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企业海外发债再次迎来高峰。彭博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中资企业海外发行美元债约1800亿美元,较去年增七成,创下历史新高。业内人士预计,中企海外发债规模明年有望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或达到2000亿美元。

  谈及今年中资企业海外发债规模的快增,业内人士表示,这与境内债券市场融资成本的上升不无关系。摩根大通债务资本市场中国主管谢桐表示,由于境内市场今年下半年以来利率上升较快,发行人如果纯粹从利率角度去衡量,海外债券从中长期来说具备一定优势。

  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也表示,2016年,很多企业发行人担心海外融资成本会随着人民币贬值上升,而在今年,伴随着汇率的企稳,这方面的压力也有所减少。

  除去短期的成本因素,中资企业海外发债快增也与中资企业本身的需求以及海外市场的特点不无关系。谢桐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在海外进行项目运作或兼并收购,有相应的资金需求,也有动力去进行海外融资。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尝试,海外发债已经成为一条成熟的融资渠道。“如果去看海外发债中企名单的话,有很多名字都是新的,很多中企都是第一次在海外发债。”谢桐说。

  钟汶权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境外市场其实是国内市场的有利补充。国内金融市场的投资群体与境外金融市场的投资群体不同,其风险偏好也有所不同,尤其是境外美元市场,由于历史比较长,不仅投资者对比较长期的债券有一定需求,而且其二级市场也具备更好的流动性。

  从今年海外发债的中资企业类型来看,除了长期以来的发债大户央企之外,房地产企业和城投类企业也占据重要一席。Wind数据显示,今年房企海外债发行数量已达74只,实际发行规模超过366.58亿美元,继续刷新历史高位,且较过去两年发行总和增逾99.4%。其中,11月房企海外计划发债规模35.5亿美元,债券数量9只,重回下半年以来高点。“很多房企在海外都有存量债券,存在滚动发行的需求。”钟汶权表示。

  据谢桐介绍,在亚洲债券市场,今年中资企业发债占比达65%。而她也预计,明年这一比例将进一步攀升至72%的水平。“从发行人角度来讲,基准利率环境明年仍将维持非常有利于发行人的环境。美联储明年还会持续加息,因此越早发行债券,对发行人越有利。”她说。

  谢桐也表示,2015年之后,国内陆续有一些房地产企业在境内利率环境比较优惠的情况下,选择在境内发债。2018年预计将有大约等值350亿美元的国内房企境内债券到期。如果受到市场流动性或成本方面的影响,这些发债主体在境内融资遇到困难,那么这些再融资的压力就会转移到海外。因此,明年房地产板块仍将是海外发债中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此同时,过去四个月也是地方城投企业发债的活跃期。钟汶权预测,未来两年这类“公共财政发行人”将加大海外发债力度,成为中资企业海外发债的重要力量。他表示,“十三五”规划涉及的大量基建项目仍有融资需求,相关企业会考虑开拓境外渠道来融资。过去两三年间,北京地铁、广州地铁、武汉地铁等海外发债都非常成功,具有示范效应。

  谢桐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地方城投类企业在明年的发行量也会较大,且投资者将以中资投资者为主。“外资投资者如果仅分析发行人的财务报表,那么它们很难看懂地方城投类企业,因此目前来看,地方城投企业的投资者基本上都是中资投资人。中资投资者比较了解地方城投企业的运作模式,这类债券往往评级不高、收益率又不错,且中资投资者认为其几乎没有违约风险,因此大家投资的兴趣很浓。”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