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真实的人生皆是相遇。山水有相逢,春风入卷来,没有人会拒绝跟首富做朋友。

  一场大戏。2017年7月19日,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万达商业、融创中国、富力地产在北京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此前万达融创的交易结构调整为:万达给融创13个文旅城,万达出售给富力77个酒店项目。

  我期待已久的《权力的游戏》这部剧在美国开启了第七季,铁王座仍在,那句著名的台词放佛近在耳旁:当大雪降下,冷风吹起,独行狼死,群聚狼生。

  王健林需要的交易对象

  王健林需要让自己变得轻盈一些。最新的一张合影招商,他甚至显得比之前更为清瘦一些。

  企业竞争的最高境界是“空手套”,王健林多年前的一句话,正在慢慢的变成现实。

  这并不是隔壁老王的一时心血来潮,仔细观察下不难发现,2016年开业的50个万达广场中,已经有21个属于轻资产。

  王健林是个聪明人,在活动当天的发言稿中对首先肯定了万达。“万达肯定是赢家。通过这次转让,大幅减少负债,收回巨额现金。本次协议签订还标志着,不仅万达商业已走上‘轻资产’品牌经营,万达文化旅游也走上‘轻资产’品牌经营之路。目前中国,能靠商业中心和文化旅游品牌管理实现规模利润恐怕只有万达。”

  他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交易对象。能和首富做朋友,并且谈生意的人,不会太多。

  王健林和孙宏斌的生意据说在四天内搞定,7月6日,孙宏斌和王健林初次见面,7月9日,双方就决定签约。

  他需要一个爽快的交易对象,能对这桩生意在极短时间内有一个最快的评估,并且能形成一个一致的方向。

  在刚刚过去的五月份,孙宏斌刚刚收购星耀五洲的项目,这个项目是一次性付款,总价超过100亿元。

  他正是符合王健林想象的一个交易对象。

  他们,都是同一类人

  孙宏斌早就放弃了在公开市场上拿地。融创在上半年的销售业绩为1100多亿,截止2017年6月30日账面有900多亿现金,他们正拿着钱袋子在寻找更便宜的地。

  王健林对这场交易的评价给予了很高的评价,“通过此次转让,融创得到13个万达城,4800万平米、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的低成本销售物业,使融创财报合并收入和利润大涨,两年内,可助力融创进入房地产企业收入前两名。”

  事实上,王健林和孙宏斌是同一类人。

  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创新应当是企业家的主要特征,企业家不是投机商,也不是只知道赚钱、存钱的守财奴,而应该是一个大胆创新敢于冒险,善于开拓的创造型人才。”

  今天的万达,融创已经远远不止是一个行业的跟随者,他们的角色是一个开创者或领导者。

  一个行业的开创者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本身有去颠覆行业主流观点的思维。无论是十多年前就认定百亿目标的孙宏斌,或者今天要去轻资产化的王健林,都具备了这一特点,他们往往颠覆主流观点,在自认为正确的道路上一路疾驰。

  成功者,无论是王健林,还是孙宏斌,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企业家,在商业事件中呈现出不同的行事风格,也展现出不同领域的优势。

  只有合作,才能走得更为稳健,更为长远。孙宏斌不会拒绝和首富的交易。在智者的对话界面上,他同样也是另一个智者。

  媒体对这场交易的评价,“一个真心想脱手,资产由“重”转“轻”,想在市场找一个真正能接手、不废话、不矫情、不挑三拣四的“托孤者”;一个是业内著名的“接盘侠”:达成交易速度快、不还价、不畏艰难——过去的并购中屡屡被“坑”,每每在对方最危难的时候伸出援手,但并不一定能如愿拿到资产(如绿城、佳兆业、雨润等),依然愿意踏入同一条河流。”

  与其说这是一个托孤者的交易,还不如说,这是伟大时代商业故事的一个传奇。

  后来者,富力

  最终决定加入这场交易的是富力。

  人们总是在商业故事中需要崭新的剧情,需要一些破话性的创新,富力成为这个故事最富有传奇的一部分。

  一些更为鲜人为知的线索指出,他们在融创入场后收到了入场券,整个交易也不过就三四天的时间,跟首富交易,是一场时间的赛跑。

  富力站在了这条跑道上,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更典型的生意,他们花了六折左右的价格,吃下了万达的77家酒店。

  李思廉是一个典型的南方企业家,看上去更为友善,他偶尔会在公开场合表达一些对于房价的看法,“中国的房地产问题已经不单单是房价的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问题,全世界都在看中国的房地产会怎么走下去。”

  富力地产在公开土拍始终保持“淡定”,更没有所谓的地王入手。在李思廉的拿地策略中,高价地似乎从来都不是必须的选择。

  这个逻辑不难解释,为什么富力会买入酒店的资产,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追高型的选手,他更希望通过合作,进一步扩展旗下的酒店业务,增加优质的投资物业经营收益,实现多元化的产业布局。

  7月23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首次主动表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万达决定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一个人走得更快,一群人走得更远。这正是这个三赢商业故事的宗旨,作为地产行业的三大巨头,这三个具备开创精神和颠覆精神的大佬,在这个节点,做了一个不约而同的选择。

  1904年,美国《企业家》杂志选用《常识》中的一段话,作为发刊词,此后百余年中,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但杂志扉页上的这段话,却始终被称为“企业家誓言”。

  “我是不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的。我要做有意义的冒险。我要梦想,我要创造,我要失败,我也要成功。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骄傲而无所畏惧。我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自豪地说:我已经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