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京首次发布未来五年住宅用地供应计划。计划明确,未来五年北京市计划供应住宅用地6000公顷,以保障150万套住房建设需求。其中,自住型商品房将供地1020公顷、拟建25万套房。

  这意味着,针对住房供给端的调控正式“上线”。上述新供地计划中,还一个易被忽略的信息是,计划再次强调了“促进完善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实现住有所居”。在供给方面,除自住房外,租赁房新建计划也达到历史最高。不仅如此,新政还提到:“同时,研究扩大租赁住房赋权,进一步扩大向非京籍家庭提供公共租赁住房。”

  租赁市场不乏政策助力。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住房租赁市场曾做出过单独表态:“要加快住房租赁市场立法,加快机构化、规模化租赁企业发展。加强住房市场监管和整顿,规范开发、销售、中介等行为。”如何发展租房市场,盘活租房供给,规范租房交易,在当下大城市住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显得越来越重要。

  万亿规模的诱惑

  租房的市场有多大?链家研究院近日提供给第一财经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中国租房市场租金GMV(租赁总收入价值)将达1.6万亿元。2030年,这一数据将达4.6万亿元。优客工场、共享际创始人毛大庆去年11月给出的数字是,未来的十年之内,中国的整个租房租金GMV会超过3万亿元,使用人口会达到2.3亿人。他预计,二十年以后,这个数字会达到4.6万亿元,参与租赁的人口会达到3亿人

  因为看好租赁市场的未来前景,过去两年,包括万科、龙湖在内的一线房企都在探索租赁市场。而冲进长租公寓赛道的企业,除了开发商,还有房产中介、连锁酒店等。但值得一提的是,从整个房地产行业而言,不少企业对租赁市场多处于观望、试水阶段,即为未来增量预备一张“船票”。

  事实上,住房租赁在中国一直是一个分散而无序的市场。与香港等成熟市场不同,国内城市包括大城市一直存在的顽疾,是业主契约观念弱,租户利益得不到保障。而这一切,又与房价攀升相辅相成。未来,租赁市场如何机构化发展,如何厘清租户的权益,探索还需加快。

  对此,房屋租赁管理增值服务商优客逸家创始人刘翔日前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从企业的角度,出租住宅是标准化还是非标准化,决定了做租赁的难度。如果做整栋楼的租赁,因为在物理上集中,做工程管理、后期服务相对可控、容易。但不少企业在尝试分散房屋的租赁运营实,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

  “一开始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稍微上量以后,就失控了。”刘翔说,不少开发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发现,非标准的出租房做合理的定价识别、带看、后期服务时,由于物理形态分散,服务诉求碎片化、偶发性,导致企业面对海量碎片化市场时,运营能力受到了极大挑战。

  拐点在何时

  鼓励、保障机构化、规模化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离不开法律护航。早前,北京等城市已经积极研究通过地方立法的方式,使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得到法律层面的保障。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称,加快住房租赁立法,已被作为2017年将要开展的重要工作,在住建部机关内进行了布置。

  对进入租房市场企业而言,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是,租房市场前景美好,但爆发式增长的拐点究竟什么时候来?对此,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日前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称,今年的中国的住宅交易市场是美国的近2.6倍左右,但是中国的租赁市场只有其三分之一。在他看来,中国未来将经历租赁大崛起的时代。

  对于这一市场,杨现领相对乐观。在日前由链家研究院和成都链家共同主办的“2017年内陆城市新格局—六大城市住房消费大数据报告发布会”上,他说:“今天处于闲置状态的房子还很多,怎么样让这些房子流通,进入市场,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大家最近可能看到,无论是美国的机构WeWork拼命往中国跑,还是长租公寓超过联合办公出现了两个独角兽的企业,这些都不能完全说明未来的租赁市场有多大。”毛大庆对记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