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会一直涨下去,不买就是错过。而这种心理预期,可能就是焦虑之源。

  《叫魂》一书,是已故美国历史学家孔飞力的著作,讲述在1768年春天到秋天几个月里,一股“叫魂”妖术搅得乾隆治下的清朝天昏地暗。正如译者(两位中国学者)所言——虽然是在读历史,但翻译此书时常常让人联想到自己在国内所亲身经历过的许多事情。

  当时面对“妖术”,民间既要鞭笞又要自护,官方既要安民又要自保,有历史学者如此评价这种焦虑——小民百姓为之人心惶惶,各级官员为之疲于奔命。

  房子问题当然不是“妖术”,但当其在人心上发生各种作用、产生各种影响、衍生各种行为时,这种焦虑可以归结为国内独有的社会文化心理现象,有点“叫魂式”。

  最近,财新网采访某位专家表示:当前的房地产市场,正处于有钱人逐渐离场,不太有钱的人恐慌进场的状态。还有一位购买学区房者的表态:这次春节后回来看房,真的是吓懵了,用一句话总结就是现实往往比小说更荒谬。

  房子,当然是用来住的,但现在,房子还是投资品,可以留着养老,也可以给孩子当婚房;是地位的象征;是社交的万金油;基本上马斯洛的五个需求层次全涵盖,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心理预期:房子会一直涨下去,不买就是错过。而这种心理预期,可能就是焦虑之源。

  这种心理预期到底来自哪里,影响几何,能否化解?

  一个普遍被接受的事实是,现在人们能不谈房子吗?真的有吗?即使不是以房子开头,也至少会以房子结束。房子,就像英国人谈天气一样,成了新时代的社交催化剂,有些聚会,好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只要一聊到房子,立马有了共同语言。

  如此耳濡目染,再加上各种机构发布的数据,不管有钱没钱,面对当前房价,有人自会一声叹息;不管有房没房,面对过往房价,有人也会后悔不已。“小民百姓为之人心惶惶”。

  从一线城市来说,房价确实长期保持上扬曲线,所以,某些专家十年前的话,被反复回味并奉为圭臬,可是十年前你有那么多资金吗?十年前,你为啥不信?十年前,还是别想了,这世上没后悔药可吃。

  有次吃饭,遇到真的假离婚的哥们,目的当然是为了买房。他有三套,全部都用来出租还月供,自己为了孩子上学方便,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小房子“蜗居”呢。

  我问他,离婚容易吗?他回答,就是给个单子,划勾就可,办事人员都知道怎么回事,也不像以前还有个调解过程。

  其实我更想问他,如果你的孩子长大了,问你这段往事,你会怎么回答?毕竟,这是涉及诚信的事。最终,我没问。

  政策调控是必须的。有人说是政策“逼”的,如果,确实是为买首套房而假离婚,那有“逼”的理由,如果为了买二套,那就有点自己“逼”自己的意思。买二套,有各种正常的刚需理由,比如改善居住环境,买个学区房,给外地老人住,给孩子准备婚房,这些都是合理的,所有这些也都是前面说那个心理预期在作祟:要买赶紧,过几年就买不起了。如此“弄虚作假”,那算可怜还是可恨?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中国人始终活得纠结和拧巴,可以类比房子问题的就是教育问题,“起跑线”谬论导致很多家长在怀孕之前就开始未雨绸缪。

  除了假离婚,还有其他违法违规办法。如果为了房子,可以不择手段,这会影响一代人的价值观和社会伦理,用“伤天害理”都不为过。

  再举一个例子,看到一个小区正在进行抗震改造,居民都临时举家外迁,窗户阳台全部打掉,重新加固,这是1980年代的房子,市价在3万一平左右,因为它属于老住宅,所以政府全权负责。将来有一天,每一个房子都会面临这个结果,但商品房好像没这个待遇,只能是业主和物业来共同协商解决。

  还有一个哥们单位分的老房子,隔音非常差,他们同事之间经常开玩笑说,房事要低调,正因为是学区房,价格很高,买房的人就是买一个入学资格,上学之后再卖给下家就好,只为当下,谁管将来。

  《乌合之众》的作者说,人在群体里是不理性的。一边骂着一边还得想着买,自己买了,还得操心开发商降价,否则就闹售楼处。

  从供给来说,有什么商品,价格可以一直上浮?从需求来说,有什么商品,用户可以一直增加?好像答案是一线城市的房子,否则怎么会“现实比小说更荒谬”。

  当一套房子动辄千万,究竟多少有钱人在逐渐离场?究竟多少工薪族在恐慌入场?那只能是空中楼阁。

  这种“叫魂式”焦虑,还将延续很长一段时间,就像雾霾一样,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其背后应该还有更加复杂的社会心理。“叫魂”有迷信的东西在里面,而对“房子永远升值”的心理预期,是不是另一种“迷信”?

  社会发展越来越快,曾经城里人瞧不上农民,没想到,翻身农民把房拆、奔驰宝马住高楼。有炒房成功赚大钱的,有卖学区房救上市公司的,在贫富差距面前,那个心理预期还在继续强化,继续放大,“人心还得惶惶”。

  《叫魂》译者后记里写道:这是一个人口过度增长,人均资源比例恶化,各种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并深受社会道德不断堕落所困扰的社会,在这样一个社会中,普通百姓怀疑可以通过辛勤工作来改善自己的境况。于是,人们便会不择手段地抓住任何趋利避害的机会。

  “叫魂”恐惧,最终被证实只是一场庸人自扰的闹剧。现在房价引发的焦虑,将会怎样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