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乐居 秦涛

  万科与华润正在做最后的“切割”。

  4月18日深夜,华润集团旗下唯一地产上市平台华润置地发布公告,公布了一系列董事及董事委员会成员变更。其中,已任职20年的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将于6月2日公司股东大会结束时,退任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

  提到王石,万宝之争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公开资料显示,王石于1997年4月获委任为华润置地独立非执行董事,至今已跨越20年时间,甚至超过华润集团入主万科的时间。华润集团在2000年接替深圳特区发展公司,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直至2015年宝能系举牌而引发万科股权之争。

  2016年3月,在万科拟引进深圳地铁对抗宝能的关键时刻,华润公开反对深圳地铁重组预案,万科与华润之间产生了一道裂痕。

  万科与华润多年情谊难挽回,此番算是割袍断义了。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在新书《万科之争的意义与遗憾》中就透露出万科管理层已与华润的关系完全破裂。

  书中表达了他对万科之争起因的看法:万科之争的起因就是一个“不平”,而且这个不平最初仅仅是因为华润而起。

  三个月前,华润集团将所持有的万科所有股份转让给深圳地铁。交易完成后,原第一大股东华润股份正式退出万科。

  金融界网站专栏作者杜坤维对此事件发展变化有所总结:华润退出万科是一种明智选择,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

  2016年,华润置地表现并不理想,其完成签约销售金额人民币1080.4亿元,签约面积776万平方米,分别同比增长26.9%和14.8%。远逊于碧桂园、恒大、万科等同行的增速,与第一梯队房企的距离进一步拉大。

  杜坤维所撰之论:“华润与万科早已心存芥蒂,最早华润入股万科是奔着控股权而去的,在此后两年时间内也做出了努力,但均无功而返。华润目前退出万科股权实现了收益最大化,且可以专心一致做大做强华润置地。” 

  当晚华润置地公告,与王石一起在6月退任独董的还有马蔚华。另有杜文民、魏斌、丁洁民退出董事会,取而代之的是张大为、李欣、谢骥,上述三人与吴向东、唐勇和俞建共同为华润置地新一任执行董事。阎飚、陈鹰、王彦和陈荣为新一任独立非执董。

  华润董事会要换血?第一财经撰写的《把王石踢出董事会 华润置地新的权利版图浮现》一文指出华润置地宣布王石退任独董的通知背后,除了华润集团退出万科的因素外,还指向华润置地新一轮的董事席位调整。事实上,这也是华润置地权力版图的重新划分。

  目前,华润集团与万科唯一关联是,万科董事会的11人中仍有3名来自华润的非执行董事,按照公司章程,万科第十七届董事会的三年任期已于今年3月28日届满,但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无限期推迟了。

  万科董事会改选,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权力分配。

  据媒体地产一条打探到的消息称,万科管理层倾向于让华润三位董事暂不退出,等到深圳地铁具备自主董事提名权后再换届。这一设想目的明确,除了充分尊重日后基石股东深圳地铁的权益外,也是有意不让宝能系进驻。

  地产一条《二十年独董一朝作别 但王石最后一战还需华润》一文还指出,以正常程序结束与华润的个人关系后,王石还有最后一战,他和万科管理团队势必会在深圳地铁和宝能系等股东间尽可能争取最大的权益。

  万科股权之争,谁会笑到最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