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云:“治国之道,以仁政为先。仁言不如仁声之入人深也,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

  何谓仁政?仁政,非仁慈也,仁慈则不能善政。谋以为仁政需审时度势,顺应发展,保持社会稳定,深入腠理,体察民心本意,施长久之计。切不可急功近利,被言舆左右而主观臆断。

  近期的中国房地产正处在十字路,总有一些人认为,中国只要刺破房地产泡沫,生活就可以恢复正常,殊不知中国人一直追赶的高房价真的是价格本身吗?泡沫爆裂后,我们真的就幸福了吗?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户枢不蠹,流水不腐。

  在老百姓眼里,高房价就像现在的“萨德”,激起民愤,恨不得生啖其肉。不过房价再高、再被骂,还是供不应求,这又是因为什么?

  要解决一个问题,首先要明白根源在哪里,不然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房地产泡沫或者房价畸高的症结并不在房地产本身,而在于整个中国的体制国情。不解决大环境问题,单纯拿房地产开刀,只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房价跌了,其他经济指标恐怕也惨不忍睹。

  没有内需、没有出口、没钱投资,经济一潭死水,随时会休克。怎么办?当然急需要流动性。事实上,中国不缺钱,缺的是流动性。因为钱很多,但是偏偏就不流动。其症结就在于中国仍处在“剥削经济”阶段,打个比方:钱从屌丝手里剥削到高富帅手里,也就完成了全部流动过程,不会再从高富帅手里回到屌丝手里。所以中国的钱不是循环流动,而是单向流动,流完就停摆,就丧失流动性。这时候,要让经济循环流转起来,怎么办?

  一个办法是注水,不是没有水流吗?那就注水,这下就有流动性了,经济又可以发展了。然后,注的水最终又都流入剥削阶级手中,流动又停滞?总不能老注水吧,这样水里的鱼儿虽然不会渴死,但是水太多,水里养分食物就很少了,鱼儿怕是要饿死,也就是没钱,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而强烈的通胀下,老百姓的日子一样不好过。

  那么又有自以为刚正不阿的人谏言:“我们不能向错误低头,不要向指标低头,错了就是错了,要立刻、彻底的纠正。”感觉没有问题啊,但操作起来真的是这样吗?灾难往往就是从里开始的。

  以日本为鉴,刺破后的衰退。

  日本在房地产泡沫问题上的处理,为全世界树立了一个典型,一个失败的案例。

  在日本政府主动刺破房地产泡沫前,其房价收入比大概在8左右,并不算离谱。

  经过日元升值超过一倍等的打击,日本企业经营已经较为困难,不过日本尚有出口顺差,由于日本的终身雇佣制,虽然收入增长不快,但是其收入尚能维持着供房,社会维持着正常的运作。日本当时的利率大约是2.5%左右,在这样的利率情况下,企业承担的利息负担不重,市民的供房压力尚能承受。

  此时,日本政府天真的希望将房价收入比压到5以内,以为这样就能让百姓过上幸福生活。于是在大约18个月左右的时间,其利率从2.5%提升到6%,同时推出房产税。

  于是勉强维持的企业因为利率的大幅度提升导致利息负担暴增,要知道企业运转中的流动资金多数来自于银行贷款,企业倒闭情况暴增!企业困难情况比比皆是的情况下,员工失业暴增,即使有工作的收入也大幅度下降。

  另一方面,由于利率暴增和房产税的关系,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抵押贷款的都开始承受极大压力,陷入正在供房的员工无法供房,企业被迫出售土地或房地产等资产,可是此时那些买不起土地或房地产的企业获个人更无法在这种情况下购买了,房地产市场就此陷入崩溃!

  恶性循环开始了,整个日本经济瞬间陷入崩溃,日本当时的领导人所设想的人民的幸福生活成为泡影,整个国家陷入灾难的深渊!

  我们追求的幸福是什么?

  中国整体经济基础并不差,太多人却将矛头对准房地产,认为目前的房地产存在泡沫,这样是很可怕的事情。

  中国如果真是如那些人提的那样主动刺破经济泡沫,目前有点紧绷的中国经济或许将会如日本那样陷入经济崩溃的前路。结果就是,已供房的供不起,没买房的买不起,而以房地产为基础的金融体系彻底崩溃,中国资产价格暴跌。

  单方面的压低房价,只是很吸引人眼球的噱头,房价再低也依旧有人买不起房子。1998年北京房价不到3000元的时候,谁喊过便宜呢?

  低房价不代表就一定幸福,我们一直追求的幸福,其实是一种踏实和富足,说到底就是资产的增值保值。我们的劳动成果能与舒适生活成正比,而不是被经济环境所吞没,“高房价”恐怕就是这样一个追求“增值”衍生出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