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的力量格局,正在出现一个新动向。

  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已经出炉,今天我们先来看看全国四强“粤苏鲁浙”的GDP争霸赛。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的GDP名义增速跑赢了江苏,山东与粤苏的差距正在被拉大,浙江的速度则位居中游。

  先来看看粤苏鲁浙四个经济大省上半年的数据:

  上半年,广东跑赢了江苏

  尽管连续多年来第一经济大省广东和第二经济大省江苏之间的差距不断缩小,甚至江苏大有赶超广东的态势。但今年上半年,两者之间的差距却被重新拉大,因为广东的GDP名义增速近年来罕见地超过江苏。

  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7357.59亿元,江苏全省实现生产总值36531.7亿元,广东领先江苏826亿元。如果考虑广东下半年GDP占全年比重较大这一特征,全年广东领先江苏的差距可能不止2500亿元。

  笔者查阅历史数据发现,2013年上半年、2014年上半年和2015年上半年,广东与江苏两省GDP相差分别为861亿元、764亿元、599亿元,总体呈现逐步缩小的趋势。不过到今年上半年,两者之间的差距又拉大826亿元。

  实际上,去年的数据就已表明江苏追赶广东的步伐慢了下来。从全年数据来看,2008年广东领先江苏5814亿元,其后7年的差距分别约5025亿元、4587亿元、4100亿元、3100亿元、3002亿元、2704亿元、2696亿元。从数据上看,虽然差距在不断缩小,但到2015年江苏追赶的步伐已明显放缓,2015年,江苏与广东的差距仅缩小了8亿元。

  江苏追赶步伐放缓的一大原因在于,广东的转型升级步伐最早,经过多年的努力,广东尤其是珠三角的转型升级取得一定成效,经济发展动力进一步增强。

  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财税收入、工业利润等几个重要指标均大幅领先全国。上半年广东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438.63亿元,增长17.1%,比江苏高了7.7个百分点。1~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2621.52亿元,增长15.8%,同比提高8.5个百分点。

  广东省统计局分析,从广东工业化进程看,目前广东正处于服务业加快发展的阶段,服务业增长相对较快,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更加突出。上半年广东第三产业增加值19456.69亿元,增长8.7%,贡献率为59.6%。

  另一方面,经过多年的追赶之后,江苏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等重要指标也在放缓。数据显示,上半年,江苏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2452.3亿元,总量继续位居全国第一,同比增长9.7%,同比回落1.2个百分点。如与东部地区主要省、市比较,江苏投资增速仅高于上海,低于山东、广东和浙江。

  不过,广东省统计局认为,虽然当前广东经济总体保持稳定,经济增长新动能不断增强,但也面临不少困难,存在较大的下行压力。其中之一便是市场需求仍然疲弱,外需未见明显改善。

  山东在掉队,与粤苏的差距被拉大

  相比广东和江苏,曾一度与两省并驾齐驱的北方沿海经济大省山东,近年来与两者的差距则不断拉大。数据显示,上半年山东全省实现GDP为31688.3亿元, 比广东和江苏分别少5669亿元和4843亿元。而去年同期,山东比广东、江苏分别少4795亿元和4194亿元。由此可见,山东与粤苏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拉大。

  作为环渤海地区的经济大省,在进入新世纪后的几年,山东曾位居全国第二,并一度紧追广东。但2009年山东不仅被江苏反超,而且与前两名广东、江苏的差距越来越大。

  山东放缓的一大原因在于,作为北方经济大省,山东的重化工业占比较高。十年前,当资源产品需求旺盛的时候,以能源重化工业为主的地方日子比较风光。山东的石油、煤炭、钢铁等能源重化产业占比不小,近年来随着能源经济的下行,山东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认为,产业结构是两者差异的一大关键。重工业、国有经济占比高的区域,近年来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大。而民间资本发达的地区,目前的日子都比较好过。

  以浙江为例,上半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37.9%,比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提高3.8和9.5个百分点,对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60.7%。上半年,全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增长35.8%,比一季度提高6.2个百分点,阿里巴巴、网新等企业继续发挥龙头作用。信息经济对浙江经济发展作用不断凸显。

  近年来,随着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第三产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大,但无论是金融还是信息经济等第三产业,山东与广东和江浙均有较大差距。

  此外,今年以来,在楼市回暖的过程中,区域之间的分化十分明显。城镇化率较低,被认为缺少大城市的山东,在房地产市场的表现也远不如粤苏等地。数据显示,上半年浙江、江苏、广东销售面积增速分别达到了50%、44%和39.3%,而同期山东仅有16.5%,比全国平均水平还低11.4个百分点。

  “新常态”下的区域格局洗牌

  毫无疑问,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地方经济的力量格局将面临再一次洗牌。

  “粤苏争霸”一直是个让坊间津津乐道的话题。大概在2008年前后,江苏成为外资布局中国的第一大省,GDP开启火箭模式,迅速赶超山东坐稳第二把交椅,并奋起直追第一大省,一度让广东措手不及,以至于媒体上“唱衰广东”的论调接踵而来。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广东好像实现了触底反弹,多项经济指标出现逆势增长。去年,广东首次超过江苏成为FDI(实际利用外资)第一大省,今年上半年,广东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大增17.1%,增速超过北京江苏浙江,在全国主要几个经济大省中仅次于上海。民间投资增速更是大增19.6%,是全国增速的6倍还多。

  “新常态”下,江苏仍然是一个快车道上的实力选手,但比起十二五时期,苏省的确在减速,这与苏锡常的减速不无关系。不过,省城南京正在接棒苏锡常成为苏省第一增长极,再加上苏锡常正在转型升级,相信苏省不会真的掉队。

  浙江省内的力量格局也出现了洗牌。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房地产泡沫的冲击,曾经风光无限的浙南地区仍在转型的泥淖中,浙北地区则在新经济领域有出色表现,重返时代的潮头浪尖。

  受累于能源经济与传统制造业的转型之痛,山东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但在北方诸省中,山东却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实现了“软着陆”的省份,尤其是民营经济发展水平是华北地区不可多得的一抹亮色。相信随着“调结构”的深入推进,山东也能实现触底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