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指数、GDP和可持续性共同构成了“城市发展铁三角”。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12日举行的2017未来城市峰会上表示。

  仇保兴解释称,铁三角的顶端是幸福指数,联合国用人文发展指数来表述,可以用预期寿命和工作年限来表达;其次是GDP,可以用一个活力指数来表达,也就是这个城市能不能吸引到人。如果城市不断增长,就能产生就业岗位,不断吸引年轻人加入。

  他以杭州、南京为例,南京在校大学生、211大学数远超杭州,但是杭州和南京每年新增加的大学生就业岗位,吸引到大学毕业生的数量竟然相差5倍。杭州可以吸收15万人,南京可以吸收3万人。哪个城市是有活力的,可以非常明显看出来。

  对于生态发展,仇保兴表示,不可能用结果导向,必须用指标来体现。山水交融、产业集群、人文意境、绿色内涵以及街区活力都是必须要综合考虑的。只有综合考虑,生态宜居的城市才可持续。

  他提到,成功的小城市和新城镇必须产生足够的反磁力。“新城镇不在于大,而在于富有特色,与主城互补,展示稀缺性。新城镇需要在环境更美、公共服务更优、生活更适宜等方面下功夫。”

  反磁力吸引,指现代大城市因条件优势而产生人口向心力时,周边城市或城镇为分散大城市人口,克服这种力的吸引采取的一系列措施。

  仇保兴认为,德国弗莱堡就是一个生态城市建设的典范。这个城市在法规体系、领导人意识、交流学习机制和市民参与等方面表现卓越,超越了传统模式,让居住者的幸福感可持续,最后延长了居住者可预期寿命以及可工作年龄。

  在清华大学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看来,生态追求的是一种自然生态与人生生态的共生关系;宜居,是对人需求的认识,是对人最本性诉求的回应;生命力也就是城市活力,来自于城市新移民。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也认为,城市职能包括基本职能和非基本职能,建设生态宜居城市不能只保证城市基本职能而忽视非基本职能,不能忽视本地居民生活服务需求。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表示,长期以来大家存在着对生态宜居的误解,把生态宜居简单理解为低人口密度,理解为“大广场+主干道+大院式房地产”,这种过分追求视觉效果的城市洁癖,导致城市的包容性变差。

  他认为,外来人口是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通过市场方式补足了城市的服务业短板。

  对建设生态宜居城市,李铁提出了三点建议:首先要增加包容,要欢迎与新经济模式相关的市场化主体和外来人口参与城市的发展和建设;其次,要深入了解城市居民的需求,不能以精英思维排斥城市需要的人口和产业;最后,要适应城市的物质生态和社会生态,体现出真正的生态宜居城市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