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一直不太理解‘特色小镇’的这个概念,大部分的小镇现在走的路子,就是先造一个所谓的噱头,根本没有任何历史渊源,只是为了后期营销人为创造的概念。”一位从事旅游行业的运营商,在被问到对于现在很火的小镇有何看法,思索良久后得出以上的结论。

  特色小镇没有特色,其实也是一直萦绕在不少人心头的疑惑。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许多城市都在自觉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靠拢,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呆板的、毫无生气的“水泥森林”成为不少一二线城市的标签。

  经历了“千城一面”以后,而今在乡村小镇的开发中,不少项目同样面临着概念简单复制粘贴的局面,难道特色小镇又要陷入新一轮人为的“千镇一面”的窘境?

  在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看来,比起“千镇一面”、毫无特色这种困境,小镇建设面临的另一个更严峻的考验是要谨防开发商利用政策和资金的利好,打着旅游的名义“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全域旅游”的旗号“圈地造镇”,成为下一个“空壳镇”、“地产泡沫镇”,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刘思敏认为,在打造特色小镇的过程中,政府要做好“把关人”的角色,不能放由开发商、投资商一哄而上,在一定时期内发挥引导甚至主导作用是必要的,同时也要相信市场在配置资源时的决定性作用,要让市场这只“手”去运作。

  无独有偶,一直对小镇赞誉有加的《人民日报》近日首次发声,指出特色小镇当前发展的弊端:“中西部有些地区,既不具备投资基础,又没有形成产业群,却去凭空打造‘特色小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不顾客观条件,盲目照搬,肯定是事与愿违。”

  在我国众多小镇集群当中,乌镇模式的开发无疑获得巨大成功。作为一个“翻新”的小镇,除了每年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观光度假,更成为了世界互联网大会定点场所。乌镇的特色模式,为何难以被其他小镇所复制模仿呢?

  客观上来说,云南丽江、大理小镇、湖南凤凰小镇,各自的先天自然环境和人文资源都相当不错,却未能达到乌镇的成就。

  劲旅网CEO魏长仁告诉记者,小镇的定位与后续发展离不开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凤凰处于西部落后地区,当地老百姓生活水平和经济社会的发达程度比较低。而乌镇立足于人口密集的地区,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同时它的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陈向宏的团队运营以及中青旅的资金支持。”

  正如乌镇景区总规划师陈向宏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乌镇的商业模式可以复制,但它独特的文化气息、所有的节庆和创造这些的团队不可以复制。”不同的小镇应当拥有不同的面孔,“千城千面”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新型城镇化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