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褚时健,4年后70岁的王石或许真的会去一座美丽的小岛隐居。

  进入了可以称之为老先生的年龄,静止状态下的王石,年龄感会从眼角泛出,也可能是因为聊得晚,人多少有些倦了。否则,只要是听他说话,气息、语调或节奏,仍然是那个有魅力的爬珠峰的英雄。

  放心,他并不排斥老先生这样的身份定义。相反,对于四年后即将迈入的70岁,他将其视为一个新的原点,重新开始,做点想做的事情。

  这次见到他,是因为深潜。

  2014年的夏天,王石发起了“Deep Dive深潜”训练营,拉着一帮企业家们到剑桥划上一整个月的赛艇,当然也要上课。高强度的集训绝不只是传说,从剑桥回来之后,冯仑都说,可算明白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划赛艇。跟做生意最像的其实就是体育竞技,需要毅力,有规则,而且结果是什么,必须服。

  这也是王石的初衷,他希望通过深潜的训练告诉这些企业家,不是我们能做什么,而是我们应该做什么。

  这是深潜的第四年,也是和优客工场合作的第一年。心心相惜也好,再续前缘也罢,毛大庆把深潜的训练课堂搬到了优客工场,也就有了这一次的“深潜—褚橙优客工场企业家营”。

  一

  和王石约好的夜聊从昨天晚上十点开始,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带着一堆问题,但他说,今天不聊工作,也不聊地产,其他都可以聊。因而作罢,只好聊聊他的未来生活。

  前一天的论坛上,王石做了一次演讲,聊人生中的三座高峰。他说,第一座是珠穆朗玛峰,第二座还是珠穆朗玛峰,但第三座是无形的山峰。

  可以说,他放弃了一个原有的梦想。原计划的第三次爬珠峰他希望能刷新成功登顶的最高年龄。但现在,他决定不爬珠峰,去爬一座知识的山峰。

  “70岁之前,我希望还可以读很多书,最难的山峰其实是知识,是不断突破自己的认知,打开格局。”

  过完60岁生日的王石,去了哈佛。跟着一群比自己女儿还要小的孩子们一起上课,听不懂老师的讲课,只好跟这些小孩子们交朋友,问他们借笔记。经常熬夜到凌晨两点才能把作业写完,但转而早上八点又要继续上课。

  不是所谓的走马观花的留学,而是真正意义上进入一个学生的状态,这是王石在60岁以后,甚至是他70岁之前,都希望坚持做的一件事。70岁之后呢?

  如果不是见到褚时健,70岁以后的王石按照他原有的规划,功成名就之后找一个无人的小岛悠哉悠哉的住下来。但现在,他却打算重新再创业。

  第一次和褚老见面是2002年。在经历了巨大的人生变局家庭悲剧之后,七十多岁的褚老依然还在种橙子,“我当时就想,到了这个时候,我会干什么?”

  后来,他终于有了答案:做农业。

  可以说,在重新找到创业原点的这条路上,对王石来说,褚时健是最关键的一个人,算上今年“深潜—褚橙优客工场企业家营”,王石已是第八次与褚老会面。“到现在九十岁了,他每天都还很忙活。”

  所以,王石决定,70岁之后不能去小岛隐居了,促使他要做农业的另一个原因,是国内并不算乐观的食品安全问题。攸克君问,如果做农业,会希望也做成褚橙这样一个自带精神属性的产品还是就当成一门生意来做。

  王石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细数了褚橙现在在做的三个系列,以及坚持每年限产一万吨的精神橙,他甚至不止一次的说,褚橙的确代表了一种精神,但最重要的是它还很好吃。为了做农业,他去到以色列学习他们发达的农业技术。

  有时候觉得,人的一生就像是一个圆。

  1983年的王石,到深圳谋发展,而他赚到的第一桶金,却也是和农业有关——做饲料中介商。靠着卖玉米赚下的三百多万,王石创立了万科的前身,主营视频器材的“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

  二

  人的记忆力似乎和年龄成反比。

  现在的王石,依然清晰记得三十多年前创业初期的种种细节。从万科开始做录像机,如何拿批文如何报关;从万科92年拿地到首入某个三四线城市,其中的取舍权衡,他讲了两件事。

  1992年,万科在某个城市拿地,定金1200万。就要交定金的时候政府找来说,要把一般的地拿出给另一企业,因为另一家企业出价更高,政府也愿意给予万科2000万的补偿。结果呢,王石说,他代表万科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如果连保证金不用交甚至直接地没拿就挣到了钱,那公司的设计、建筑、营销等等部门怎么看?公司直接炒地皮挣钱不就行了,这对于一个公司的价值观形成非常不利。

  第二个故事,依然是拿地。

  万科首次进入一座三四线城市,当地政府拿出了2000亩地,很希望能与万科合作。对于一个未开发成熟的区域来说,万科的到来无疑是最好的强心剂。王石说,当时政府承诺如果他可以到场,每亩地还能再降2万。他如约而至,在签约现场,对当地政府给出的土地价格提出了质疑。不是不合理,而是他觉得给低了。非但没要降价,他要求每亩地的价格增加5万元。增加出来的这部分费用,是希望当地政府能够给到被征地农民更多的土地补偿。

  “当时我们的区域总一个劲儿拽我衣服,不是这个意思。我管他呢”回忆起这段,他语调明显高了起来。因为谁都不理解,但他知道,依照当地给到农村的补偿款结合其他成本,政府给万科的价格实际上已经是亏本买卖,而万科在其他城市也遭遇过因征地补偿问题农民针对项目人为设置障碍。因此,他告诫区域负责人,即便没有主动加的每亩这5万,政府主动减的这2万也绝对不能要。今天貌似你捡了便宜,日后一定会还的。

  这两个故事,有些年头,却藏着两个字:格局。在昆明的这个晚上,我们和王石聊了五毛钱的,没什么商业世界期待的战略与规划,而是运动、健康或人生。我喜欢他说的一句话,现在的人做一件事诉求太多,做生意就做生意,做公益就做公益,相信运气,要有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