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曾靠发小广告进入北京前五的公司,一家当下要搞地产+科技+金融的公司,一家喜欢石榴并以之自许的公司。

  我相信桑春华偶而出现的敘述停顿和声音微颤,不是由于寒冷,尽管霜降后一周的北京,室外气温已低到零下2度,而他只穿了一身西装;也不是由于紧张,尽管桑声称他九年来从没有一次见过这么多媒体,但从他谦和的声调中可以听出压不住的自信;而是由于激动,这是他创业以来的第二次更名,在更名的同时,他决意将业务从地产扩张至科技和金融领域。

  从做广告代理时的华美,到做开发商时的K2,再到此次更名“石榴”,桑自认为不是玩文字游戏,而是因为我们“一直在路上”,这是“一个创业者在冷天的思考”。

  触发桑春华思考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在南京拿地。桑春华参加10块地的摇号,缴纳了70亿的保证金,一个也没有摇中。当时还感叹运气太差,但如果真摇中了,不只面粉贵过面包,三年后还必须现房销售。当然,更残酷的还在后面:9月23日摇号,9月25日南京全面限购限贷。

  “你说这地,是拿到好,还是没有拿到好?这是我们大小地产企业都得面对的当下。” 

  第二件事,是中国经济核心指标的触动。“2016第一季度GDP增速6.7%,第二季度增速6.7%,第三季度增速还是6.7%!”

  桑春华不愿对这些官方数字更多置评,他只是更急迫地思考自己的未来。他明白,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从中国发展的惯性来看,接下来的政策应该是越来越有利于巨无霸的央企。“在这个冷天,留给民营企业那条小小的缝隙在哪里呢?像我们这种年销售规模不到200亿规模的非上市民营企业该怎么办?”

  "今天的更名,本质上不是一个名称的改变,而是我们这样一家非主流地产公司在这个冷天,对过去、对未来的一些总结与思考。"

  

  谈到过去,桑春华开始引用网络上的负面报道进行自嘲。

  “这是一家靠发小广告起家的公司!这是一家靠贩卖情怀的公司!这是一家资金链紧张的公司!可能,马上还要加一条:这是一家只会改名字的公司!”

  “这些认识和认知,我们照单全收。”在桑春华看来,没有特点的公司,也走不到今天。

  前天的华美,昨天的K2,今天的石榴,有什么特点?

  首先,这确是一家发过小广告的地产公司。

  桑春华承认在成为开发商的初期曾大发小广告,但否认华美是发小广告鼻祖的说法。“这个地位和尊称,要归于新东方的俞敏洪老师,我们不敢掠美。”桑调侃道。但相比于俞老师半夜拎着浆糊桶,在中关村满街找电线杆贴广告,华美的做法高级了许多。

  “我们找到了不让人讨厌的发小广告的方法。”桑春华回忆起在北二环积水潭做的“北京五月”项目,那是2003年。华美在发小广告上做了很多创新,如发放纸巾、钥匙链、碟片等对大家有用的小礼品,有些几乎是被抢走的。

  非典过后,小广告换来了大业绩:六个月时间,北京五月项目销售了2000套房子!

  对以往的小广告,现在叫做“渠道精准营销”,桑春华感怀极深:“对于做营销的人来说,最低的成本、最快的速度、最精准的客群是三大圣律。当年我们靠发小广告都实现了。”

  其次,这也确是一家贩卖情怀的公司。“贩卖情怀有什么不好?我们还传销梦想呢。”桑春华说。作为标准的“北漂”和创一代,桑始终激情未泯。他觉得这样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自己,发现自己,都和打了鸡血一样充满斗志。

  刚创业时,桑春华和伙伴写了一篇长短如《葛底斯堡演说》的《华美宣言》。当晚,桑春华把这篇宣言全文打在PPT上,“这是我们的创业誓言,里面的字十几年了都没改。现在静心让我读,依然可以泪流满面。”

  情怀、梦想和价值观造就了团队的力量,桑春华认为,这是驱动公司成长的内因,“从华美共走出去2万多人,很多人现在‘混’的都有模有样。”桑春华不无自得。

  两周前,桑春华又同公司全体员工刚刚在山西中条山完成了登山拉练。“我们每年都会停掉所有业务,利用三天工作时间,组织登山拉练。”在公司内部,员工之间下午五点见面也会互相问候“早”,因为早上是一天中状态最好的时候。

 第三,这也确是一家资金链紧张的公司。对此,桑春华亦不讳言。

  “地产行业资金链谁不紧张?不紧张不加杠杆怎么发展,关键是现金流要好。”桑告诉大家,公司最近公告的负债率是78%,和上市地产公司96%的平均净负债率比起来,还差十几个点。“追求发展,谁不竭尽全力呢?”

