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岁的俞建午常以自己军人出身为荣,“我是从特种兵转业回杭州的,虽然离开了部队,但仍认为纪律和务实是做事情的基本出发点。”

  年初,俞建午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该事件或成了宋都许多经营计划被暂缓的起因;这其中就包括一年前立下的解决“存单质押”问题的目标。

  所谓的“存单质押”,即借款人以银行签发的定期储蓄存单作为质押,获得相应的贷款。上市公司宋都股份与控股股东浙江宋都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宋都控股”)之间,同样如此。

  乐居财经获悉,宋都控股为俞建午全资100%持有;同时,宋都控股和俞建午分别持有宋都股份35.01%和9.74%的股份。

  然而,存单质押这样的筹资方式存在一定风险。为了降低潜在风险,俞建午从去年中期就对外宣布,一年内消除存单质押的情况。

  只是期间囿于各种原因,宋都控股在资产变现、股权融资上,难有收获。为了真正意义上减少风险敞口,5月26日晚,宋都控股再度发声,“承诺最晚于2023年中期,通过五种方式完成资产变现。”

  这五种方式,包括处置部分实物资产,处置自有股权、证券、基金类等金融资产,让渡部分实业资产,打通股权融资、贸易融资等融资方式,将持有的上市公司的股权融资、减持变现等。

  完成上述资产变现后,宋都控股将最晚于2023年末,彻底消除与宋都股份之间,存单质押形式的互保情形。

  变中求稳

  宋都股份去年在回复函中曾表示:2017 年,它参与杭州市地标性建筑的投资建设,该项目投资金额约90 亿元,须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前完工。为保证项目的顺利建设,宋都股份账面上留存了部分备用资金。此外,为了应对扩储的需求,它亦保持了一定的流动资金储备。

  利用上述阶段性的闲置资金,宋都股份进行了短期银行理财,并为股东宋都控股的融资,提供质押担保。这种“物尽其用”的做法,让宋都拓宽了融资渠道。

  但风险与质疑,也水涨船高。

  去年5月11日,上交所发函询问,要求宋都股份说明控股股东是否在存单质押事项中,涉嫌侵犯上市公司利益。

  宋都股份表示:控股股东在获得融资的同时,也反过来向上市公司提供免息的资金支持,因此没有侵犯利益一说。

  尽管它屡次强调,存单质押融资是逐笔发生,不存在集中到期的偿付风险,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要逐步通过资产变现、变更融资渠道和方式等,提高流动性。

  截至2019年末,宋都股份对外担保金额合计123.65亿元,占归母净资产265.97%。

  被问询之后的16天后,宋都控股向监管机构、资本市场发出自省,并提出了调整融资结构、提高运营能力、处置投资性资产等“解决方案”,力争在一年内彻底解决存单质押担保的问题。

  一年期限已至,截至2021年5月26日,宋都股份为宋都控股及其下属子公司的部分借款提供了担保;其中,宋都股份以定期存款提供质押担保的余额为35.306亿元、以信用方式保证担保的余额为9900万元。

  作为宋都系的重要平台,宋都股份去年的经营性现金流为1.93亿元,虽同比上年由负转正,但与2018年的35.78亿相比还相去甚远。此外,同期其资产负债率上升至86.7%;速动比率由0.31下降至0.29。

  2020年6月起,宋都控股与俞建午表示:其股权质押融资等,受到客观事件影响无法实现,相关金融资产处于锁定期无法变现,其他实物或房产变现也需要一定时间。

  此外, 2021年初,因俞建午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导致其个人和宋都控股的融资环境发生重大变化,致使目前尚无法有效降低存单质押担保额度。

  对此,宋都控股新的解决方案再次出炉,它与此前的方案相比,有了微妙的变化。

  首先,期限变长了,最晚于2023年末消除存单质押,意味着俞建午有两年半的时间可以利用;再者,资产变现的五种方式更为具体,也量化到具体数字,比如处理房产等实物资产2亿元、处置实业资产11亿元等。

  为了表明决心,俞建午做出承诺,为避免对上市公司产生影响导致损失,对于后续可能发生的直接损失,他与宋都控股,将予以足额现金补偿。

  双重“考验”

  地产圈内,上一个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涉嫌股票内幕交易的是格力地产董事长鲁君四。

  俞建午一直是低调内敛的风格,他在公开场合鲜少露面,也未曾公开披露相关股票投资经历。乐居财经了解到,他除了持有宋都股份,另外还有“中国战机第一股”中航沈飞(600760.SH)。

  2010年5月,宋都集团正式入驻致中和公司,投资近13亿元,建设占地300余亩的旅游景区型新保健酒生产基地。

  俞建午对于白酒领域野心颇大,打出制造浙江“省酒”的口号,他在此后的公开声明中表示,用3-4年时间将致中和打造成为上市公司。

  截止发文时,监管部门尚未公布俞建午涉嫌内幕交易的调查结果。

  潜艇兵出身的俞建午,在1987年离开部队,结束长达四年的军旅生活,来到杭州市江干区房屋建设开发公司任职。这家公司,就是后来的宋都。

  宋都的发展轨迹中,也似乎打上了这位潜艇兵性格中深深的烙印,更偏保守求稳。

  2018年,宋都股份正式跻身百亿房企行列,其在2019年还一度提出了300亿的销售目标。但在2020年只实现了全口径销售金额207亿元,难掩规模的诉求。

  去年同期,宋都股份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1.61亿元,同比增长71.86%;归属股东净利润3.52亿元。

  作为杭州“老十八家”地产开发商之一,在本次杭州首批集中供地大战中,宋都股份以45.84亿元拿下5宗地块。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成交楼面价和毛坯销售均价差额多在1万元/平方米之内,且自持比例较高,或难获得较大利润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宋都股份土储库出现“告急”的情况,仅剩4宗地块。其中,一宗位于浙江舟山,另外三宗位于广西,而宋都股份销售较为热门的杭州地区已无土储。

  眼下,俞建午和宋都的也正经受着双重“考验”,一边要补仓增加土储,另一边,还得解决上市公司的对外担保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