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K线】金科黄红云的“真假”同盟军

地产k线   2017-08-27 11:41:41

为何广州安尊房企增持?

  文/乐居 李艳艳 

  至少从公开信息上看,昔日“救火”的盟友,如今和黄红云“反目成仇”。

  8月26日凌晨,金科股份(000656.SZ)发表公告称,广州安尊未按《一致行动协议》增持金科股票。金科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以令对方继续履约并承担违约金。

  四个月前,广州安尊自协议签署之日起90日内,通过集中竞价等方式足额购买金科股份2亿股股票,占总股本比例约3.7433%,并与黄红云形成一致行动关系。此举被外界解读为黄红云精心谋划下的“一箭三雕”策略:巩固自身在金科的控制地位、拉开与二股东融创的差距、巧妙规避30%的要约收购红线。

  兵临城下,剑拔弩张。彼时,不断增持金科的融创,似乎在步步紧逼公司控制权。继黄红云自家增持金科、修改章程控制董事会、夫妇离婚后,黄红云引入广州安尊,一度被看做金科抵御外敌、加紧修筑护城河的关键手段。若加上广州安尊所持3.7433%部分,黄红云所支配的股比将达到29.9833%。

  但签约容易,履约难。虽然金科曾两度发布协议进展公告,但均无下文。于是,黄红云分别在2017年7月21日和8月7日向广州安尊发出律师函。截止到今年8月15日,广州安尊仍未如约增持。他决定与它对簿公堂。

  黄红云的诉求是,要求法院判令对方继续履行《一致行动协议》,并承担违约金。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若广州安尊未在90日内足额购买金科股份2亿股股票的,应向黄红云支付相当于承诺认购股份数额×上述承诺交易日平均价格的2%作为违约金;造成公司或黄红云或其他第三方投资人损失的,由乙方承担赔偿责任。”

  地产K线算了一笔账。从签约到约满,即4月10日到7月9日三个月内,金科股价最高收盘价6.54元/股,最低处于5.73元/股,均价约为6.13元/股。如果按这个均价测算,广州安尊拟增持股份的总市值将达到12.27亿元。

  由于上述协议签署前,广州安尊法人田民春已持有金科股份股票2877.8473万股——根据协议,该部分股权将全部转让给广州安尊。即使刨除这部分股票,广州安尊增持的总价在10.5亿元。根据2%的违约金比例,黄红云可向安尊索赔2100万元左右的违约金。

  为什么广州安尊宁愿冒着违约的风险,也要放弃增持金科股份呢?

  最容易联想到是,金科股价的不稳定性。从金科股份等日K线来看,在协议履约期间的4月份至7月份里,金科的股价呈上升趋势,从4月10日的5.84元/股一路涨至7月10日的6.55元/股。此后,金科的股价一路下跌,8月26日的收盘价为5.01元/股。若以这个期间6.13元/股平均收盘价测算,安尊原本计划新购入的1.713亿股,市值缩水至少1.9亿元。相对赔给黄红云2100万元违约金,这也挺“划算”。

  在黄红云与安尊履约期间里,还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金科在5月4日停牌,称“以现金购买房地产重大资产”,但并没有公布这个重组的内容。这对金科乃至安尊是一个利好,但两个月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有消息人士称,“如果那次重组能够顺利完成,金科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实力会在中国地产企业的前列。”安尊如此决绝的放弃,是否和这有关呢?

  当然,也有分析人士指称,引入广州安尊公司作为一致行动人是,只是黄红云向孙宏斌放的一个烟雾弹,唱了一出“空城计”罢了。但可以确定是事实是,这段时间里,黄红云渐渐掌控了金科股份的局面。5月24日,金科选出新一届董事会,黄红云方面占7席,融创中国仅获2席。已经牢牢控制了董事会,黄红云还需要安尊这个盟友吗?在7月18日,孙宏斌向媒体表示,融创今年应该不会再对金科有新的动作。

  广州安尊到底是谁?它成立于2004年5月20日,注册资本4000万元,最初由广州市伟帮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与田民春设立。就在广州安尊与黄红云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后的第8天——2017年4月18日,广州市伟帮置业全身而退,唯一自然人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变成田民春,至今工商登记显示他认缴出资额为0万元,监事为黄佳豪。广州市伟帮置业的唯一股东是陈子爱,他和田民春还一起投资设立了广州市安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不论安尊在金科股权大战到底扮演多么重要的角色,它至今一直是个神秘而且神奇的存在。而黄红云是否真的会向安尊这位盟友收取这2100万元违约金,这应是黄老板的私事。

标签: 房地产金科

参与讨论 0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

资讯排行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