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雅楠

  从3月底至今,全国各地掀起了新一轮调控热潮。截至4月14日,共有16个省市县镇在调控政策里要求限购又限售。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储备比土地储备有底气得多。

  限购政策已经存在8年,人们并不陌生,也早已放弃争论它存在的合理性。但从今年各地的政策看,单单限购已经不足以稳定房地产形势了,还加上了限售。

  所谓限售,是指新购住房需取得产权证满一定年限,方可上市交易或办理转让公证手续。

  以往历次调控的主要政策,不论限购限贷还是调整税费,都是针对交易环节。除了试点房产税的上海和重庆外,对房地产持有环节的调控几乎没有。

  一直以来,房地产税都被认为是抑制投机、稳定市场的重要措施,但由于2014年中国官方明确提出,房地产税由试点转至立法先行,这一针对持有环节的政策便暂时退出了调控舞台。

  不过,现在在持有环节做文章的限售政策出现了。

  和房地产税相比,它的持续性不强,限售仅两三年最多不超过5年,并且还会随房地产形势变化产生变数,但在政策存续期,它打击短期炒房客的效果比房地产税明显。尤其是与限购政策结合,短线交易的空间消失,成交量价自然会回归理性。

  目前,实行限购又限售的城市,按出台政策的时间顺序看有厦门市、杭州市、福州市、广州市、青岛市、启东市、保定市徐水区、保定白沟新城管理委员会、长乐市、常州市、惠州市、珠海市、东莞市、扬州市、成都市和海南省。值得注意的是,隶属保定高碑店市的白沟镇,限售时间最长,为5年。

  这些限售的地区,大多位于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成交旺盛,且以新房市场为主,二手房交易远不如一线城市比重大、活跃度高。因此,限售对二手房市场的影响有限,也就不容易对整个城市的供应量产生大的影响。

  这其中有一个例外。北京链家称,自4月8日起,对在链家成交未满12月再次出售的房源,不予接受委托。

  这非常有趣,北京并未执行限售,上述内容姑且称为“链家版限售措施”,尽管链家不接受委托,还有其他中介,但是要知道,2016年北京新房和二手房成交比例大约为1:2,而链家大约占据了北京二手房市场的半壁江山,有着举足轻重的市场地位。甚至可以说,链家这一公告影响的房产的数量,超过了很多限售的地县级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