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屏乐居

乐居官微

高处跌落:姚振华的幸与不幸

见地 - 杨依依 罗川 2017年02月27日 07:19

  如果不是保监会的一纸罚单,很多“吃瓜群众”还不知道监管部门可以任免民营企业的管理层。24日,保监会撤销前海人寿姚振华董事长的职务,并禁止其从事保险行业十年。

  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莉莎向见地君介绍,民营企业的董事长一般是不可以被直接任免,但金融监管比较严格,可以在管理层准入资格上有更高门槛。“个人认为,他已经被禁入保险业,就不能直接担任其他相关的管理职务。”莉莎说。

  国信证券分析师方焱认为监管层接下来还会有一系列动作,比如改善前海人寿的股权结构,免得“一股做大”。上个月24日,保监会曾发文表态:“在股票投资方面严禁险企与关联方共同对上市公司发起收购要约,以防保险公司沦落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莉莎则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姚振华仍可以保留股东的位子,股东有权选择管理层,而不是反过来。”

  深圳一名业内人士认为,姚振华依然能在幕后操控前海人寿,对公司本身的业务影响不大。莉莎认为在保监会的监督下,前海人寿以后选管理层还是会有所忌惮。

  1、“激进”的姚振华

  在前海人寿处罚令下达之后,见地君就收到爆料称恒大人寿和华夏人寿的高管正在接受调查。半日之后,保监会就在25日晚发布了对恒大人寿的行政处罚,恒大人寿被限制股票投资1年,负责人刘浩、吕海龙被分别禁止从业5年和3年。

  相比前海人寿和姚振华遭遇的顶格处罚,恒大人寿的处罚稍轻。前海人寿有编制提供虚假资料和违规运用保险资金两项违法行为,时间长达3年;恒大人寿仅违规运用资金一项,时长为10个月。

  恒大人寿的主要违规行为是在股票市场“快刀获利”,短期炒作梅雁吉祥、栋梁新材等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姚振华本人的保险生涯被摁下暂停键,在此之前前海人寿的万能险已被叫停,新产品的上市也被禁止3个月,3个月禁售期过后,还极有可能面临行业的整体收紧。

  一名来自四大国有保险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士向见地君透露:“这只是一个开始,3月底起,会有一大批万能险、短期分红的高收益产品被继续下架。小型的保险公司可能还会引进一些央企保险公司的注资,或者还有一些大的国有金融企业的注资,去实行监管,像前段时间的生命人寿一样。”

  成立仅5年的前海人寿是整个宝能系的“输血机”,宝能的融资平台钜盛华通过控股前海人寿,将前海人寿的资产并入自身报表,为钜盛华信用背书。万科将在3月底进行董事会换届,“输血机”面临被集中整顿的现状,参与董事会选举恐怕更加有心无力。

  国信证券分析师方焱认为:“相比于去年混乱的股东大会,今年可能会好很多。这之中的利害关系,宝能肯定会掂量掂量。”监管层此举极有可能成为日后万科赢得股权之争的最强“东风”。

  回望宝万纷争之初,宝能的举牌被认为是安邦、富德争抢金地的翻版,且在前些年,险资的身影频繁出现在地产行业已然不稀奇,平安通过附属公司构筑“不动产帝国”,恒大甚至反过来自建“弹药库”输血地产。

  如此盛况来源于两份重要文件:2006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保险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和2010年保监会发布的《保险资金投资不动产暂行办法》。前者明确鼓励保险资金直接或间接投资资本市场,逐步提高投资比例;后者允许保险资金投资不动产。

  上述保险人士告诉见地君:“在国内很好的投资渠道也不是太多,回报率肯定要比银行高,又不允许太多的资金进入股市配资,那只能找一些实体行业去投资,不只是房地产。”

  2011年项俊波担任保监会主席后,启动新一轮保险业市场化改革,鼓励险资促进资本市场的长期发展,称“该放的坚决放”。这之后,国内金融业整体迎来大资管时代。

  证监会副主席李超曾表示,截至2016年6月底,各大类资管产品的规模为:银行理财26.3万亿元,信托计划15.3万亿元,公募基金8.4万亿元,基金专户16.5万亿元,券商资管计划14.8万亿元,私募基金5.6万亿元,保险资管2万亿元,简单相加后的规模总计逾88万亿元。相比之下,刚刚荣登“宇宙第一大房企”的恒大集团2016年销售3733亿元,只占整个保险资管规模的1/5。

  如此欣欣向荣的景象为何会突然转变?上述保险人士称:“这时候很多激进的小型保险公司就率先试水,像前海人寿动了万科和格力。”

