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李奕和 发自重庆

股权之争后,金科股份(000656.SZ)再次因一起人事变动,迷雾重重。

1月13日,一则关于金科的人事调整消息,在地产圈炸开了锅,量级堪比一个月前其对外公布的4500亿五年目标。

从市场流传的消息看,这起人事调整有多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金科股份喻林强将卸任集团总裁职位,降为重庆区域公司总经理;而原金科重庆区域公司总经理周达,则升任集团总裁。

在另个版本中,金科股份董事长蒋思海和集团总裁喻林强将双双退居幕后,转而由金科重庆区域公司总经理周达,接替集团董事长之位;原金科云广区域公司董事长杨程钧,则接替喻林强,担任金科集团总裁。

此外还有消息称,金科原重庆公司董事长周达将一肩挑两职,分别接替蒋思海和喻林强,任金科集团董事长、总裁职位。市场上的消息纷纷扰扰,让人眼花缭乱。

但根据金科股份当日披露的公告,周达在候选人名单中排在首位,其接任集团董事长的概率更大。

该公司披露的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中,提名周达、刘静、杨程钧、杨柳为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此外,提名朱宁、王文、胡耘通为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这当中,除杨柳由红星家具集团提名外,其余人士借由金科控股提名。

此前一直在金科董事会的现任董事长蒋思海和总裁喻林强,并没有出现在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之列。根据金科股份披露的内部消息,二人将会继续留任公司担任重要职务。

除此以外,金科集团创始人黄红云也未出现在新一届董事会名单中。继2016年8月,黄红云退出董事会、将指挥棒交给蒋思海之后,他远离董事会已有4年半之久。

薪火相传

事实上,自2021年开年以来,伴随着房企新战略规划的调整,企业内部高管、人事的变动变得比以往都更为频繁。

不足一个月中,世茂、新城、中骏、上坤、奥园、复地等房企的“总裁”职位都迎来了新的职业经理人。这些明星经理人有的是从企业内部升迁,如原新城控股董事兼联席总裁梁志诚接棒王晓松成为总裁。

有的则从其他企业中跳槽而来,如将出任上坤集团执行总裁的周青,原为旭辉集团总裁助理兼武汉事业部总经理。

当然,也有如原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原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巧龙、原三巽集团总裁王本龙等经理人,潇洒从企业辞职离开,独自走上自己的创业道路。

但没有哪一起,像金科股份如今这样显得扑朔迷离。

从市场的消息可以看出,这起人事变动主要是围绕四个人展开的,即金科董事会现任董事长蒋思海、总裁喻林强,以及金科重庆区域公司总经理周达和金科云广区域公司董事长杨程钧。

这跟金科自身披露的董事会候选人名单,蒋思海、喻林强退,周达、杨程钧进,似乎是一样的。

从履历来看,这四人在金科内部都可称得上是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蒋思海和喻林强不用说,前者是金科创始团队老成员,后者在2002年进入金科,两人都是金科老员工,共同见证了这家千亿房企20多年的奋斗之路,是推动金科深耕发展多年的实践者。

至于周达和杨程钧两人,进入金科时间最短的也有14年之久,在金科内部基本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大浪淘沙式走过来的,在多个部分都有任职,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其中,周达于2007年加入金科,历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经理、发展部副总监、总裁办公室主任、华北区域和华东区域公司董事长助理、重庆区域公司副总经理兼任涪陵公司总经理、公司经营管理中心总经理等职务,直至做到金科重庆区域公司总经理职位。

要知道,重庆对于金科而言是大本营,要坐到这个位置,并不简单。

金科集团的历任总裁,包括蒋思海、喻林强,都是从重庆一把手的位置上升上去的。因此,此次市场传言周达将接替喻林强,出任集团总裁职位,不无道理。

2016年,喻林强还是金科股份副总裁,兼重庆区域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达作为金科重庆区域公司副总经理,正是在喻林强手下。那时候,周达不仅担任总经理直管作为金科发家之地的涪陵地产公司,也曾在2016年出任金科股份职工代表董事。

到2019年2月,周达辞任职工代表董事退出董事会之时,其已坐稳金科重庆区域公司总经理职位。数据显示,同于2019年,重庆金科在大重庆范围内以501.49亿销售额位居第一,成为西南地区第一家迈入500亿门槛的区域房企。

周达也曾因此名噪一时。

回到杨程钧,在金科做了也有近20年时间,并始终就职于金科。他在2001年加入金科,历任金科集团涪陵公司总经理、成都公司总经理、北京公司总经理,从京津冀经济圈到中西部高速发展,跨越一二三线城市,是金科多年发展不可多得的得力干将之一。

2017年11月,金科正式成立云广区域公司,杨程钧挂帅,在其领导下,云广区域从无到有,迅速扩张。2017-2019年,金科在广西的销售额在分别实现了13.27亿、68.74亿到95.76亿元的跨越式增长。并在2018、2019年连续2年稳居广西房企TOP10。

