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魏薇 发自河北

  年后复工第一天,王文学第一时间召开了动员会,他表达出了信心:虽然面临种种困难,但我们正处于一个积极的窗口期。

  他直面华夏幸福所面临的问题:“公司的流动性问题,确确实实带来了经营性困难。去年年底,公司出现了债务偿付问题,短期公司货币现金有限,新增融资受阻,业务现金流无法覆盖债务偿付需求。”

  他很清楚,尽快实现有序经营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华夏幸福要千方百计谋生存、谋发展。第一季度稳定经营、第二季度有序经营、下半年提升经营,华夏幸福制定了三步走的目标,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将"按年规划、按季调整、按月分解”,滚动执行。

  “穷日子能打胜仗,才是真英雄!”

  时下的华夏幸福将重走艰苦创业路。当前,华夏幸福正在积极推动“综合化债、债委会推进、业务经营”三件大事。

 停止收购石墨烯

  在面临债务重组的关键时刻,华夏幸福打出了一张“增发收购“牌。

  牌面上,是华夏幸福拟筹划以发行A股股份的方式,购买朗森汽车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朗森汽车”)持有的天津玉汉尧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玉汉尧”)33.34%股权。但牌面下,是华夏幸福为债务重组赢得宝贵的缓冲时间——停牌10个工作日。

  停牌前,华夏幸福的股价最低跌至9.25元/股,而上一次股价跌破10元关口,还是在2011年6月。

  2月18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停止收购玉汉尧石墨烯公司的股权交易。华夏幸福方面解释道,公司与交易相关方未能就本次交易价格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且近期面临着较多债务问题。同时还做出表态,在1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隔日开盘,华夏幸福的股价跌停,股价报收于8.51元/股,跌停板封单达到82.5万手。盘后数据显示,2月19日当天,华夏幸福遭到沪股通卖出4466万元,机构专用席位买入582.17万元。

  在终止收购的同时,华夏幸福控股股东华夏控股以持有的公司股票作为担保品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融资融券业务,将被相关金融机构进行强制处置,上述业务相关金融机构拟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对标的证券进行违约处置操作,计划减持不超过7827.44万股股份,约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2%。

  此次减持计划是华夏控股因金融机构执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及融资融券业务协议中强制处置程序而导致的“被动减持”。

  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及融资融券业务进入强制处置程序,主要是基于华夏控股及公司目前流动性阶段性紧张以及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下滑导致。

  债务转机

  困境当前,王文学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华夏幸福有不少“帮手”,自危机发生以来,华夏幸福除了进行自救外,还求助于地方政府,中国人民银行及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也对公司的流动性问题给予了高度关注,开展了大量指导协调工作,帮助华夏幸福稳定了局面。

  解决债务问题是华夏幸福的当务之急。

  从2018年末到2020年中期,华夏幸福的短期负债从243.01亿元增长到873.39亿元,对应的有息负债总额由1353.57亿元增加至2026.26亿元。

  2020 年第四季度至今,华夏幸福剔除主要股东支持后的融资净现金流为-371 亿元,公司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导致出现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

  截至目前,华夏幸福共有17只存续境内债券,其中有6只将于一年内到期,规模达151亿元。境外债9只,总规模45.6亿美元,其中3只将于一年内到期,一年内到期规模约17亿美元。也就是说,华夏幸福2021年需偿还的债务总额超260亿元。

  2018年7月引战后,中国平安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从2020年6月以来,中国平安已向华夏幸福提供了120亿元的永续债,利率从8.0%-8.5%不等,主要用于投入产业新城PPP项目,另一部分用于偿还债务。

  2020年前三季度,华夏幸福实现营业收入567.34亿元,同比减少11.79%;净利润72.8亿元,同比减少25.30%,其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250.72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45亿元。

  在流动性困难的情况下,华夏幸福的正常生产经营面临着很多挑战,难以及时支付工程款,难以按时交房,无法支撑大规模投资,正常经营性支出将大幅削减。

  另一方面,华夏幸福也在积极融资纾困。截至去年中期末,华夏幸福融资总额为2035.91亿元,银行贷款的平均利息成本 6.12%,债券及债务融资工具平均成本为 7.38%,信托、资管等其他融资的平均利息成本 10.15%,融资加权平均成本为7.96%。

  化债进展

  2月1日上午,华夏幸福以线上线下联线方式在北京、廊坊、上海、深圳等6地同时召开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成立华夏幸福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

  此次会议由最大债权人工商银行和平安两家牵头,与会者还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及各监管机构河北省分支机构、河北省政府及廊坊市政府相关领导,以及超过200家华夏幸福债权人。

  据传,会议上各方对华夏幸福债务风险化解问题进行讨论,政府方面将提供政策支持,紧急调拨财政资金,加快一部分政府应付款的偿付,并且全力帮助企业尽快销售回款、解付保证金的措施;指导协调金融机构展期,平安已带头展期。

  此外,工行、平安等主要债权人当场表态称,拥护配合政府、共同推进债务风险化解工作、不抽贷、不断贷,努力实现共赢。

  2021年,王文学要带着华夏幸福“刮骨疗毒、向死而生,重走一遍艰苦创业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