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无论身处任何行业,都有增长放缓的一天,房地产概莫能外,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就引出了对市场不同的观测角度,得出不同的看法与打法,如11月5日,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一场论坛上批判,“万科提出房地产是白银时代,我说这太扯了。为什么呢,现在随便一个公司的利润都超过100亿了,今年融创的利润三四百亿元”。

  孙宏斌所言非虚,即使在今年严厉的调控环境里,房地产不管是行业整体销售额,还是行业100强乃至500强公司,都取得了规模和利润的历史性成绩。

  至于是黄金时代,还是白银时代,只是一个看问题的方式,是一个哲学性问题。

  郁亮从利润率下滑态势来论白银时代,没有错;孙宏斌从利润规模增长曲线来看,也没有错。只是各取一点,各拿数据的差异而已。

  但究竟怎么看市场,一定要结合发展逻辑。分析孙宏斌和郁亮的观点,前者更多是从一个企业家的创造性立场思虑生意,后者更多从危机管理的维度居安思“新”。也直接映射出了各自公司的运行状态,例如万科,种种迹象表明,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目标达成后的失重状态,都是一种临界水平。白银时代对于郁亮、对于万科,并不重要,也非极端核心之事,只是其一种倒逼公司内部变革的思想药丸,规模万科照要,利润郁亮更求,但广大队伍创业的心态和奋斗的精神不能停下,这就需要假想敌的危机意识来运筹帷幄组织革变。借用最经典的一个老说法,就是“打左灯向右开”。

  这是一种行业诙谐。但值得同业关注的是,郁亮总提白银时代的背后,万科做出的一系列业务调整与探索,以及带来的未来后果。

  从来,商业模式总被奉为至上圭皋不可动摇,无法说这是一个错误方向。但是,对于站在新平台上的百亿千亿元规模的房地产公司,值得重新思量,是商业模式第一重要,还是组织结构及其背后的价值文化第一重要,这是终极命题,无法躲避。

  简化来讲,这涉及业务重塑、理念重塑、机制重塑三角结构,你怎么导向。三者中机制重塑是最难的事业,这不仅需要共识,还需要各个新业务找到合适的路径,对于全面走到前台的郁亮主导的万科来说,他既想要腾讯的广州微信这样团队,也想要腾讯成都王者荣耀的那样团队。恰恰这是最难的事情。

  这种最难,不是考虑一个5000亿元规模,也不是获取200亿元利润所能理解得了的一种求索,或者时髦说法就是破坏性创新。因为,单单就做一个5000亿元规模而言,不管对万科,对恒大,对碧桂园,乃至对融创这种第二梯队的量级房企,并非有多难,只要在质量和品质上不苛刻,美誉度上不过于追求,在中国这个13亿多人口和城市化这两大基石上,都能做得到。

  问题是,做完5000亿元以后呢,你怎么再迈步,还是走老路靠获取土地开发卖房么?假定规模目标完成,如果增长出现缓慢,你怎么办,连带出公司和高管会被认为出现了严重问题,你又怎么办?另外,从增长型公司跨越到成熟公司,过去擅长增长的偏好能否具有转换能力?

  这都是规模、利润和商业模式之外,需要回答的再发展和公司存续问题,如果你想致力于一家好公司或者伟大公司的话,房地产的一切变革都还在初期,只要解放自我,知道向何处去,一切都还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