截至去年中,金科在广西总土储货值预计已将近200亿,与截至2019年底增长超过30%,实力可见一斑。据了解,在杨程钧的带领下,至2020年金科云广区域公司已多点布局广西、云南10城51盘,各项业绩指标名列集团前列。

金科后浪与未来

纷繁复杂的人事调整,或许与金科一个月前那场轰动一时的战略说明会有关。当时,金科地产联席总裁方明富西装笔挺走上演讲台,掷地有声的宣布金科下一个五年规划目标:2025年,4500亿。

犹如给市场抛下一枚深水炸弹。

按照这一战略规划,金科将坚持“四位一体、生态协同”的高质量发展战略:即精耕地产主业,做强智慧服务,做优科技产业,做实商旅康养,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整合产业链生态圈;力争向2025年冲击4500亿元的目标奋斗,年复合增长率15%以上,并力争冲击更高目标。

回顾龙头房企的规模之路,突破2000亿之后,实现规模翻倍甚至更高的目标,他们大约用了3-4年。比如万科,2014-2017年销售额从2151亿元到5299亿元;以及保利,2016-2019年销售额从2100亿元到4618亿元。

相比之下,金科预留了五年的时间,可见其在规模增长路上,并非一味求快。

近年来,金科的收益质量在持续提升,如毛利率、净利率均呈整体上升态势。截止2020年三季末,净利率达到11.69%,创下五年新高。同期,据wind数据,金科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为72.71%,连续四年下降,距离三条“红线”中该值不超70%的目标,仅差2.7个百分点。

未来五年,在保持规模较快增长的前提下,盈利、负债等关键经营指标的持续优化,也是新一届管理层的任务之一。

据了解,2021-2025年,金科将强力实施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由常规发展模式向创新驱动模式转变,以及由单赛道为主向多赛道协同发展升级;由传统地产向科技地产及数智服务产业升级。

具体而言,金科“地产+”业务在未来将迅速发展。按照规划,科技产业(大产业)方面,到2025年,“大产业”板块计划销售规模超过200亿元,同时新增持有资产规模约100亿元。

此外,商旅康养(大消费、大健康)方面,“大消费”板块计划到2025年销售规模超过200亿元,新增持有资产规模约200亿元。

2013年2月、2016年8月,金科股份第一任董事长兼总裁黄红云分别辞任金科股份总裁和董事长,蒋思海接任,成为金科股份董事长、总裁。

到2019年2月,蒋思海辞任金科股份总裁,把“接力棒”交给了喻林强,但其当时依然金科股份董事长职位,并一直持续到现在。

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在蒋思海和喻林强的配合领导下,金科完成了千亿级企业的蜕变。

特别在2017年 6月金科提出“跨越式大发展”目标后,销售业绩从2017年的658亿到2018年的1188亿,再迅速提升至2019年1860亿。而根据公开数据,2020年金科实现销售金额约2233亿元,同比增长约20%。

金科的销售规模,以接近翻番的速度稳步增长。

其2017-2019年营业收入规模也从348亿元增长至678亿元,营收规模翻倍,净利润总额从23亿元提升至64亿元,净利润达到2017年的近三倍。

此外,二人在上市公司规范治理、企业战略规划实施、人才团队体系建设等方面,为金科的长远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相较于蒋、喻等一批“老人”,金科股份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一个鲜明的特点,是管理团队更趋年轻化,以“7080”后为主力军。其中,新加入的周达40岁,杨程钧也仅44岁。

而红星方提名的杨柳,现任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助理总裁,1985年出生的他,更年仅35岁,是本届董事会最年轻的候选人。

金科方面披露的资料也显示,本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不含职工代表董事)里, “80”后占多数,共5人,占71.4%,“70”后2人,占28.6%,平均年龄不到41岁。

但即便如此,在金科内部,周达曾连续多年参与公司制度和组织的顶层设计,作为金科跨越式大发展主导者之一,他组织拟定《金科股份跨越式大发展战略总体实施方案》,是跨越式大发展的倡导者、参与者和推动者,在金科跨越式发展中贡献突出。

金科也称,周达、杨程钧均是过去三年公司跨越式发展过程中的中坚力量,同时也深度参与了“2021-2025年高质量发展战略规划”的论证和制定过程,并将其看作是金科未来五年高质量发展新的领军人物。

站在2021年的新起点上,周、杨如果真的如市场传言,顺利上位金科集团董事长、总裁,是否能稳住金科未来五年4500亿的目标?接过蒋、喻衣钵的他们,能否继续为金科创造更高的业绩增长,将成为业界讨论的话题。

交流爆料:3426315154@qq.com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期内容回顾↘
“反投”私募基金,祥生与三巽们的阳谋

孙宏斌“抄底”融创中国

地产大佬造车连续剧,朱孟依19亿元拿下“蔚来”

旭辉的“合营”外衣

泛海再撕去一道地产标签

卖掉世联长租业务,陈劲松给出了一个“魔方”

富力双线“抢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