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2日,王健林在政法大学的《努力践行文化自信》演讲后这么回答记者,

  “这么说吧,思聪还真不是我培养出来的,他是自己发展的。他的模式我也看不懂,比如网店、电竞,搞高科技的东西我确实不懂。怎么跟他相处,那就是平等相待,自己老老实实把位子放低,可能就好相处一点。”

  看得出来,虽然万达娱乐是万达的重要经济成长点,但是同样为娱乐业的游戏、直播等等对于王健林来说却是隔着一座大山。原因是非常简单的:王健林是个商人,所以他很清楚销售体系,然而他对商业的理解更多地停留在我生产你销售这个单向通道中。

  当我们总管王思聪的产业则会发现,直播、游戏等产业中,交互性极强。像是直播中的弹幕、礼物,游戏中的配合、博弈,这些都是交互的代表。或者我们可以换句话说,王思聪的游戏、直播只是一个外表,产品的真正形态在于社交。

  两种销售体系之间的差异一定程度是来自于文化的。王健林1954年生人,那个时候正赶上大跃进时期。1954年5月,人民日报还发表了一篇名为《学习苏联编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经验》的文章。也就是剪羊毛、卖羊毛时期。因此,王健林对商业的理念无外乎生产销售一条龙。这条单向通道仅有一种回馈路径——后市场。

  但是王思聪截然不同,1988年生人,王思聪算得上是一个准90后。他接触的东西更为新颖,估计业掌握了不少形而上的知识。再加上21世纪互联网产业的蓬勃发展,王思聪的商业模式自然不可能再是那种以镰刀和锤子为主的实体产业。

  王思聪有海外留学经历,而且正是他在意识壁形成之前。这对他人生发展道路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王大少爷的思想相对他父亲来说更为开放,这使得他更容易接纳新事物,也很清楚当下环境的变革方向。

  王健林确实是一位长者,也是一位极其出色的商业领袖,然而他并不具备王思聪这样的接受能力,即使同为商业。因此,不理解王思聪反倒是一个正常现象。

  此外,我觉得王健林这番话也吐露出了中国绝大多数父母的心声——代沟。我甚至都能猜到这样一个小剧场:

  王健林:儿子,你这业务是干啥的?

  王思聪:别管了,反正能赚钱。

  这绝对是中国大部分家庭的写照,不管是农民,还是小康,亦或者是富豪。出身、文化背景,各方面的因素促成了隔绝两代人的代沟。王健林也表态过,自己管不了王思聪的择偶。所以,王健林不只是不明白王思聪的商业模式,而是不懂中国第一80后王思聪罢了。

  题外话,王思聪并不是世界级的80后,他前面还有扎克伯格,扎克伯格前面还有金正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