  之所以称其为“激进”,主要是资金来源的问题。宝能系豪夺万科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前海人寿售卖万能险的保费和钜盛华的9个资管计划,其中7个资管计划优先级委托人按照1︰2杠杆比例出资,高杠杆融资手段带来金融链风险。

  万能险最初因为回报率高、时间灵活被各大保险公司推崇。但其层层循环、杠杆叠加,高成本、短期限等性质,很快让业内意识到危及金融安全的风险。最有意思的是,万能险还能向客户收取管理费,更类似券商的产品。

  见地君了解到,一些大的保险公司还有比万能险收益更高的短期分红产品,比如一年交100万保费,第三个月就返18万,年底又返18万,这些产品也正在被下架。万能险和短期分红产品都是保险公司用来和银行竞争的利器。

  然而万能险和资管计划都只是风险高,并非违法。真正给前海人寿定案的违规行为是办理“T+0结构性存款业务”,在保监会的处罚决定书中有一项是“2014年至2016年,前海人寿在某银行办理T+0结构性存款业务。”按照规定,保险资金只能办理银行的大额存单,而T+0结构性存款业务由于风险过大,险资被禁止参与。

  一般来说,银行资金比保险公司多,资金可用范围也更广。前海人寿选择违规的唯一原因就是急于获利,宝能系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较为稳健的方式是例如平安和安邦,利用自有资金投资上市公司,或者成立附属地产公司获取项目。据多名业内人士叙述,这两家的资金多来自自身沉淀,部分会往外拆借,拆借的比例在12%-16%之间。投资地产及实业,不足以危及他们的偿付能力。

  由此可见,险资进入不动产本身没有问题,出问题的是资金来源。但在众多以身试法的险资中,前海人寿成为受到顶格处罚的第一家。是什么让宝能系成为压垮激进险资的最后一根稻草?

  “姚振华的风格不像保险行业历来的姿态,这个不是国家愿意看到的。”上述保险人士向见地君说道,“前海人寿这次动了万科和格力,一是与国家对实体行业复苏的初衷相悖;二是影响保险行业的形象。保险行业在过去20年间给人们的形象本来就不好,前海人寿把手伸进标杆企业,搞得人心惶惶,很容易让外界觉得我们是不安全的。”

  这种不安全感带来的一个后果是民间资金的外流。去年内地人赴港购买保险形成风潮,直接逼迫银联紧急停掉相关服务,但仍止不住资金流向海外。据了解,已有近一万亿的民间资金涌向海外购买保险产品。

  “这才是保监会这次出手最重要的原因,中产阶级对国内保险业的质疑让管理层决心将保险回归本位,即作为社会稳定的基石,回归保险、养老等长期经营。它不是投机行业,投机应由基金和证券公司去做。国家现在有很多的保险牌照在批,现在正是及时制止姚振华的时候,顺便给整个行业起到警示作用。”这位保险人士说。

  前海人寿主要业务被停,偿付能力下降,客户产品到期后就会出现挤兑;9个资管计划会在数年内到期,宝能系卖掉万科股票是最有可能的套现办法。而我们所能想象宝能系最糟糕的结局是什么呢?一旦所有的套现方法都无法解决偿付危机,宝能控股权可能被撤,甚至像生命人寿一样被央企接管。

  2、宝能帝国的崛起

  姚振华凭借敏锐嗅觉,抢占保险业改革最前沿,不幸的是,其高调的作风使前海人寿的违规行为很快被暴露。但姚振华并不是无畏之辈,之所以有今天过于高调的姿态,一方面是有两次极其幸运的机会帮助其扩张版图;另一方面,身为深圳潮汕系商人的翘楚,姚振华深谙官商之道,背后有很多细节可寻。

  姚振华最初通过“菜篮子”积累了第一桶金,后通过收购深业物流和开发中港城又积累了相当大的资本。但宝能帝国第一次资本的扩张其实是源于深圳房价2009-2010年的一次暴涨,为之贡献的项目叫宝能太古城。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深圳房价2008年跌入谷底,2009年初也一直在低位徘徊,同时国家在此期间开始了众所周知的4万亿的大投放。

  宝能太古城总建面约43万平方米,位于南山后海湾核心位置,是深圳大型滨海豪宅区。现如今片区房价已超过10万元/平方米。宝能太古城2009年9月南区公寓首次开盘均价26000元/平方米,随后进入2010年住宅售价快速攀升到38000元/平方米,到2012年最后一栋楼王的售价已高达60000元/平方米。

