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展浩博 发自成都

  春节前一周,2月4日,久未发声的四川信托,在官网披露了一则关于委托人代表推选进展的公告。自去年底四川信托管理层大换血之后,这则推选公告不乏新任领导与委托人沟通示好的诚意。

  2020年12月26日,四川信托官宣聘任建信信托托管公司业务;同日,川信二东家中海信托也派出“救火队长”黄晓峰担任四川信托董事长。至此,黄晓峰一人双任,既是中海信托董事长,又兼挂帅四川信托。

  建信信托隶属建设银行旗下,为国内顶级信托之一,常年以固有不良资产率为零著称,而中海信托隶属中国海洋石油集团麾下,作为央企信托之一,亦以风控严格闻名。

  此次获两大优质同行襄助,又得信托圈老将黄晓峰加持,身处爆雷漩涡的四川信托能否绝地逢生?

  “救火队长”何人?

  黄晓峰曾坦言,在他掌舵下,中海信托风控合规标准一直比较高,执行也非常严格,很多业务别的信托公司能做,但在中海就做不了。疾辞严令,足见黄晓峰对风险的厌恶。

  不难预料,这种厌恶风险的决策风格将被引入四川信托。

“拯救”四川信托

  中海信托风控严格,此前已有例证,这一点,从去年初落马的中海信托原副总裁魏志刚一案就可见一斑。魏志刚与黄晓峰资历相仿,彼时在中海信托业务总监任上,他曾为太湖新城公司融资事项牵线搭桥。

  在与工行总行达成三方融资项目方案之后,无奈该项目最终因风控不过审,被中海信托决策层否决。

  尽管如此,在新城公司后续达成的融资事项中,关联方有感于魏志刚前期出力颇多,还是决定给他300万好处费,此事亦成为后续魏志刚落马的导火索。

  风险偏好程度低,决定了中海信托稳健的经营风格。如黄晓峰所言,中海信托风险项目和风险资产都相对较少。这一点从其投资版图中亦不难看出。

“拯救”四川信托

  中海信托对外投资公司中,处于在业状态的共计31家,而其直接间接控股公司,则仅为21家。投资版图中,多以金融资管类公司为主,鲜少地产类重资产公司。

  反映到信托资产分布上,同样如此。据中海信托2019年报,期内公司信托资产总计3063.43亿元,其中近七成投向证券金融领域,投向房地产行业占比仅1.48%。而在其71.03亿元的自营资产中,投向房地产占比则为0。

“拯救”四川信托

  而在信托公司另一块重要的股权质押业务上,中海信托表现得更为克制。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截至目前,中海信托处于有效状态的的股权质押业务仅余两笔,均发生于2018年,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17.87亿元和5500万元。

“拯救”四川信托

  值得注意的是,两笔股权质押业务中有一笔涉及房地产,为北京长安投资集团向其质押的北京长安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而北京长安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另一大股东为持股50%的北京绿化隔离地区基础设施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该公司最终隶属北京市政府。

  经营求稳的另一面,却是中海信托下滑的业绩。据2019年报,中海信托年内营收利润双双下滑,营收从2018年的12.05亿元降至2019年的11.24亿元;利润降幅则更为显著,从同期的19.95亿元降至9.17亿元,降幅达54%。

  碰壁触雷

  如果说2020年是信托爆雷元年的话,那身陷百亿TOT产品兑付危机的四川信托,称得上年度最受市场关注的一颗“惊雷”。

  去年,在中海信托遭遇多个踩雷事件,影响最大的也当属四川信托爆雷事件。另一方面,在中海信托往期的业绩构成中,来自四川信托的营收利润曾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为持股四川信托30.25%的第二大股东,2011~2015年间,中海信托从四川信托处取得的股权收益分别占其当年营收为10.8%、23.47%、27.67%、24.98%和26.23%。营收占比常年接近四成。

  2016年,由于与四川信托控股股东宏达系的矛盾,中海信托一度挂牌转让其所持四川信托30.25%股权。不过经历多轮竞拍之后,由于川信第四大股东表示不放弃优先受让权,股权转让最终作罢。

  可以预见的是,此次川信爆雷,仍将给中海信托2020年业绩蒙上不小的阴影。除此之外,中海信托虽鲜少触碰房地产,由此规避重资产爆雷,可其在A股市场上却接连碰壁触雷。

  2017年,中海信托旗下信托计划重仓的新鸿泰,在因重组计划被否之后陷入漫漫跌途,该信托计划进入新鸿泰的加权持股成本约为42.6元/股,2018年该公司股价最低触及12.49元/股,损失惨重。

  而后,中海信托又相继踩中五洲国际、龙力生物、东方金钰等多个雷股,其中东方金钰目前已因跌幅惨重触发面值退市。

  因股东纠纷,中海信托一度从四川信托萌生退意。而今,宏达系控股地位岌岌可危的状况下,中海信托派驻“救火队长”,对于这位二东家而言,是否是个绝佳的上位机会,犹未可知。

  在经历连环爆雷、委托人诉讼、审计罗生门、管理层换血、同行托管系列风波之后,这家四川最大的信托公司,早已不是昨日的香饽饽,上百亿资金缺口,甚至审计难以推进。

  对于中海信托而言,面对这样一块“烫手山芋”,无论是主动救火还是勉力为之,想来都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