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南京项目出售给融创大半年后,沉寂许久的莱蒙国际,在旧日项目的对面儿,硬生生啃下城北沈阳村的商业地。

  一度声称要告别中国地产行业的莱蒙国际,低调却笃定地出现在南京农历年后的首场土地拍卖会上。

  2月14日的南京农历新年后的首场土地拍卖会上,莱蒙国际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以2.9亿元的价格,拿下城北G103沈阳村商业地块,成为当天唯一一家以底价拿下地块的开发企业。

  信息显示,G103地块位于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南大门东南侧,与南京火车站北广场及红山汽车客运站仅一路之隔。出让面积地上23283.37平方米,地下10046.41平方米,未来将建成红山动物园的配套商业。

  在此之前,莱蒙国际已经许久没在公开土地市场上露面。它上一次引发市场整体关注,还是在去年5月。当时莱蒙国际宣布将旗下7个项目出售给融创,并最终在当年9月将其中的上海浦兴项目、上海浦建雅居、南京莱蒙都会、深圳莱蒙·创智谷、惠州莱蒙水榭湾、杭州水榭山等6个项目以42.25亿元对价售出,完成交割。

  有意思的是,此次拿下的G103地块所处的区位,正对着“前任”城北项目莱蒙都会。据悉,在出售给融创之前,莱蒙都会的火车站主题商业已经,铁路车厢售楼处也已经建好,然而就在仿佛一切准备就绪眼看即将入市的当口,项目却突然被转手。

  实际上,莱蒙对于城北地块心属已久。据消息人士透露,莱蒙国际掌门人黄俊康对南京火车站周边所在的玄武区地块颇为看重,曾亲自从香港飞赴南京看地,并特别强调要尽可能在玄武区多拿地。早在去年9月份的南京金洽会上,莱蒙国际就拟投资6亿元,在铁北新城沈阳村地块打造以儿童、家庭为主题,开发建设集购物、美食、娱乐、体验、艺术欣赏为一体的DreamPark综合体。

  莱蒙房地产苏州公司营销总监赵建华透露,莱蒙对G103下了颇多功夫,并透露商业规划已经“做了一段时间”,包括计划将地下车库和动物园相连等细节部分都已做好,预计可出售的商业部分在今年第四季度就能上市。

  此次拿下沈阳村地块,莱蒙地方公司也算是尽力完成老板任务。然而在去年市场最火热的时候却以并不太高的价格卖掉了“心头好”,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杀个“回马枪”再次争夺玄武区地块,实在令人费解。

  这并不是莱蒙第一次做这样反复的买卖。就在去年出售其在上海浦东的浦建雅居前一周,莱蒙才宣布以总价8.85亿元从立天唐人手中,收购同样位于浦东的一宗商业地块的85%股权,也是一手卖,一手买。

  这难免让人猜测,彼时咬牙卖掉手中几个重点项目的莱蒙国际,是不是在资金或者其他问题上遇到了大麻烦,才不得不“断尾求生”。

  见地君在去年的报道曾指出,发家于深圳的莱蒙没能在2012年最好的时期“重仓深圳”反而转向一些二、三线城市,导致市场踏空。同时,莱蒙从2014年开始进入绿色建筑、互联网家具等“地产+X”业务,也使得传统主业收到拖累。

  而它呈现出得财务状况,也同样糟糕。2011年3月第二次赴港启动莱蒙IPO上市时,就背负着10亿负债,彼时招股书中显示,其负债率高达98%,2011年通过上市大额融资,负债率一度降至34.1%,但随后又在2015年末,回到72.5%的高位。

 根据莱蒙国际今年1月发布的年报简报显示,去年全年合同销售加上认购未签约销售额总共45.74亿(港元),按年同比下降约46.3%。在去年整个行业都呈现跨越式发展的时期,莱蒙的成绩显得并不尽如人意。

  倒是在融资和项目出售方面,莱蒙更加积极。简报显示,去年通过股权转让和项目出售,获益54.43亿元。另外,去年9月9日莱蒙国际获证监会批复,核准发行最多40亿元的公司债券。当月12日,莱蒙就发行了总规模8亿元的人民币的公司债,票面利率5.8%。

  “去年上海、南京项目作为不良资产被打包处理,是出于集团的战略考虑。”尽管年报尚未正式公布,但赵建华透露,目前莱蒙已经将负债率降至40%左右。

  财务状况得到缓解的莱蒙,似乎正在寻求着“东山再起”。

  实际上,去年在内地市场并未有太多斩获的莱蒙,7月间曾以7700万元港币的代价,拿下香港元朗2400多平方米的宅地,可建面积在8500多平方米。而在处理好资产问题并避开了内地抢地高峰期后,莱蒙在鸡年伊始,便表现出积极入市的态度。

  赵建华透露,今年上海和南京将是莱蒙战略布局的重点,并表示在14日的南京土拍会上,除了沈阳村的商业地块,还报名了华飞路和一块浦口地块的竞拍,并已经进入等待摇号的环节,未来也将择机再进入上海市场。

  而南京的这场鸡年土地首拍,也有颇多亮点。当天出让的7幅地块,除莱蒙拿下的商业地块外,其余6幅地块均含有宅地配比,其中5幅因达到最高限价而需要通过摇号确定最终买家,南京国土局在情人节当天收到268.2亿元进账,堪称开年“大红包”。中华门地块更是以395轮的竞拍次数,冲上98亿元的限价红线,总价仅次于2010年中冶的“下关百亿地王”。

  去年孙宏斌曾说,企业如果有地没现金流,至少还能把地卖给融创;要是有钱没地或是地买错了买贵了,就是账上有钱也救不了。将旗下6个优质二、三线项目卖给融创的莱蒙,似乎就像是孙宏斌说得第一种类型,在土地高热期“断尾求生”后,寻求新的时机。

  然而在地价已经飞涨至此,资金面也正在逐步收紧,同时市场走向尚不明朗的现状,似乎也没能拦住开发企业对地块的争夺。对拿地企业自有资金要求如此严苛的当下,如何将手中的钱最有效率地花出去,可能是莱蒙和众多房企们目前现在最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