 三

  变身“石榴”之前,是华美的六年和K2的九年。

一个低调了九年的开发商,昨晚一鸣惊人

  在那段胼手胝足的日子里,桑春华和他的伙伴老崔,始终被员工称为“桑sir”和“崔sir”,而不是“桑总”和“崔总”。“那时特别喜欢看港产警侦片,很欣赏香港警队的拼搏和高效率作风。”

  靠着这股冲劲,华美6年为K2完成了原始积累。在桑春华看来,冲劲之外,他们还善于发掘项目价值认知的差异,并找到实现它们的手段。“剩下的就是传销梦想,打鸡血。让更多的年轻人重新认识了自己,发现自己的无限可能。6年时间,我们在大北京销售了一百多个项目。”

  做销售的华美为什么变成开发商K2?

  彼时,华美得到的一个重大认可竟然来自国际投行。2007年,高盛和IDG极力劝说桑春华包装华美去纽交所上市。“但我们拒绝了,因为看到了我们的假设系统发生了变化。即,这不是一个靠专业分工运行的市场。市场之外的力量太大了,价值链需要上移。”

  于是,桑和伙伴老崔商量,不能再给别人干了,要进军产业链上游,华美变成开发商K2。

  桑和老崔把变身之后的首发之地定在了通州。“通州是我们创业历程上的一个圣地,是K2的发轫之地。”

  第一个项目是K2海棠湾,之后是清水湾、百合湾、玉兰湾、郎峰、运河一号等,这些项目都在通州。5年之后,K2进入北京市场前五。

  从那时起,K2的名字跳出了通州和北京,与上海、珠海、苏州、郑州等城市联在了一起,与龙湖、旭辉、金地、华润等名企联在了一起。以京沪为龙头的“2+x”战略之下,全国项目已超过30个。

  除了拼团队,打鸡血,K2还做对了什么?

  首先,产品对标绿城和龙湖,给客户创造了价值;其次、对大势前瞻性的判断。2009年上半年,金融风暴残局未了,风雨如晦,K2却加杠杆一口气在北京拿了六块地,“那一次,屌丝走在了大佬的前面”。桑春华其实不乏幽默感。

  你会发现,越到后来,当营销手段和产品打造成为常规动作的时候,前瞻性的眼光和战略,就会变成企业进一步成长的核心支点。

  比如,K2选择通州,是成功的空间周期战略,在2009年拿地,是成功的时间周期战略。

  那么,K2变成石榴集团之后,桑春华的时空之选又是什么呢?

一个低调了九年的开发商,昨晚一鸣惊人

  

  成功会带来喜悦,也会带来更多的困惑。特别是对于执掌着“非主流房企”的桑春华而言。

  “这是个大佬横行的时代,我们这种体量的企业如何存活?继续死磕吗?还是弯道超车?互联网公司说7天不创新就得死,那么地产公司呢?过去10年的模式还有效吗?在这个短波段、小周期开发的时代,资产越重还有效率吗?”

  桑深知,他的对手不再是同行,而是经济长期下行和资产泡沫。“我们都知道会有大泡沫,但不知道泡沫什么时候破灭。五到十年内,中国经济会经历一个非常艰难但非常重要的产业转型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做穿越牛熊的事。”

  “创业和股权投资是唯一能够跑赢这个时代的两个通道”,桑春华对吴晓波的这个新论断深以为然。

  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创在哪里?投在何处?

