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程孟瑶 发自北京


“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作为58同城的广告语,这句话用在姚劲波和他的58同城身上再合适不过。


完成纽交所退市,然后将业务拆分,分别重新谋划上市,在姚劲波一番“神奇”的操作下,其资本野心也变成“司马昭之心”。


手撕贝壳没有将安居客送进港交所,拆分天鹅到家赴美上市受阻,眼下,姚劲波又忙着准备将快狗打车送入港股市场。


近日,同城物流平台快狗打车背后的品牌公司58 Freight Inc.(简称:快狗打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募资规模或达4亿至5亿美元。中金公司、瑞银、交银国际、农银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


而在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之前,快狗打车已完成5轮融资,金额在数千万人民币到上亿美元不等。投资方包括58同城、菜鸟网络、红杉资本、华新投资、前海基金等。


对于IPO后的资金用途,快狗表示募集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大用户群体并增加品牌知名度; 开发新的服务和产品以增强变现能力; 寻求与现有业务互补且战略一致的战略合作、投资与收购 ; 提升技术能力并增强研发能力; 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梅开二度”


实际上,这并不是快狗打车第一次“亮相”资本市场。


今年7月3日,天鹅到家的实质控股控股公司Daojia Limited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招股书表示,天鹅到家致力于打造互联网生活服务品牌,为用户提供标准化到家服务,包含家庭保洁、上门美甲、搬家速运服务。


天鹅到家和快狗打车同为到家集团旗下业务,但天鹅到家官网首页的业务划分上,快狗打车与其捆绑在一起。


这似乎可以理解为,快狗打车曾以天鹅到家旗下品牌身份拟登陆纽交所。

天鹅到家招股书显示,其拟上市的股票代码为“JIA”,拟上市主体为DaojiaLimited(天鹅到家),将赴美冲刺“家庭服务第一股”。


但7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其中特别指出“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截至2021年3月31日,天鹅到家累计拥有超过1600万注册用户,累计服务超过420万用户,有超过150万注册和认证劳动者。显然,按照将出台的政策天鹅到家需要接受审查。


随后便不断有消息传出,由于监管机构加强了对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的审查,天鹅到家暂停了其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


7月20日下午,天鹅到家向媒体公开回应称,“天鹅到家已暂停赴美上市进程,严格依法依规运营。”证实了暂停上市的计划。


历时17天,天鹅到家的上市路便终止。但姚劲波很快做出了调整,将快狗打车单独拆分出来,冲击“同城物流第一股”。


随后便有8月26日,狗打车背后的品牌公司58 Freight Inc.(简称:快狗打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如此积极的将快狗打车送入资本市场,外界关于快狗打车缺钱的传闻也愈传愈烈。

 


3年亏损19亿元


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是亚洲领先的在线同城物流平台,在亚洲的中国内地、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五个国家及地区的3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


目前,快狗打车在中国内地以“快狗打车”为品牌,在亚洲及其他国家和地区则以“GOGOX”品牌提供服务。


作为58同城的核心业务之一,快狗打车享受着58系的流量和资源。截至2021年4月30日,快狗打车app已有约2480万名注册托运人及450万名注册司机。2020年全年,有约320万名托运人在线上完成2710万份托运订单,产生27亿元交易总额。


但招股书看,快狗打车的盈利状况却不太乐观。


快狗打车主要有三大业务模块,自平台服务、企业服务及增值服务产生收入。2018年- 2020 年,自平台服务的占比在 30%-40%左右浮动;企业服务分别为 61.6%、53.2%、54.6%;增值服务占比则在 1%-3% 左右。


2018年-2020年以及2021年前四个月,快狗打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3亿、5.48亿、5.30亿以及1.93亿元。同期其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1.84亿、6.58亿和2.53亿元。过去三年净亏损合计19.13亿。



快狗打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超高的营销费用。据悉,为了抢占下沉市场,快狗打车一度与货拉拉展开了补贴烧钱的价格战。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快狗打车营销费用依次为5.24亿元、2.96亿元、1.95亿元,对应订单量分别为约3130万笔、3210万笔、2590万笔。


从数据上看,随着营销费用的减少,快狗打车的订单数量也出现下滑。前期大量的”烧钱“不仅没有给快狗打车打开市场,反而吞噬了其利润。2018年-2020年快狗打车营收总额约15.32亿元,销售及营销费用就花掉了10亿元左右。

 

在经营数据下滑的情况下,快狗打车却将平台服务的佣金比例从2018年度5.8%增长至2020年的9.8%,这一举措虽然让快狗打车的毛利率从2018年的23%提高至2021年前四个月进一步提高至35.5%,但也给快狗打车带来司机流失的风险。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快狗打车还频频陷入投诉之中,其中就包括不少司机要求退还进驻平台接单的500元保证金。


今年5月14日,快狗打车因为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费等问题被交通运输部等八部门联合约谈。

 

分拆多业务筹备上市


虽然已经提交IPO,有可能成为“同城货运的第一股”,但快狗打车在中国内地市场占有率却被远不及货拉拉,而且还有满帮货运、滴滴货运紧随其后。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2020年交易总额计,快狗打车是中国内地第二大在线同城物流平台,也是香港市场领导者。按2020年交易总额计,中国内地和香港合计约占亚洲在线同城物流市场的68%。


但就其主要市场中国内地市场来说,其市场份额近5.5%,相比于第一名54.7%的市场份额,有将近50个百分点的差距,而与第三名的差距仅2.4个百分点。

 


在递交招股书之前,快狗打车共完成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58同城、菜鸟网络、红杉资本、华新投资、前海基金等。


2014年,58同城成立到家集团,由天鹅到家(58到家)、快狗打车(58速运)两大业务公司组成。2018年,到家集团将旗下58速运更名为“快狗打车”。


从股权结构来看,IPO前快狗打车最大股东为58 Daojia,直接持股比例约51.2%。GoGoVan Cayman(林凯源等股东持股)持股17.82%;淘宝中国持有13.09%,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菜鸟和AHKEF合集持股15.99%。




58同城、Nihao China Corporation及Trumpway Limited共同控制58 Daojia 约77.5%的投票权。58同城由Quantum Bloom全资拥有,姚劲波为实际控制人;Trumpway Limited由陈小华全资拥有,陈小华为58同城核心创始人之一,现任天鹅到家CEO,快狗打车董事长。


2020年9月,58同城以87亿美元的方案在纳斯达克退市,退市后姚劲波对旗下业务板块进行了拆分,包括安居客、天鹅到家、快狗打车。另外,姚劲波手下还有独立运作的二手车交易平台瓜子二手车,二手交易平台转转。


市场有消息称,转转正考虑最快于明年进行IPO,而美国是考虑中的上市目的地之一。

 


相关阅读 ↘️

一汽解放:新能源重卡“熟了”

电动车第一股“吊车尾”了

起底海马汽车:卖房求生

起底爱驰汽车:折戟混改

蔚来自动驾驶之殇

观致汽车“被掏空”


交流爆料:

3426315153@qq.com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