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在京沪两地“奄奄一息”的“商改住”,似乎在租赁市场上找到了以“商改租”形态“复活”的政策依据。

  亚豪机构市场总监郭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称,此前上海市在一些商办类项目的地块规划上存在欠妥的情况,导致商办类项目在该区域没有需求而无人问津,开发商只得转而开发“类住宅”,政府不能完全将此后果抛向市场,提出“商改租”也算是政府承担起部分责任,为此类地块寻找一个“出路”。

  但也有人对此并不看好,比如,相比于买卖市场上的快速回流,开发商一旦自持物业用于出租,则完全是另一套商业模式,回报周期较长,对开发商来讲是极大的压力。

  “商改租”的前景究竟如何?是否真能成为“商改住”的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第35 期《“商改租”新鲜出炉,“商改住”有救了?》

  “商改租”务实可行吗?

  @移动软盘:“商”改成“租”,租出去的用途是关键。如果租出去还是商用,就没有意义,所以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让开发商和老百姓(50.240, 0.43, 0.86%)了解“商改租”的交易方式,才有可能盘活商业用房。

  @悟空不姓孙:发展租赁住房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是介于福利房与商品房中间的一种模式;福利房和商品房都是极端模式,希望大力发展公共租赁及租赁住房企业发展。

  @小泥鳅逗你玩:有大量的写字楼、厂房,供大于求,租不出去,而住房又供小于求,好多人租不到房子。“商改租”允许商家把大量闲置的写字楼、厂房改造出租居住,达到供需平衡的目的,是个好的创新。

  租金、落户、安全都是问题

  @今天礼拜一:“商改租”只是第一步,还要解决落户、上学等问题,没那么简单的。

  @杰西卡不卡:“商改租”就是换个形式群租。商用房普遍楼高层宽,改成小户型,一个楼面几十家,且不说水电煤等费用比民居高,高密度的居住环境里,消防、疾控、安保都是大问题。

  @pure喵喵:这样租金怎么确定呢?最好是国家管控,按照一平方米多少钱来算,不能按照房子的市价来算,要不租金过高,该闲置还是闲置。

  @八面玲珑小麻雀:且不说房价会不会降下来,到时候租金又“上天”了,咋整?

  @我很友善:除了廉租房,目前租房的都是上班做生意上学的需要。统一的特点就是稳定性差,流动性大,因此出租后的人员管理是重点。

  开发商也有难处

  @又一个宝宝:商业和住宅差别很大,使用对象不同,规划、空间设计都不一样。商业改住宅可能在功能上会有一个痛苦的调整期,改造成本增加、价格又要调低,对开发商来说并没有吸引力。

  @自导自演:开发商会不会买“商改租”新政的账也不好说,他们首选的去库存方式可能还是出售,实在卖不出去了才会选择出租。

  @开心马里奥:把房子改为租赁运营,企业的收益恐怕比不上出售,这便可能会导致市场的不规范行为,比如“以租代售”等投机取巧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