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控过快上涨的房价并不仅仅是中国政府面临的难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在低利率、移民数量高企和供应短缺的刺激下,新西兰房屋价格上涨速度已达全球第二。而根据政府地产评估机构QV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新西兰房价较之上一年已达12年来最大涨幅。

这个国家人口只有几百万,但房价涨速却是全球第二

  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房价涨速,已成为新西兰总理内阁必须正面回应的问题。

  房价不断冲高引民众不满

  和中国一样,新西兰民间舆情对于房价不断冲高明显不满。各反对党派纷纷将房产问题作为针砭时政的首要利器。随着2017年大选的渐渐临近,执政党在房地产调控方面的表态越来越积极。

  7月初,新西兰央行副总裁斯宾塞(Grant Spencer)公开表示,新西兰房地产市场失衡情况越来越严重,需要在多个方面采取政策行动。数日后, 被预期为“央行调控杀手锏”的新西兰央行官方报告发布,表示正考虑进一步收紧贷款/价值比率,并审慎考察是否应对负债/收入比率做出限制。有关措施可能在年底前行动,但将对负债/收入比率作出进一步调查研究。

  在众盼中发布的这一份央行报告,雷声大雨点小,令所有期待央行出大招降房价的民众感到失望之至。全文并无“干货”,甚至连之前被普遍猜测将要实施的提高买房首付比例的政策也只字未提。尽管新西兰央行措辞严厉地指出了房价上行与金融风险之间的正相关,但随后的调控政策却并没有实质性举措,充满了观望的模糊色彩。

  央行报告发布后,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表示深感失望:

  新西兰应马上加紧出台对房地产投资人的规定,必须有更严苛的政策来限制奥克兰的房产投机者。

这个国家人口只有几百万,但房价涨速却是全球第二▲新西兰总理约翰·基

  皮球在执政者与金融家之间滚动

  约翰·基批评新西兰央行没有在过热的房地产市场中扮演应有的角色,而央行报告则把高房价归咎为宽松的移民政策带来的大量海外涌入的移民者需求。

  宏观调控的皮球在执政者与金融家之间来回滚动,双方暧昧的态度从下述数据中或可找到一点答案。

  今年4月份,新西兰国会议员财产公示,平均每个议员拥有2.43套房产。其中以目前执政的国家党议员来计,人均拥有房产量更是达到3套,总理约翰·基更是拥有5套大地豪宅,而目前新西兰全国住房自有率没有超过50%。因此,民间舆论普遍认为,屁股决定脑袋,政府决策者缺乏真正的平抑房价的动力。

  央行前主席Arther Grimes呼吁新西兰房价至少腰斩40%才算合理,而对此,总理约翰·基却直言这一想法“相当疯狂”,显然他并不愿意看到房价的大幅调整。

  最终,基于各种压力,在央行报告发布的半个月之后,央行宣布上调投资者购房首付至40%,算是不痛不痒完成规定动作。

  房产市场一路高走

  早在一个月之前,新西兰最大的四家银行集体收紧海外收入人士在新西兰的购房贷款办理。此举被普遍解读为驱逐海外投资客、平抑市场房价涨势的重磅政策。此后一个月,房地产市场并没反应出止步迹象。新西兰最大的地产公司之一Barfoot and Thompson的每周拍卖清盘率连续四周仍维持在60%-70%,并屡创新高。

这个国家人口只有几百万,但房价涨速却是全球第二

  此次央行行长Graeme Wheeler在宣布上调投资者首付比例时也强调,房产泡沫不可能用简单的金融手段解决。新政出台后,新西兰国内房地产专业人士普遍认为,政策没有挠到痛处,市场很可能在短暂的止步观望后,再一次快速上涨。

  7月中旬,曾于中文媒体高调放盘的新西兰天价农场“梦幻庄园”宣布上市三个月后成功售出。尽管成交价秘而不宣,但此前屋主曾表示目标价位在3500万纽币。

  在政客们踢来踢去的宏观调控房价皮球中,奥克兰房地产市场继续一路高走。

  新西兰联储新规拟遏制房价

  为遏制房市过热,新西兰联储(RBNZ)限制房地产投资商贷款数额,这也给再次降息提供了可能性。

  稍早前公布的一份声明称,新西兰联储将要求投资者至少有40%的存款。新的限制规则要求奥克兰的投资者至少有30%的存款,新规则将于9月1日起实施。

  声明出炉之后,市场预期新西兰联储主席惠勒将通过在8月的11日的会议上将利率降至2%的纪录低位,来改善低迷的通胀,纽元应声下挫。早前由于担心刺激买房需求,惠勒对于降低借贷成本一直闭口不谈。奥克兰储蓄银行(ASB Bank)首席经济学家Nick Tuffley表示:

  新措施,将意味着扫清了改善低迷通胀环境的一个潜在障碍。考虑到新的贷款限制政策生效时间,这势必增加了该央行8月份降息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