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t

  昨晚(6 月 26 日),万科发了一份娇嗔般的公告:股票涨得不错哦,三个交易日累计涨逾 20% 了呢,这不太好吧,这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呀,所以我们进行了核查啊,但是不存在未披露重大事项啦。

  当然,那些语气助词都是我们擅自加的。

  重大事项前几天已经披露了,王石就要卸任董事局主席了,郁亮就要当选了。

  连续两个涨停板(6 月 23 日与 6 月 26 日),应该可以算是资本市场送给郁亮即将履新的礼物吧。

  为什么要送给郁亮?

  这个万科,深圳地铁成为第一大股东的这个万科,或许更欢迎这样一位董事局主席。

  你知道的,原来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是央企华润,现在是地方国企深圳地铁。地方国企对于下属企业的关怀,通常是比央企更加无微不至。

  郁亮大概是那种人:关起自己办公室的门,任凭一万匹马从他心中奔腾而过;打开门,又是一番芳草鲜美的景象。

  2nd

  前几天看到澎湃有篇文章,写「与一名万科中层管理人员的对话」,得出的结论是「股权之争形成了『诸侯分割』状态」。

  具体是这么说的——

  自从股权之争之后,给我的感受就是集团的权威一步步丧失,区域影响力慢慢增大。广深区域、上海区域、北京区域,从三个区域的区首兼任本区域核心城市公司总经理这一点来看,区域有实体化倾向,这就形成了蒸蒸日上的「诸侯分割」,中央集权开始丧失。

  这个好玩。听起来,郁亮这位即将就职的董事局主席,俨然是已经被架空了。

  一位被架空的董事局主席,资本市场还竟然送给他连续两个涨停板。这不对啊。

  于是,我们夜观天象,想起了当年万科的明星人物毛大庆。

  还记得毛大庆吗?当年他是万科北京公司总经理,然后又兼任了万科北京区域(华北及东北)首席执行官,再然后又被卸任了北京公司总经理只保留北京区域首席执行官,最后离开了万科创业去了。

  听起来有点像绕口令。但如果你稍谙万科的官职系统,就会明白毛大庆的职位变化,其实是一件充满艺术性的作品。

  当年在毛大庆还没有离开万科的时候,《时代周报》就已经有篇文章说,毛大庆「被离职」的真相是,性格高调,俨然万科「第二发言人」。

  前几天,我们写了篇文章瞎猜万科集团的总裁会是谁。其实啊,除了郁亮兼任,还会是谁呢。

  3rd

  大权在握啊。

  4th

  你以为我这么写,是在拍郁亮马屁?

  他要是不小心看到了,估计会让一万匹马从我心中奔腾而过。

  郁亮大概是那种人:关起自己办公室的门,任凭一万只马从他心中奔腾而过;打开门,又是一番芳草鲜美的景象。

  如果你是万科第一大股东,你当然更喜欢芳草鲜美如沐春风的感受吧。

  但是,这一切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又不懂股票,我怎么会明白呢。

  据说,这几天我身边的那些「股神」们都在感叹:万科买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