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市虎

 一

  房价和骂房价是蹲守在国人躁动心态大门的两座狮子。

  最近一些二线城市的房价出现补涨(为啥说补涨,另文再述)引起一片口诛笔伐。或许因为总说房价高自己买不起(其实大部分人都买得起大部分房子,另文再述),显得格局太小,于是,一个更“高大上”的罪名被拎到台前:高房价导致实体经济不振。

  如果从需求端来说,这个结论就是大家都不买别的东西,只买房子!而这种消费行为直接导致了实体经济不振、实业家不赚钱。

  这是事实吗?

  我要问你:生产路虎奔驰的是不是实体经济?你说那是富人奢靡的生活。不算!那做马桶盖的是不是实体经济?你说,那是小资生活情调,每次拉完屎还要马上洗屁股,不是我天朝人民的习惯,属于装逼!又算你对,那生产奶粉的是不是实体经济?再不奢靡,再不小资,你能给自己的孩子喝西北风吗?

  我再问你:人们不消费实体经济,那这几年顺丰怎样变成成长最快的行业独角兽?快递小哥空手到你家去嘘寒问暧?还不吓死你!

  事实上,我天朝各级各届群众,不仅对实体经济有需求,而且需求之旺,之疯狂,并不亚于房地产。

  为了买到心仪好用的马桶盖和电饭煲,不顾愤青网喷的“国耻”,飘洋过海,到日本大排长队;不顾货值菲薄,不惜跟当地人打架,到香港和澳大利亚抢买奶粉;抛开顾客就是上帝的尊严,也要托人批条子加价买路虎奔驰;宁肯少逛景点,也要到国外大牌店和outlets血拼个半天一日。

  

  那为什么国内的万千实体企业,面对数以亿计同胞们的殷殷之需,切切之求,却卖不出东西,赚不到钱呢?

  我们先撇去几层这个话题上的泡沫。

  一是凑热闹的。其实企业没那么惨,只不过跟着潮流BB几下,找点谈资凑个热闹,没什么坏处;二是借题发挥的。把行业正常的周期性起伏带来的经营下滑,归罪于其它;三是幼稚短浅,忽视了一切领域中的二八定律。大多数时期(包括行业黄金时期)的大多数企业,都是走在想去赚钱的路上,玩了半辈子当老板的心跳,最终赚不到规模意义上的利润。这个比例,不是二八,也是四六。你看看在一家企业里,真能达到来之即战、战之能胜的人有多大比例,就明白了。

  如果中国确实存在所谓的实体经济不振,主要原因绝不在房地产身上,那只不过是一个最适用于民意缓解导出的标签和借口,就是陈淮经常提起来的夜壶作用。

  还是看看实体经济本身的嘴脸吧。

  第一,企业生产的东西不好。这个好与不好,也有个马斯洛分极,低则安全耐用,高则精神层面的愉悦。东西好,用钱投票;东西不好,用脚投票;不好到有害,就用法律投票。中国实体经济不振,就是后两种票得的太多了。毒奶粉的例子,我不好意思再举,你也不好意思再听。

  第二、东西的性价比不好。拜全球化和网络化之赐,我们生活在一个可以进行比较的世界,又全面又细致的比较!知道“人肉”啥意思不?通过比较我们知道,一件质量上乘的包、鞋或衣,放眼全世界,中国内地的价格最高,比港澳台高15%,比美日高20%,比欧洲高40%以上。而中国一线城市的收入,也就刚刚与中等发达国家靠近。再说,有钱和当冤大头是两回事。人生一世,斗法多样。其中之一,就是看谁比谁傻。

  23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数字之一。对于体育迷来说,这是乔丹的球衣号码,对于旅游购物者来说,这是国际航班行李托运的重量上限。一年两次旅游,共50公斤,从衣服买到牙膏。看谁斗得过谁?

  第三、企业身不由己,劣币驱逐良币。首先,企业做好产品的动力不足。知识产权保护不力,没有企业愿意做研发。模仿抄袭成风,价格竞争成为主流,只能减成本,缩配置,大路货横行;另外,台面上税费沉重,台下面被寻租金不少,再加物流路上的层层卡拿索要,这些都在蚕食企业的利润。其次,社会的诚信环境不利,所有的质检证书和荣誉证书几乎都能买到,这样的鱼目混珠,造成消费者对好产品的辫识难度和成本大增,甚至是“不可能的任务”。企业真的做了好产品,也很难取信于消费者。

  

  如上所述,在中国的实体经济中,企业和消费者大都会采取劣战略。对企业来说,搞研发不如搞关系,重质量不如重人脉,赢得用户欢心不如迎合资本市场青睐。做长期本业经营,不如搞点短平快的副业,比如股票和房地产。

  对于消费者而言,更是要充分发挥理性经济人本色,趋利避害:哪儿的东西好,就去哪儿买,中国不行去外国,线下不行去线上。实在没得买,就去买股票,股票赔了,就去买房子,为此不惜假离婚。

  看见了吗?真正对实体经济构成打击的,不是房地产或高房价,而是企业和消费者共同采取的劣战略。而有意思的,企业和个人的劣战略最终归为一处,就是比股票靠谱得多的房地产。

  如果我们把前提设置为劣战略生存的话,那么买房产又是劣战略中的优者。因为在所有的有形商品中,只有房产是异质化产品,几乎不具备被替代性。房地产是local business,国际竞争不存在,只有微度的区域和同业竞争,相当于一定程度的卖家垄断。在北京买iPhone7和LV嫌贵,你可以去香港或纽约买,但北京的房子贵,如果你是刚需或改善的话,能去香港或纽约买吗?

  在这里,实体经济不振(特别不喜欢“不振”这个词。月有阴晴圆缺,人有高潮低谷,振不振的,大都正常。我更愿意表述为不健康)和高房价的因果关系要倒过来,是前者造就了后者,或说前者是绝对的主导因素。

  是实体经济不健康(主要是制度因素导致的),使得企业和个人都采取了劣战略。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不仅不可能再有优战略,而只能步步被动地采取“更劣战略”,比如抽刀断水,或养痈长疽。

  三人市虎,众口烁金,小心忽悠。把眼光和注意力从令你心跳不止的高房价上移开吧。那只是个结果,只是个假象,只是illusion,but not solution,你应该关注的是那些造成实体经济不健康(从今天起,拒绝“不振”这个词)的“太阳黑子”。但你要明白,就像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说的那样,总是最坏者胜出。大家都在玩劣战略,如你曾见到的,总是最劣战略会付诸实施,比如屡次的N万亿。而你对这些基本无能为力,只有等待和企求,等待灾难,企求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