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已经不是地产商的玩法了。

  融创的超越之梦

  这不是一小步,而是一大步。融创以总价达631.7亿元,收购万达13个文化旅游城项目股权和76个酒店,完全出乎市场的意料。因为,这不是融创的主营业务。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融创要向商业、旅游和酒店转型发展。

  作为一代枭雄,孙宏斌近日的两项举动,泄露出了他野心的一角:绝不甘居人下。一是对乐视的更深介入。二是进军商业、旅游和酒店。这是几个对融创主营业务来说相对陌生的领域。显然,这是融创真正多元化的开始。

  2017年上半年,融创实现合约销售金额1118.4亿元,同比增长89%。有分析师称,融创全年有望实现3000亿元。即使超过3000亿元,也只能位居碧桂园恒大万科之后。

  主要房企都看到了,商品房的天花板隐约可及。孙宏斌若想超越他前面的房企,必须找到其他新的增长点。介入乐视,收购万达项目,可以视为融创新的战略增长极。

  对于融创的目标来说,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房企共同的,市场没那么乐观。在调控未有放松迹象而是加码的背景下,下半年销售能否保持1-6月增速,是存疑的。

  值得强调的,万达文旅城里,现金流平衡仍取决于住宅的销售。所以,商品房开发、销售对于融创来说,仍处于至关重要的位置。

  第二个是融创的高负债率。根据2016年年报,截至去年底,融创中国总负债2577.72亿,净负债率121.5%,而2015年融创中国总负债为960.89亿元,净负债率75.9%。借贷总额方面,融创中国从2015年的417.99亿,增加710.45亿到2016年底的1128.44亿。

  孙宏斌对财新记者说,上半年公司账上还有900多亿元现金,而此次与万达交易是用自有资金。可以肯定,今年1月输血乐视150亿,7月并购万达项目630多亿后,融创的净负债率将大幅飚升。这决定了,融创今年和明年的净利润仍将处于低位。

  这两项股权交易后,已到达相当可怕的负债率,融创下半年几乎不会再买地了。

  高负债、高杠杆,从来是追求规模增长的企业所必经的途径,就看融创的投资者愿不愿意跟着孙宏斌一起豪赌了。

  半年之内,万达发生了什么?

  对王健林,这是一笔好买卖。

  万达最近两年在向轻资产转型。甩掉文旅城和酒店这么沉重的资产,专注于轻资产的万达广场,利润率会有大幅提高。这有助于加速万达的回A进程。因为,作为轻资产公司,万达可以以商业管理服务而不是地产企业的名义申请IPO。

  但是,王健林的这个决定应该是最近才作出的。2017年1月14日,王健林在万达集团2016年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加大旅游投资,计划到2025年全球开业25个“万达城”,其中海外开业5个“万达城”。

  仅仅半年,王健林就忘记了自己的小目标,将万达城和万达旗下酒店一齐打包卖了。

  这半年时间,万达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很缺钱?

  王健林告诉财新记者,“这次回收资金全部用于还贷,万达商业计划今年内,清偿绝大部分银行贷款。”600多亿全部用于还贷,说明万达的银行贷款总量不轻;以万达的开发体量,即使有上千亿的贷款,也是正常的,除非金融机构不再发给贷款了。

  6月22日早盘,万达电影(002739.SZ)突然暴跌,午间一度逼近跌停。这是因为,此前有传言称,浦发银行、工行资管、建行上海等机构均要求其管理人清仓大连万达相关的债券。但当日中午,万达集团官网声明:网上有人恶意炒作建行等银行下发通知抛售万达债券一事,经了解建行等行从未下发此类通知,网上炒作属于谣言。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万达此次卖出万达城和万达酒店,与上述“谣言”有关。人们只是觉得,王健林半年的变化落差如此之大,令人诡异。

  附送朋友的三条脑洞大猜想,版权不属于攸克君:

  其一,融创入主乐视影业后,万达电影将收购乐视影业;其二,孙宏斌收购贾跃亭的股权,成为乐视网的控股股东,将万达城和万达酒店注入(跨行业重组借壳,好像比较难通过审批呢);其三,万达商业A股上市后,反向收购万达城和万达酒店,孙宏斌和王健林皆大欢喜(真有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