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乐居特约作者 朱敏

  “副中心推进越来越快,听说北三县房价得奔着一平米五万块,我是不是赶紧去来一套?”三月份,有朋友如此问我,两周前,仍有朋友如此问我。

  面对这种问题,真的是无言以对。

  如果您坚信北三县房价要“奔五”,又何必来问我这个唱空派呢?早在几个月笔者已然表明态度,如果说北京楼市是泡沫漂浮,那么环首都楼市就是泡沫满溢,既然北京对“商改住”能祭出严厉至超出行业预计的调控重拳,对环首都,尤其是环首都中热度最甚的北三县,又有何不可呢?看看政策面对雄安的态度,北三县的调控逻辑又怎会相左呢?

  自然,问题来了,有人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是对北三县最大的利好,认为这意味着大量的首都原有产业将相北三县转移,吸纳大量的人口与就业,这样自然会抬高北三县的物业价值,听起来顺理成章,然而,仔细分析一下,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回想一下北京市市长蔡奇到通州区视察时提出的指示吧,“要把握好副中心和中心城区的关系,带动中心城区功能疏解和公共服务资源转移;把握好副中心和通州区的关系,通州全区作为副中心的外围控制区,与副中心一体建设发展;副中心也要和北三县协同发展,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

  北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疏解,这个疏解首先意味着核心城区向副中心和雄安新区的疏解。但仅以副中心为例,这个疏解并不能解决北京的人口问题,北京城区是北京,通州也是北京,左手挪右手,人口依旧在。如果副中心的人口承载量超过了城区的人口疏解量,不就摆明了疏解任务并不成功。这就意味着副中心并不会吸引大量新增的人口和就业,而是要在转移北京核心区人口的基础上,在整个北京层面继续减少人口。而北三县和副中心协同发展,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就进一步可以理解为,北三县要承担与副中心类似的任务,也要疏散,也要减少人口。

  看明白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北三县划归北京并不现实,以为果真如此,就意味着北京人口的大量增加。

  看明白这一点,就不难理解河北统一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中,为什么给北三县等区域单独加上一个超级紧箍咒——“对能够提供当地3年及以上纳税证明或社会保险缴纳证明的非当地户籍居民家庭,限购1套住房。补缴的纳税证明或社会保险不得作为购房有效凭证。”

  3年纳税或社保证明,看似没有北京的“连续五年”严厉,但您要知道,在北三县有着纳税记录或社保证明的人口是个什么量级,跟北三县大量“外销”的房产相比,不说九牛一毛,也是小巫见大巫。

 这一“紧箍咒”清晰的指明了“住在北三县,工作在北京”的睡城逻辑已完全被废除。而更令炒房者不安的是,迁至副中心的公务员群体会有公租房提供,这个群体大多数在北京有房,在工作地又有公租房,即便没有三年纳税的门槛,他们也没有在北三县置业,然后再高速进京路口排起长队的理由了。

  人口要疏解,转移难实现,大拆迁时代已不在的北三县,其本地需求如何能支撑起一年涨了两倍多的房价?这半年于高点心怀“奔五”梦想在北三县抱着纯粹投资目的的购房者,几乎铁定将成为接盘侠,更悲催的是,由于您的目的是投资,很可能还要背上“炒房客”的锅,即便被高位套牢,也难于得到政策面的同情与理解。或许,随着副中心建设的如火如荼,北三县的地产“紧箍咒”仍会收紧。

  “我现在该去唐山还是北海买房?”朋友又问道,我真的——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