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GG分析博弈双方的胜算,算着算着突然就烦了,自己又没什么筹码,谁输谁赢又有什么关系?她后来明白了,当地没有筹码的人是大多数。

  雄安新区的崛起,已开始在一手房置业顾问GG的身上显现:她突然得到了工作以来第一个带薪小长假;然后又莫名其妙地体会到,和几个好朋友的关系有些疏远了。

  新区崛起的第1天,当地房价就成了全国舆论的中心。可置身于这场漩涡中心的雄安新区一手房置业顾问,反而过得悠然自得,GG和她3个小伙伴就是最好的证明——雄县持续封盘,她们推售的楼盘也被封了,因无活儿可做,老板索性给她们放了假。

  小城市的小企业可谓根本谈不上假期的。以前GG每个月只休息4天,除了新年,其他节日基本都跟她无关,想多休息就得扣钱休。这一次到了4月10号,她已连续休息了6天,还是带薪休假。

  可这6天,GG过得并不开心。

  一、 她特后悔没再买套房

  假期的第1天,GG就约了同事兼好友戴小丽去雄县的天奕商场逛街。没想到曾经尚算节俭的戴小丽花了600多块买了一双NIKE AIR,以往她穿的都是二三百价位的国内品牌鞋。

  原来戴小丽在雄县市的房子暴涨了300万:这套房子总108平米,4月1号前售价约6000元/平方米,现在变成了3万+/平方米。GG劝她:“这栋房子你也不能卖呀!”戴小丽说:“我老公村儿也要整体搬迁,现在正谈呢。地补偿得不多,1亩地7万,有6亩地,他家的宅基地还想换3套房子。”

  GG想起了自己。她的老家在清苑,3年前嫁到了离雄县不到20公里的白沟。目前在白沟有一个门脸儿,一楼用来做包儿,二楼用来住。虽然也涨了不少钱,可现在只有这一套。

  白沟有很多网店

  因为感觉住门脸儿不舒服,一年前GG就有过再买一套住宅的想法。由于她一直在雄县上班,雄县、白沟的房子她都看过,可因为手头紧,一直没定下来。现在,她后悔死了。

  GG看过的楼盘

  当天,兴骄气傲的GG也买了双500多块的阿迪达斯,可并不开心。因为这并非她能承受的价格,她有些心疼钱。

  “如果有两套,咱们家的境遇肯定不一样!哪儿都会不一样!”回到家,GG就和老公吵了起来。“有一套就行了,还有人一套也没有的呢!”他老公也不服气。GG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不思进取的态度,“你家连块庄户都没有!”GG要疯了。“你以前看上的不就是我的城市户口吗?”她老公也发火了。两人大吵了一架。

  第2天,当戴小丽又找她逛街的时候,她婉辞拒绝了。

  可家里的话题飘得也是房子,仿佛房子融入了空气里。GG讨厌这个话题,因为她以前有过强烈的买房冲动,所以现在就产生了与巨大财富擦肩而过的挫败感。她觉得这都是她老公的错:挣得少不说,当年精神上也不给予足够的支持。哪怕他稍微给点力,当年也许就买了。

  全是他的错!总之。GG认为。

  凌晨3点,GG醒了,她也把老公捅醒了,又提起这件让GG抱憾终生的事儿。这一次,他倒没发脾气,诚诚恳恳地道了歉。GG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倔脾气的老公认了错,也是很难得的。

  二、半年前的奇怪投资者

  GG也在偷偷地怨恨自己。

  GG是在雄县一个小房企里当一手房置业顾问。每天开着马自达3从白沟到雄县上班。这个房企可是实实在在的小。在雄县不过三两个项目。老板、老板娘加起来,整个公司不到30人。老板即是集团总,又是区域总,又是项目总。

  新区成立前半个月时,雄县的楼市已有了一丝异样。不少以前GG没见过的人来到了这座小城。GG做这行已有3年多了,来看盘的人是什么情况,到底有钱没钱,买房的用途是什么,适合推荐什么样的楼盘,聊几句后她都心里有数。按照心里的套路走,卖得还可以。可对于前几天来的一些人,她有点摸不清门道。

  结果这里面有很多财大气粗的老板。按照GG以往的经历,即便是特别想买房的人,一般也不会当天定,而是多看几个楼盘,反复思量。往往还要靠自己后期主动多次联系,才有结果。可那些人,往往当天就定了,这可谓刷新了GG的置业顾问人生观。

  现在她觉得,这些人可能就是提前得到消息的炒房客,他们未来也可能是从雄安新区概念中第一批获利的人。

  GG又生气了:当年没一个敬业的置业顾问持续地给自己打电话,否则也许一时冲动就买了。GG越想越气,又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发了几句牢骚。

  她突然觉得自己一手房置业顾问的身份很悲惨:我给他们搭了桥,结果最后自己掉进了水里……

  三、当前的房价靠谱吗?

  GG的内心突然产生了一丝疑问:房价突然涨这么高,到底靠不靠谱?等房子解封后,会不会有下跌的可能性?

  她打电话问了几个朋友,他们都有这样的怀疑,可都回答不了GG的问题。GG突然想起了同一个小区的小李,小李刚从北京回来,可能知道。她就找小李去了,向他请教:“当前的房价靠谱吗?”

  小李告诉她:“现在正在深度博弈的前期。”

  GG问,“什么是深度博弈的前期?”

  小李说:“机制与投资者深度博弈的前期。机制想让雄安成为承接北京人口和产业的集散地,又担心投资者炒房,他们只好先封盘。可这肯定不会是常态。等开盘时,才是真正博弈的开始。”

  GG问:“你觉得谁会赢?”

  小李说:“不好说。一方面是强大的机制,另一方面又是人性的贪婪。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未来的很多年,机制与投资者间的博弈,可能都会持续下去。”

  GG兴奋了:“你赌谁?”

  思量良久的小李掏出一张银行卡:“明天看房子去,试试能不能捡个漏儿。”

  GG瞬间对小李发指了,心想:“中国的房价就是你们这些人炒起来的!”

  小李走了后,GG思酌着他的话,试着分析着双方的胜算,突然就烦了:谁赢谁输与自己又有多大关系?!自己又没有下注的筹码。

  GG越想越气,又回家找老公麻烦去了。

  四、我忘了怎么开车了

  小李本来也打算去雄县、容城看一看的(想了解这个小李,请看老李和小李的“不丹国”|雄安梦)。这两个小城市都和白沟挨着,开车20分钟就到了。他知道GG熟悉那边的情景,就请求GG开车带他过去。

  GG说:“我忘了。”

  小李问:“你忘了什么?”

  GG说:“我忘了怎么开车了。”

  小李觉得GG没好气,赶紧从她家出来了。

  那一天,GG就守在门脸前的空地上,等待着小李回来。她的心五味杂陈,去年小李刚在高碑店买了一栋,现在不会真又买一栋吧?现在的GG老公,看见GG都绕着走。

  连着3天,GG都发现小李慌里慌张地出门,闷闷不乐地回家,一看就知道进展不顺利。

  GG突然觉得暗淡的人生里有了一丝光彩,她知道了:小李和自己一样,也是手里没有多少筹码的人。她后来渐渐地明白了,没有筹码的人是大多数。

  她渐渐变开心了……这几天光顾着和老公吵架,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可GG又想,歉是不能道的,不然这个家就不好把持了。

  于是,她回到她的二层小门脸,狠狠地剜了她老公一眼,当做这场“战争”的结束。

  对了,GG的老公就叫陆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