  考虑到宝能太古城的对标项目卓越维港在2009年初销售均价仅24000元/平方米,而一年后太古城的实际销售均价已达40000元/平方米,据代理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太古城的销售回款金额远远超过一年前姚振华的预期。40万方太古城,按照房价每平米暴涨14000元来说,销售回款比预期增加了近50亿。而此项目地价,据称与周边早期拿地地价类似仅2000-3000元/平方米,可见利润之丰厚。

  同年底,经过100多轮的激烈举牌,拍下了深圳桔钓沙酒店用地,地价从底价6405万元拍到了6.22亿元,溢价幅度近9倍,创造罕见的全国纪录。由于地块属非住宅地块,且要求建设涉外旅游酒店项目,在社会上并未引起重大关注。如此高的溢价拿到一个投资回报低,投资周期长的酒店地块,可见宝能资金之充裕。宝能计划在此打造的五星级白金度假酒店,预计已投入了10亿元,但到2016年底6年时间项目还在开发建设中,酒店仍未开业。

  随后宝能开始了高速扩张版图,进行了全国化的布局,并在2011年的9月创建了前海人寿保险平台。

  2015-2016年深圳房价再一次暴涨,正是在此时,宝能出手万科。

  按照其2015年底披露数据,宝能在深圳核心城区2大豪宅项目宝能公馆可售面积18万平方米,货值170亿元,均价约9万元/平方米;宝能城可售面积50万平方米,货值预计350亿元,均价约6.5万/平方米。两个项目粗略估计剩余可售面积约在43万平方米左右,对应货值约在400亿元以上。相信在这次房价暴涨近一倍前,姚振华没有想到,回款比预期的多了200亿元的现金流。

  另外,宝能曾被一家名为深圳市和信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举报,称其宝能城地块拿地价格仅为3.5亿元,楼面地价不超过1000元/平方米。这些项目如此低土地价格,即使深圳房价不暴涨,宝能已可获得巨大的利润。

  在深圳,姚振华与寸土寸金的香蜜湖片区渊源很深。著名豪宅中海香蜜湖1号地块,是2004年姚振华委托深圳土地房产交易中心拍卖的。当时这块地在深圳媒体和世联行的推动下被命名为“九万三地块”(占地面积为93000平方米),地价当时打破了深圳土地成交单价记录,接手的中海信和两家大品牌房企后来把它打造成为中国豪宅标杆。从某种程度上讲,姚振华之所以能够以香蜜湖度假村有限公司名义,与深圳土地房产交易中心的这一深度合作的个案,这番“实力”非同一般。

  借力深圳楼市带来的巨额利润及不一般的“实力”,终于让宝能系有底气与万科在资本市场一争高下。去年10月,宝能姚振华还成为2016胡润百富榜的“大黑马”,财富翻了9倍到1150亿元,比去年上升200多名到第四,许家印排名第十。

  前海人寿不仅为宝能地产输血,还多次亲自出马在一级市场拿地。

  2014年位于深圳宝安中心区的养老地块,经现场多轮竞价,最终由前海人寿以人民币4亿元竞得。2016年8月武汉杨春湖板块编号P(2016)073号的商服地块被前海人寿以底价摘得,这是作为险资的前海人寿首度在武汉拿地。

  2016年10月前海人寿以12.47亿元的价格拍下了上海青浦区一幅商办地块,溢价率264%。而在此前一个月,前海人寿以总价16.68亿,拍下了上海青浦徐泾镇四幅相连的商办土地,最高溢价率284%。5月还竞得了上海虹口一幅商办用地,楼板价超过4.1万元/平方米。在半年的时间里,前海人寿共斥资36.65亿元,在上海斩获了六幅土地。

  套路与生命人寿极其相似,既举牌上市房企,也亲自参与地产投资。

  2015年宝能系第二次举牌万科的前一天,见地君与宝能某位高管有过一场对话,其称宝能地产的掌门人姚建辉(姚振华胞弟)是一个低调、踏实的企业家:“我们老板(姚建辉)是潮州人,务实经营。生活作风也好,吃喝嫖赌一个不沾,唯一的爱好就是车。作为潮州人,相信轮回相信上天在看的,他包包里是有一个小本本的,每天都要看很多事情,有很多忌讳是不能碰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乐居新闻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乐居新闻网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乐居版图会员注册

Copyright ? 1996-2016 Beijing Yisheng Leju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居购房网、家居就产品用户服务、产品咨询购买、技术支持客服服务热线:1010-1818

微信分享

请前往 weixin.qq.com下载微信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