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是一个黑天鹅年。

  英国莫名其妙的退欧了,川普莫名其妙的当选了。

  世界到了2016年,正常人类都表示完全看不懂了。

  本来我以为川普是不会当选的——再怎么样他也是毫无政治经验,虽然我也很不看好希拉里——精英们的虚伪已经令美国人民抛弃了他们了,但是我想美国人类没得选择。(其实,我最喜欢的是施瓦辛格了)。

  但是我错了,我看到很多人也和我一样。

  川普的真实与大嘴巴,击败了精英们的无能与虚伪,赢得了美国人民。

  还记不记得卡梅伦的那个段子?“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啊哈哈,大不列颠变成了小不列颠。

  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总统,以后,你们搞房地产的,可以夸耀了:川普是美国总统里最会做房地产的,这很励志,搞房地产的在中国天天被骂得猪头一样,结果竟然能当总统玩。这是多带劲的一碗鸡汤啊。

  恒大突然又火了一把,MVP许教授现在一定在想:当初合影的为什么不是我。

  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要关注美国大选?

  我们关心的不止是大选,我们关心是自己的钱袋子。

  在很多人眼里,它的影响,可能是一场无声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川普上台,天知道全世界会发生什么?就如施永青今天所言:满世界的人都是在希拉里们的政策思路下做的资产配置,川普上台,大家都得按照新的形势重整资产配置,但是,他们还都没做好川普上台的准备。

  全球经济如此一体化的今天,川普或者希拉里谁当选,都会影响中国经济,也会影响中国的房地产。不同的是,谁的影响更大一些,以及,谁的影响是负面的。

  显然,全球股市对川普都选择了用脚投票,尽管它们也未必那么欢迎希拉里。黄金股齐齐涨停,显示了避险情绪的上升。

  这个时候判断川普将来会怎么干实在是太早了,没人能说川普的大嘴巴一定就是他将来会采用的政策。但是维持强势美元的大方向是不会改变的,美元会否比预想中更快的加息,也会加重人们的担忧。

  整体上,你有没有感觉到,全球的风向都在转向保护和封闭?英国这样,美国这样,(中国)香港也这样。自由市场的精神,毫无疑问的在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

  这些转向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英国退欧的时候,几乎很少人能够预料到他们是玩儿真的。希拉里川普竞选之前,选情调查依然是希拉里占优。身在深圳的我们,也从来没想到,身为全球自由市场堡垒的香港会有限奶令,会有占中,会有港独。

  这些事情说明了什么?

  吃瓜群众和知识精英群体之间的撕裂越来越明显了,而且吃瓜的群众战胜了知识精英。吃瓜的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类,不再相信精英群体可以继续带领他们获得幸福,改变命运。也许美国人也不相信选了川普就能够走向幸福,也许英国人也不相信退了欧就能够变得强。但是,他们会告诉自己:做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也许换一批人搞不一定能够带领他们走向新生,但选择继续原来的状态,他们看不到自己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在没有想好如何建立一个新房子之前,他们宁愿选择先打破一个旧房子,另起炉灶,再造社会秩序。

  这样的思潮,在中国,是不是也同样存在?

  这种情况下,怎么保卫自己的财富?说直白一点,川普上台之后,我更关心中国未来的汇率和房价会怎么走。

  看川普的政策,整体上对中国的确不友好的多过友好的,保护主义色彩更强。至少,问题变得更复杂了,希拉里的政策取向我们大致是清楚的,但是川普显然会不一样。

  川普更在意维护强势美元的地位,川普上台,美元加息的步骤大概率会加快,而且川普之前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意味着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更大。

  如果美元持续强势,会导致中国更多的资本外流,我们会不会出现流动性紧缩?如果流动性紧缩,第一时间影响的是房价。

  这是黑天鹅。这会改变很多人对房价的看法。它有多大的影响,现在判断为时尚早,但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是负面的。而且,基于我们都没有为这只黑天鹅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负面冲击会比预想的大一些。

  目前能判断的是,川普的这些竞选口号未必能够落到实处,也许很多并不现实。

  只是在这种全球风向转向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冒险,做好最坏的打算。假如最坏的情况出现,我们的房价会怎么走?我们要怎么捍卫自己的财富?

  下面能预期的:一是,购买国内房地产的欲望会继续减弱,避险情绪会上升。二是购买美元资产的趋势会进一步加剧。总之,短期内的震荡,不可避免。

  如果说有幸运,那么是,这些坏的预期,在过去的半年里,事实上都已经部分的被释放掉了。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在今年也已经展开了美元资产的布局,有些朋友也开始做起了美元资产的生意。像深圳房地产的价格,也开始止步了。

  以及,长期看,也许没有那么悲观,只是手里有钱的家伙们,现在都会尽量的往坏处想。对经济的长期影响,现在还看不清楚。

  除了川普大战希拉里,今天还有一个精彩的对战:林毅夫大战张维迎。虽然之前已经战斗过几回了,但这个事情的确很重大,也扯出了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加入战团,包括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诺奖获得者詹姆斯莫里斯等等。

  林毅夫的观点总结起来是:我没看到不用产业政策能成功的国家,尚未见不用产业政策而成功追赶发到国家的发展中国家,也尚未见不使用产业政策而能继续保持领先的发达国家。不能因为产业政策大部分失败了,我们就不要产业政策了,不要产业政策是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倒掉。我们要做的是提高产业政策的成功率,找到准则帮助政府减少失败的概率。一个国家要发展成功,既要有市场也要有政府,一个是有效的市场,一个是有为的政府。大部分产业政策失败不是因为政策有问题,而是执行力不行,心太急,好心干坏事,这是计划经济失败的原因。市场会失灵,政府也会失灵,不能因为政府失灵就不要政府。

  张维迎的观点总结起来是:反对产业政策不是无政府主义。林毅夫信服新古典经济学,我信服米塞斯,特别不理解林毅夫的理论建立在新古典经济学基础上,又说不能照搬西方经济学。日本80年代的产业政策一塌糊涂,日本早期产业政策没有产生灾难性的后果,是因为有效抵制了政府的干预。产业政策为何会失败,因为创新的不可预计性,要实现创新,就必须经济自由。中国的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现今经济结构失调,产能过剩,是政府的产业政策主导的结果。没有产业政策的自由市场下,技术进步最快。林毅夫希望的正确的产业政策,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有。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成功,不是林毅夫说的“比较优势战略”的结果,而是市场化的结果。

  王石也在辩论现场。

  如果要投票,你觉得谁会胜利?我觉得是林毅夫,但我支持张。

 (原标题为:川普上台,全世界都落满了黑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