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北京的IT圈被“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漂成了一股清流。深夜加班的码农、翻领淘宝货的衣着以及两个烧饼一碗汤的简单午餐,西二旗式的生活几乎成了整个IT行业的“写照”。

  不过,IT圈里也有城市新贵。22日,90度地产发布的《新贵阶层真实生活》大数据报告显示,在北京单套总价2000万元以上的豪宅购买人群中,来自IT行业的客群就占了17.7%,成为单独行业中购买豪宅比例最高的一类人群,金融行业客群紧随其后。

  为了深入了解城市新贵的生活方式,90度地产翻遍朋友圈,找到了IT圈和金融圈的几位成功人士,希望能透过他们的生活和买房,找寻这些新富人群独特的性格特征,并借此划出一条中国财富阶层新老迭代的变化轨迹。

  | 新贵的生活你不懂

  在开始这项工作之前,我给这个“新富人群”设定了门槛:在北京至少有一套价值2000万以上的房产,此外在北京或二线热点城市至少还有两套以上房产;创业型公司的老板或大型互联网公司总监级以上职位;除自住房产之外的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

  我提出想约李非出来聊聊的时候,李非郑重地将我约到了他们公司的一个会议室。跟工程师对话的破冰过程其实有些困难,在他还没有完全弄明白你的来意之前,他惜字如金,面对抛过来的一连串问题,他通常能精确地把回答控制在20个字之内。

  李非,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产品研发部的高级工程师,39岁,未婚。按照他的职级,保守估计每月收入60万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奖金、股票分红以及其他福利。10年前在海淀世纪城买了房,前两年又在西北旺的豪宅社区买了一套大平层。

  李非说他不喜欢复杂的生活。公司和家两点一线,从早上6点起床开始,到晚上1点入睡,他的生活充满了规律性。我开始并没有真正理解他所说的“规律性”,直到他告诉我,他搬家到西北旺的这一年,每天都会在去公司路上的一家早餐店吃早餐,每天都同样的早餐:一份素菜包、一个茶叶蛋、一碗粥,以至于餐厅的服务员每天看到他推门进来,都会提前给他打好小票。

  这种几年如一日的生活,看上去很难理解,但在李非的思维方式中似乎非如此不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思考今天早上要吃什么,早上的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

  在这些新贵阶层的生活中,时间远比钱来的重要。这不仅是工程师们的思考方式,创业公司的老板、风投机构的投资人,这些年轻的财富人群都是愿意花钱买时间的“代言人”。

  Jason,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老板,公司主要运营一家母婴类的电商APP,上线一年用户已有上百万,如今已经成功拿到C轮融资。他没有给我很多时间,只是给我讲了他的一件琐事。

  他说,有一次他骑自行车,口袋里掉出了20块钱。于是,他坐在车子上开始计算,他把他拥有的财富平摊到余生的所有时间内(他给自己设置了一个90岁的期限),然后发现他的这一分钟的价值大于20块钱。最终他得出了一个结果:如果他花一分钟停下来回头去捡钱,那他就亏了。

  随后他做出两个决定:一是这次不捡这个20块钱,把它送给更需要它的人。二是以后凡是自己掉了20块钱,或是别人贪图便宜想多拿我20块钱,他都统统放弃不要,以免浪费时间。

  他讲完这个故事,我立马觉得自己也耽误了他的时间,匆匆结束了这段对话。我在想,财富带给他们最有价值的感受,就来自他们节省下来的用以创造更多财富的时间。

  | 从买房窥探财富人群迭代

  对于物质的享受,新富人群愿意消费但不喜挥霍。对品质的认知超过对品牌的认知,所以他们不追逐大牌,但如果大牌的东西就是好用,那他们也一定会出手。对某一样东西有着执着的追求、爱好并收藏,比如手表、鞋、耳机,甚至游戏手伴。

  这样的消费习惯源于他们深知成功不易,守住财富尤为不易。

  刘毅,互联网新媒体创业起家,在网络内容平台运营驾轻就熟之后,与风投机构合伙变身投资人,主要投资新媒体项目。他的常态是出差,在他的朋友圈里经常有“早上厦门,中午深圳、下午北海、晚上北京”这种空中飞人式的出差节奏。

  刘毅说他的生活也只有两件事,吃饭和会议,早中晚三餐加上下午茶和宵夜都可以约出去,会议经常在出差的路上用在线方式解决,用他的话说,“这样的生活就是常态,投资人挣得也是辛苦钱。”

  刘毅说,他更愿意把自己定位为财富人群,而不是富豪。富豪听上去更像是十年前的那些煤老板和地产商。

  “我觉得我们和那一代创富人群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虽然在拼搏的道路上付出的努力是同等强度的,但那一代人财富的积累比较快,行业竞争没有现在那么激烈,企业关系、行业关系、政商关系都相对容易。”刘毅说。

  对于富豪人群的迭代,实际上在买房这个环节反映得更加鲜明。对比如今的新富人群跟60、70年代初期的富豪人群在买房上的需求,也可以发现不同。

  2007年到2012年的这五年,北京的豪宅市场大多是由煤炭、能源、制造行业的老板们垄断。在我还是记者的时候,悄悄买下各个“楼王”的煤老板们,曾经是我追逐采访的对象。他们其实从来不关心房地产政策和市场,他们不买股票、基金、信托,只是关心今年煤矿的收益中可以拿出几千万来买房子。

  如今,在新富阶层的视野中,房子大多只是用来进行资源配置的选择之一。在90度地产发布的《揭秘新贵阶层真实生活》大数据报告中,当下北京豪宅购买人群的投资偏好排名第一的是股票,第二是保险,第三才是置业。

  | 时代翻篇,品味也变了

  而对于买哪一类的房子,两个时代的人群也做出了不尽相同的选择。创一代的富豪人群更喜欢买房买情结,在那个时代,钓鱼台、使馆区、西山,甚至奥运会后的奥森公园,豪宅项目经常是开一个抢一个。

  有煤炭老板将这类楼盘概括为“资源性房产”。他们很清楚,这类地段“如果现在不买,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毕竟中国只有一个北京”。 因此,他们几乎不考虑价格,只要在资金允许的条件下,能买走几套就买走几套。

  相比之下,新富阶层更注重住宅产品的舒适性,居住与工作所属的区域风格保持一点距离。比如公司在西二旗的IT圈新贵,在买房的时候往往不愿意住得特别近,他们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间横一条分割线。所以越来越多的金融街、中关村的财富人群愿意将他们的第一居所放在门头沟、昌平等近郊区。

  对建筑形象的选择也反映着富豪人群在迭代过程中的审美变化。比如2001年到2010年的豪宅项目就有很多欧式风格,包括烦琐的一些装饰主义。那曾被认为是财富和国际化的体现,也是身份的象征。而当下,新富阶层则希望从烦琐的装饰主义中逃离出来,回归东方的知性与智慧传统,居住风格也向代表着东方的简洁、含蓄转变。

  这些变化甚至指引着开发商在产品设计上的改变。比如在北京IT圈和金融圈里辨识度比较高的一些别墅项目,就融合了代表中国文化的建筑元素,更加注重空间的仪式感、礼序感氛围,营造出东方文化中宁静与祥和的意境。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