一个低调了九年的开发商,昨晚一鸣惊人

  桑春华认为(应该都是与神秘的老崔商量过的,以下不赘),“地产+科技+金融”就是那个答案。因为“科技可以改变未来,我们在做布局未来的事情;金融呢?金融约等于资本家。”

  看起来像是尺度巨大的跨界!但桑春华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地产企业天然具备金融的基因,转型金融是顺理成章的。“杠杆和套利是金融永远的本质,但同时信用又是金融最强劲的支撑。这或许是地产公司最适合的探索方向之一。”

  由华美和K2的经历可知,这个转型阶段重要的是能力和战略眼光,而不是金融业务本身的规模。

  这个转型,不是拍脑袋,也不是无根基的云端漫步。

  在桑春华看来,“地产+科技+金融”是一个逻辑性清晰的完整闭环。“地产为科技和金融提供社区和平台,而科技和金融的发展兴盛,同我们之前做的开发一样,目的都是为了改变城市的肌理,‘焕新一座城’。”

  在PPT上展示丰台石榴中心开发前后效果对比图时,桑春华这样说。

  

  晚上六点,北京南四环榴乡桥北的丰台石榴中心斯坦福广场。“石榴红了”的大字和如火团一样的石榴花丛LOGO,点染着这个近12万平米的综合体。这是石榴集团的第一个城市综合体项目,像这样的项目在北京和上海共有三个。

  “石榴红了”之夜的主题是更名。

  在桑春华看来,名字早已超越符号意义,更应该是一种态度。桑和团队的态度是:

  我们不是一家地产公司,我们是一家公司。不仅如此,在时代快速迭变,过去不代表未来。我们还要给自己一个“一直在路上”的创业者定义,用个新名字是最好的方法,它会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我们创业者的使命。

  “什么叫创业?谁说创业一定是从0到10000,不能从10000到100000000呢?”

  名不正则言不顺,新名字“石榴”寓意为何呢?

  这并非简单的对APPLE的效颦。按中国传统,橘子代表富贵,桃子代表健康长寿,而石榴则代表多子多孙,亦多福。

  而桑春华和他的团队,对这个古老寓意的新解是“聚合是力量,分散是生机”,他们认为,这是中国创业者的典型描述。

一个低调了九年的开发商,昨晚一鸣惊人

  而中国创业者的勃勃生机,聚合起来影响、甚至决定着中国经济的未来。

  更名“石榴集团”,桑春华的正解是:第一、表达我们永远是创业者,并与更多创业者同行;第二、表达企业未来的使命和方向,要做地产界的苹果和Facebook,做经济焕新、生活方式焕新、城市焕新的领跑者。

  盛名美名之下,石榴的版图在加速铺衍。

  在国内,依托竹海科技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50万平米的国际化园区资源,形成一个优势互补的加速器集群。

  其中,11.5万平米的北京石榴科技创新中心,以智能制造,大数据/智能硬件/3D打印行业为主。12.8万平米的北京CDD科技创新中心,以智能家居、工业设计、文化创意产业孵化为主。25万平米的上海长宁科技文化创新中心:集创意、艺术、文化于一体的文创产业聚集地。

  国际上,先后在硅谷、波士顿、达拉斯、特拉维夫、慕尼黑、新加坡建立海外创新中心,实现国际创新资源的互动与合作。

  在高科技领域的投资,石榴集团已跨入互联网、智能硬件、3D打印、动力电池、先进制造、医疗健康、南极磷虾捕捞、海洋工程等领域。

  收尾之时,桑春华的宣讲转入更为感性的波段。

  “从华美,到K2,再到今天的石榴,它不是一个名字,一个符号,而是一个敏感、敏锐、热血、有韧性的人。他很普通,普通得就是地铁上你身边看手机的那个人,普通得就是面馆里你身边吃面的那个人。

  他不是大腕,没有高贵的出身,他带着全部的情怀,脚踏实地得一点点拼搏创新。尤其在今天这个冷天,也许他就是你,你就是他。”

  讲演完毕,桑春华从现场飞行器上拿下了一个系着红绸带的石榴,并与众高层分而品尝。

  创始至伟,再造亦雄。在桑春华与团队的心中,华美、K2已成历史,火红多子的石榴才是未来。此时,斯坦福广场上华烛洞明,人声相悦,这是怎样的一个前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