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退休前做完以下事,你就有希望北京落户:考个博士,在郊区买套房,去郊区开个公司,一年交20万税,见义勇为一次。”

  近日,北京公布了积分落户政策,网友对其进行了精辟总结。语气虽带戏谑,但也透露出不少“北漂”心里的无奈与心酸:要不你是一个好人,并且是个有钱人,再不然你骨骼清奇智商高,才学兼备能力好,成功引起了组织注意。总归一句话,落户北京路,漫漫如闯关,过关斩将后,如果你还活着,恭喜!成为北京人!

  “叫好又叫座”是考量一部好电影的重要标准,考量因素在于,影片不仅制作品质好,观众还得买账。但在中国,有一些电影口碑极高,却仍离“高票房”千里之外,“叫好不叫座”的状况颇为尴尬。高口碑电影如《百鸟朝凤》上映伊始,每日只有 1% 左右的低排片,即反映出当“叫好不叫座”的现状。

  于政策来说,亦要实现“叫好又叫座”的效果,才称得上是切实有效的好政策。然而,近几日北京积分落户政策才刚出台,却遭遇了与《百鸟朝凤》相似的尴尬。

 在征求意见稿发布8个月后,备受关注的北京积分落户政策正式出台。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力,在重要位置对其进行知识点梳理和新闻推送。然而,网上的反馈却大多为戏谑心酸的声音。积分落户政策想要真正落地,实现“叫好又叫座”的盛况,路还很长。

(电影《百鸟朝凤》剧照)(电影《百鸟朝凤》剧照)

  看上去“普适”,实际上“小众”

  对电影来说,赢得高票房的原因之一是商业电影具有的大众性,题材广泛,理解门槛低,且能满足宽泛的大众审美口味。而诸如《百鸟朝凤》等这类电影,“叫好不叫座”的首要原因,则在于他的小众性。受众群体较小,当然无法满足大多数人的情感体验。

  政策的出台亦如此。许多看似属于大众普适型的政策,实际上却是面向群体更为“小众”的特殊利益通道。这批小众的共同特点是,年龄更低,高知,拥有更多财富,并将进一步推进阶层固化。

  积分落户政策出台是好事,但初入门槛之高却也让人唏嘘,尤其是“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7年”这一条硬性规定,对很多人来说分外敏感。一些专家也表示,连续缴纳7年社保的条件在全国来说仍然比较苛刻。

  此外,北京的人口压力巨大,外地人想转户口无疑更难。截止到去年,北京外来人口数量已增加近800万。而除去指标审批,剩余人中获得户籍的比例很小,每年估计不超1万。积分落户政策有三年的试验期,但有多少人会成为失败的试验品,还尚未可知。但对800万外地人而言,积分落户这条路仍然很漫长。

(电影《山河故人》剧照)(电影《山河故人》剧照)

  可操作性不强,就是“失策”

  文艺电影大多营造一种或深刻或朦胧的观影体验,但对一般大众来说,可接受程度却较难。从贾樟柯《山河故人》的票房止步3000 余万,仅为《捉妖记》等影片二三十亿元票房的零头,由此可见一斑。

  电影播出后,观众的可接受程度低,票房自然低迷。而放眼政策,施行后具有多大的可操作性是其关键。没有细节的处理,可操作性不强,那么政策就是一张废纸。

  积分落户政策中规定了9项指标体系,并对积分的数值及上下限都做出了明确规定,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却无法回避一些现实问题。比如创新创业的考核标准如何规定,年龄的真实性如何核查,荣誉表彰类指标是否有作假空间。这些问题虽属细节,但影响的是最后的数值统计,最终关系到的,是其他人甚至整个社会的公平问题。

  此外,如何监督政策落实,同样值得关注。没有监督好的政策就如一匹脱缰野马,权利监督失当则会变成某些人手中的特权。如果监管不到位,政策则会演化为“失策”。政策指出,北京市政府会每年向社会公布积分落户分值,最终将积分情况向社会公示。但在这个过程中,“失策”的空间仍旧很大。

(电影《铁人》剧照)(电影《铁人》剧照)

 “阳春白雪”的政策,无法引起共鸣

  如今,有些主旋律电影也正面临着和上述文艺电影同样的票房尴尬,比如电影《铁人》的强制票房事件。强化人物形象的“高大上”,试图强制灌输某种观念,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观众并不买账,并用吐槽和低票房做出反馈。放在政策上,也是同样的道理。相关部门出台某种政策,无非追求尽可能大的公平。但在政策的孕育过程中,所强化的公平概念实际上是悬空的“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之下无法引起公众的共鸣和支持。

  政策出台的初衷是平等的,这点无需怀疑。正如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所言,它将为长期在京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居住、符合条件的普通劳动者,建立一条公开公平的落户渠道。但在推进政策时,我们更需注重政策在细节处理上的可操作性,恰当处理主导舆论与民众反馈之间产生的落差,这是政策实现有效落地的重要一环。

  在制片人下跪事件后,《百鸟朝凤》“剧情”反转,一周时间票房逆转。而近几年,一些主旋律电影打出的漂亮 “翻身仗”,也引人深思。究其原因,制作水平精良,使用高人气演员,宣传推广到位均包括在内。电影《建国大业》上映一个多月,因导演与演员阵容强大,口碑票房双丰收。而当前政策的施行落地能否从电影的制作推广中找到借鉴,也未可知。

(电影《建国大业》剧照)(电影《建国大业》剧照)

  毋庸置疑,对于渴望落户北京的外地人来说,积分落户政策为他们提供了一条可能有效的渠道。可能性在于,当评判标准被量化后,你所走的每一步,都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赢得清楚也输得明白。然而,虽然网民对该政策的关注热度不减,但反馈却尽是心酸。

  备受期待的积分落户政策终于出台了,但其成果可以惠及多少人,惠及到什么程度呢?如果未来的“积分落户”变成少数人利益制衡的游戏时,政策本身是否会失去原有的味道?民众的心酸与无奈背后,充满着对政策普惠的怀疑,以及落地前景未卜的担心。但至少在目前看来,这些担心纯粹多此一举,因为该政策与我们大多数人扯不上关系。

  一项政策从设计出台到落地施行,必然要经受到时间的检验与民众的评判。而一项好政策的出台过程也必将更艰难,实施过程也更为谨慎。这对决策部门来说,将是一场时间和精力上的拉锯之战,涉及到多方利益点的权衡,以及社会公平的维护。而对民众来说,想争取到尽可能多的利益,也仍需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