具体功能定位,已经清晰、明确,就是基础研究和战略高技术领域。在北京日报73文稿中,关于这一领域的表述,是这样的:

  不过,对于什么是全球影响力的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并没有明确进行解释,这一点,在不到一个月之后,有了稍微清晰一些的答案:

  基础研究、战略高技术这些产业结构的明确,应该说对于房地产开发商、购房人关心的区域价值提升,一旦落实,是非常正向的影响。自从半个月以前,攸克君在提及三城一区十六园的时候,就不断有朋友来函来电咨询,三城一区十六园在哪儿,想必是已经认知了其中可能存在的价值。不过,由于事关重大,攸克君还是觉得,请大家在最后公布的新版城总规当中寻找准确、权威的答案吧。

  同样的道理,还是有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

  以上5点细微改变,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朝着更为细化、更为具体的方向发展,从原则到路径,从路径到方式,从方式到手段,从手段到落点。写到此处,夜已深,由衷觉得,富豪榜上的兼并重组的热闹牵动人心,但对于大众生活而言,这些见微知著的变化,或许才价值连城。

  天大地大,世界比你想像中朦胧,这一切,希望你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