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讲讲万科的故事,还有未来。

 一、“各位大佬,我要发言”

  以多年来少见的亲切和谦和,以一年来少见的放松和自信,站在台上的王石,对台下来宾称呼“各位大佬”。

  1月7日,在中城联盟“与未来谈谈”的论坛现场,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第一个发言。他以调侃开场。

  “一般按经历和年龄,我应该被安排在后面发言。因为先发言都是做暖场的。其实我对顺序倒无所谓,关键是不容易找到感觉。如果前面有冯仑或胡葆森他们发过言,我就好去找一个来调侃。”

  王石承认自己被“憋”坏了。他说,“在过去的一年,特别是半年多来的敏感时期,我公开露面很少,即使露面也是念稿子。今天我手里也有个准备好的稿子,但你们说,我是按稿子念呢,还是即兴而谈呢?”

  当然,台下哄然嚷着让王石“即兴而谈”。

  王石提到,会前两天,他参加了万科2017年第一季度例会。例会的主题是“大道当然,合伙人奋斗”。会开过大半,王石找到感觉了。一位名校教授讲过公司治理的内容之后,本来没有被安排发言的王石举手要求说话。“这是多年来,我第一次在没有被安排发言的情况下,主动要求谈下感受。”

 二、“给点掌声吧”

  为什么到了2017年,万科创立32年后,要重提“大道当然”?万科首次提出这个概念是在2008年。

  王石回忆:那年的口号是“大道当然,精细致远”,重点是“精细致远”,简单来说,就是工匠精神。因为我们知道,房地产行业不可能一直粗放下去。万科要发展,如果技术方面不能升级,那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大道当然,底线在手,我们是要寻找未来。

  怎样在技术层面寻找未来。当时不要说和日本比,在国内与中海比,也是差一大截,无论是施工周期、产品质量还是成本控制,这些差距最后都会反映在净资产回报率上。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在技术方面学习中海,超越中海。

  这些年过去了,回首再看,万科解决了什么问题呢?

  举例来说,30层高的楼,以前要35—38个月完成,现在只需30个月,最短的只需要24个月就能完成。主要是因为住宅产业化的进展,综合起来就是从湿式施工方法到干式施工方法,从传统施工方法到交叉施工作业。

  现在,万科在施工周期、产品质量和成本控制,都是行业最佳。说到这里,王石又与来宾互动:给点掌声吧!你如果不鼓掌,就是自认为你比万科的好。

 三、“走大道,傍大款,合伙人”

  万科从2009年开始打造国际化平台,10年、11年和12年,我们在香港、新加坡建造了两个融资平台之后,12年开始又在美国和伦敦投资,都很顺利。我们会在2018年开始,配合“一带一路”到发展中国家去投资。这轮投资,我们不再以发展商而是以总承包商的身份进行。

  可以用三句话概括万科的投资策略。

  1、走大道,我们坚持多年的万科文化,不会改变,不会因为狼群的攻击而改变;这一点不会因为被投资国家发达与否而有差别,也就是说,即使在发展中国家,也要走大道。这是底线。

  2、傍大款。谁是大款?就是大型国有企业。很简单,一带一路,谁在开拓?谁是先锋?修铁路、修公路、建码头、建开发区,国策之下,国有企业一马当先。不和他们在一起,我们和谁在一起呢?

  3、合伙人奋斗。怎样出去?当然是与合作伙伴们一起走。但,这绝不是为了取暖、壮胆、走夜路吹口哨,而的的确确在一个大平台上,发挥各自的优势。不论大小,不论多少。这是时代使然。

  说到伙伴,王石将手指向了坐在台下的左晖。“我们两家的合资公司万链,做二手房的装修。在中国装修业,只说B2C,最大的公司每月能有500单就到顶了。这是个行业魔咒。现在万链成立不到一年,月装修量达到800单,再一路升到2000单。成为行业NO.1。”

  说到这里,王石又一次要求掌声。并调侃说:我经常说万科内部缺少欣赏文化,看来中城联盟也被传染了。

  四、“不能跟我一样扮演圣人”

  现在重点讲下合伙人。过去我们总说合作伙伴,这是万科从2008年重点推进的。为什么这样做?

  1、2008年之前,万科是资本扩张型的。每20个月扩一次股,主要为做大规模。做大目的,是要将万科的股权再分散,最终达到大股东只占2%,像汇丰银行一样。但很可惜,2008年宏观调控,资本市场不给扩股了,万科的资本扩张计划也就暂停了。

  2、但业务扩张不能停,就只能走合作的道路,找合作伙伴。后来万科95%的项目都是合作的。虽然不能扩股了,但万科并没有因此而资金紧张,相反,万科流动资金存量从200亿增加到700亿,一直到1000亿。其中贷款才300亿—400亿。而且,这种贷款也是为了维系与银行的关系,就万科的现金流情况,本来不需要贷款。

  由此可见,万科与伙伴们的合作是非常成功的。但这是法人与法人之间,而不涉及到个体之间。

  说到这里,王石回忆起当初万科股改时的选择。国家股60%,企业留40%。这40%怎么分?作为唯一的创始人,我说我不要,谁还敢要?也就不存在分配问题。到今天我意识到了万科的问题。但是,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的选择仍然不变。

  “但我不能要求万科一批一批的高管,跟我一样扮演圣人,何况我也不是什么圣人。”你不能要求大家都像你一样。终究要考虑高管到一定程度,要突破天花板的问题。

  所以,有些高层决定离开,自己创业,成为所有者。现在,我们就要用这个合伙人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除了薪资之外,大家一定还有对于收益的分享权。这就是万科提出并尝试的合伙人制度。这是未来万科的出路所在,是大道当然。它使我豁然开朗!

  五、题外话

  虽然王石第一个发言,虽然王石是焦点所在,但在整整一天的会议中,关于万科未来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却不是来自王石,而是他多年的朋友胡葆森。

  胡在发言中谈到“商道就是赢取人心和信任,”这时他举了万科的例子,并说,“当然不能说万科现在就胜利了,但已经看见胜利的曙光了。”胡表示赞同王石所说的“大道当然“,并说:”在大道面前,要自信,要相信邪不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