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 李艳艳 发自北京】

  73岁的顾云昌很少那么顾家。虽然他的微信名叫“顾家男人”,一语双关。

  春节前后三个月,他陪家人在海南度假。这是一段十分难得的休闲时光。他想刻意让自己慢下来。在多重身份“裹挟”下,他无法静下心来写字、作画,因为太多人找他聊事。

  唯一雷打不动的是,每天坚持快走40分钟。“我二十年不间断走路,风雨无阻。我认准的就要去走,叫我干什么我都坚持。”

  拨通他的电话,不是件易事。每天早上七八点起,手机就不断“在通话中”。“昨天下午还在中粮开会。”出差、开会、协调各方,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对这位古稀老人而言,真正的“退休”还为时尚早。

  顾云昌的采访地点,是在他家小区会所三楼的咖啡厅。为了取得更好的拍摄光线,特意把座位搬到南面的窗边。上午的窗外,细细长长的柳枝吐着嫩绿,在微风的摇曳下描绘慵懒。3月将尽,一派盎然春景。

  坐在镜头的那一边,他则更像一位朴实和善的邻家大爷,很平易近人。1979年大学毕业,1986年离开政府机构,2014年从中房协退休,如今活跃在各类民间机构,为各类活动的组织“牵线搭桥”。在他递给的名片上,有7个头衔,为“主席”、“理事长”、"会长”和“副主任”等。

  朋友们都很喜欢和顾云昌打交道。因为,他很温和、睿智,常妙语连珠。

  “我更适合研究问题。”从政7年,他经常“写东西”,灵感来自各种会议。他为这些会议的召开“推波助澜”创造便利,住房制度改革方案的落地即得益于此。“会场有许多不同意见促进我思考,否则我一个人思考的方向总是有限。”

  如今,他写得很少,讲得多。“年龄大了,动笔还是费点事。”退休之后,他拥有众多民间机构头衔。

  顾云昌十分健谈,有问必答,且逻辑清晰。

  “现在是有史以来最严厉的调控政策。”他觉得光采取金融手段,还很难控制得了房价,所以须采取一些必要行政手段,诸如“离婚一年内再买房算二套”等规定。“行政干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然,有误伤者也是必然。

  地产从业38年间,外界赋予顾云昌很多标签——官员,专家,学者,但独董的身份鲜有人知。他更希望自己以“专家”身份示人。他不想过多谈论“独董”,恐惹人非议,招人“羡慕嫉妒恨”。

  “我本身是一个老百姓,从机关到社团,社团到民间,在有生之年还能做点事情,很快乐。如果一个老头回家没事干,整天钓鱼、养养鸟也不是我的爱好。”他出言谨慎。

  顾云昌的独董之路(600823.SH),最早始于世茂股份。如今,他曾前后做过八家上市公司独董,均为房地产及相关行业企业。目前,顾云昌身兼中粮地产(000031.SZ)、旭辉控股集团(0884.HK)、阳光100中国(2608.HK)、佳源国际控股(2768.HK)和亚厦股份(002375.SZ)的独董,被誉为地产圈最牛独董。

  他认为自己被聘请为独董,一个重要原因是“与人为善”。“与人为善始终是我做人的原则,我希望大家都能成功。”在地产圈,顾云昌的资历和人格魅力摆在那儿。

  这不是一个象征性的岗位,他经常会亲自到场参加董事会和考察项目。例如,他对中粮祥云小镇在全国布局的项目,如数家珍。

  但他认为,自己在各类组织中的工作更忙一些,花在独董上的时间并不多。“一年就这个季节比较忙,3月份是年报,9月份是半年报,审计、开会多一点,平时需要签发一些文件。”

  不论是官员、专家,还是独董身份,在他骨子里,总是有一个小小的 “遗憾”。他是城市规划专业出身,却未在职业生涯之初实现专业对口,甚至在后来任职住建部规划司工作也是如此。

  “房地产规划和城市规划虽然有关系,但却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在真正工作中,我更多接触的是宏观政策,不是具体施工。我评审过好多方案,知道什么好什么不好,但我没有自己一个作品,很遗憾。”

  遗憾难以弥补。时至今日,顾云昌仍能清晰忆起自己大学时期的作品,那是他悉心设计的一座电影院。“平面、立面、剖面,立体地画出来,功能合理,图画得漂亮。”他说这个作品在系里画廊展览过,且全班只有他一个人得了5分。

  当时,他觉得自己可能将来会是一个很好的规划师,哪知道阴差阳错入了房地产之门。我问他,“如果重新倒回三十年前,有一份规划师的工作跟现在的工作,您会选哪个?”他没有正面回答,“不,这不可逆转的。”

  顾云昌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用“当然、不后悔、荣幸、自豪”来表达自己选择房地产的初衷。“我觉得我这一辈子很幸运,参与了国家住房制度改革方案设计。” 尽管有人对房改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但房改依然是中国诸多改革当中最成功的改革之一。

  他是一个念旧的人。最近,他去越南看了趟大学时的老同学,大家一起回忆青葱岁月,虽然,彼此都七老八十了。

  顾云昌摸着茶盖,微微仰头,长长的皱纹在他额前挤出道道细褶,他的脸有些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