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是深圳经济特区36岁的生日,我在朋友圈看到挺多人自发撰写的抒情文章,有些微信群甚至以发红包的形式为深圳庆生,俨然有一种浓浓的节日氛围。听说还有很多深圳人会选在每年的这一天外出吃个大餐,以示庆祝。

  一位在深圳做规划的朋友说,深圳可能是中国唯一一个能过生日的城市。其实,深圳更可能是唯一一个能被那么多市民记住生日的城市。

  深圳市民在这一天自发表现出来的仪式感,让人好奇也让人钦佩,一座只有30多年历史的几乎全部由新移民组成的城市,居然有着如此大的凝聚力与“共同体”意识,这种现象让可能那些有着历史优越性与文化优越性的老牌城市都自愧不如。

  也许是为了给这个平凡的生日一个大礼包,深圳宣布将于9月1日开始实施一个“人口新政”,大幅度放宽人才落户政策:

以新出台的《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为例,深圳对人才引进迁户的政策条件进行了优化调整,将纯学历型人才入户条件由大学本科降为大学专科,将技术性人才入户条件由大学专科且有中级职称降为中级职称,将技能型人才入户条件由紧缺急需工种高级工降为紧缺急需工种中级工,同时明确其他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特殊型人才采取“绿色通道”方式专题解决。

  在投靠类迁户政策方面,入户条件同样有了适度的放宽。其中,配偶投靠入户政策分居时间,由满3年放宽至满2年;取消老人投靠入户政策多子女投靠人入户“就小不就大、就近不就远”的条件限制,被投靠人入深户时间满8年可申请随迁。

  在国内主要城市中,深圳的土地资源最为紧缺、科教文卫资源最为匮乏、生态红线控制最为严格。早在10年前,深圳市政府就清醒地认识到深圳发展面临的四个“难以为继”:一是土地、空间难以为继;二是能源、水资源难以为继;三是实现万亿GDP需要更多劳动力投入,而城市已经不堪人口重负,难以为继;四是环境承载力难以为继。

  时至今日,这些“难以为继”只怕更进一筹。所以,若论资源的“难以为继”,深圳肯定是四个一线城市中最“难以为继”的那一个,却能够在人口政策上逆势松动松开一道缝隙,殊为可贵。我曾很多次批评过深圳放任房价暴涨、粗暴禁电禁摩,但这一次,我还是要客观地为这座城市点个zan。

  如果获悉深圳的人口新政,不知道上海市民会不会感到汗颜?上海近日向社会公示了最新的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我在前天的文章里对这份总体规划给出了诚意满满的称赞,唯独认为其在人口设定上的目标是一大败笔。

  根据此次总体规划以及此前公布的《长三角城市群规划》,上海到2020年仅有85万的人口增长空间,而从2020年到2040年,上海的人口增长空间被设定为0——因为2020年与2030年的人口规划都是2500万。

  这几乎是中国城市中最严苛的人口控制目标。根据此前公布的各地十三五规划纲要,到2020年,北上广深分别给自己设定的人口目标是2300万、2500万、1550万、1480万人。如果用这个目标数据减去2015年的常住人口数量,会发现北上广深到2020年的人口增量指标分别是:129.5万人、84.73万人、199.89万人、342.11万人——上海居然最少。

  不仅人口增量指标最少,上海的人口结构也面临很大的问题,其中的突出表现就是人口老龄化。

  上海的人口老龄化到了什么程度?2014年的数据显示,上海的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413.98万人,占到全部户籍人口的28.8%。

  28.8%是一个什么概念?国际上一般认为,超过10%就算老龄化社会了。算了,这么说大家也没什么概念,还是按照城市战争简单粗暴的方法来——比比才知道:

  由于各地统计年鉴只公布了户籍人口的年龄结构,没有公布常住人口的年龄结构,所以下面数据均按照户籍人口来统计(2014年数据):

  2014年,北京60岁以上老龄人的占比是22.3%,广州是16.7%,南京是19.96%,杭州是20.3%。

  深圳的情况比较特殊,户籍人口占比太低(不到30%),所以要分两个数据:如果只统计户籍人口,60岁以上的占比是7%。如果统计常住人口,深圳常住人口中的60岁以上老龄人占比是6.6%。

  香港没有设法定退休年龄,但一般按65岁(男性)来算。2014年,65岁以上人口占全港居民的比重是14.7%。

  如果以国家来算,超过退休年龄的老令人,中国老龄人口占比是15.5%,日本是25.9%,德国是21%,美国是12.5%。。

  综上所述,上海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在四个一线城市中最高,而且超出后者一大截。如果只统计户籍人口,上海的人口老龄化程度比香港还要严重。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刚才的统计没有考虑到上海庞大的外来人口。没错,上海幸好有庞大的外来人口,的确可以为这座城市承担巨大的福利成本。问题是,相比同类城市,上海外来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

  人口老龄化到底意味着什么?就业人口越来越少,吃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这直接影响了城市的竞争力。上海虽然是中国第一大人口城市,但由于老龄化程度最高,论实际的就业人口,也许很快会被北京和深圳超过,进而导致GDP也被后者超过,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几年,上海的社保亏空也一直是公众关心的话题,真实数据无从得知,媒体报道的口径是每年亏空百亿元,说明这座城市的福利开支压力已经不小了。如果再对外来人口设限,上海如何解决开支庞大的福利成本?

  而在这个成本上,深圳几乎等于没有……有关深圳各项社保基金的累积余额,媒体有过多次报道,但没有统一口径,比较一致的说法是超过2000亿元。去年,深圳随便清点了一下财政的存量资金,就多统计出了一千多亿。媒体报道说,别的城市是缺钱花,深圳财政是有钱不知道怎么用。

  这个数据说明什么?说明深圳城市几乎没有福利开支的负担,整座城市几乎不养闲人,几乎每个人口都是创造财富、拉动GDP增长的发动机。这样的人口年龄结构,上海拿什么来比?

  深圳大学的魏达志先生认为上海不是深圳的对手,其论据是上海的所有制结构不如深圳,因为上海是一个以国资与外资为底色的所有制结构,而深圳的底色则是活力四射的民营经济。

  现在,魏先生这个语惊四座的观点,可能还要多一个新的论据,那就是在人口年龄结构上,深圳完胜上海——而且在人口政策的取态上,上海仍然在收紧,深圳却已在放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