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老黄刷屏。老黄者,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也。黄市长退休有年,但每到关键时刻,总要发声。比如,今天他的建议是,让人大取消住房公积金!我忍不住转发了这条消息,提醒他“别出来嘚瑟了!趁火打劫不地道!重庆经验不适合全中国。””

  老黄在当市长时,曾经发明地票制度,建了不少经济适用房,在全国房价涨声一片的时候,重庆房价波澜不兴,以致时到今日,说到房价,重庆人还是挺怀念他的。

  老黄在政界时,应该是一位比较懂经济的技术官僚,时不时的总有马上要出山的呼声,我已经听出老茧了。但客观而言,他的不少见解还是与一般官僚不同的。今天转发的还有一篇他的文章:疫情下对中国公共卫生防疫体系改革的建议。我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说得很有道理,比如,他说要重视消费拉动经济发展,疫情之后,要加大卫生、教育等公共设施投资,公共设施投资转化的GDP比高速公路、高铁要高;大中小城市、大小医院设施配套差异太大,应该均等化;建立预防型公共卫生防疫体系是百年大计;要鼓励双一流大学设立高质量公共卫生学院,建立“中国公共卫生大学”;加强公共卫生、防疫研究的体系性、针对性;制定“十四五”计划时,加大公共卫生与防疫的比重,等等。

  他的建议能否上达天听,进而采用,只能看运气了。其实,中国的事,尽管还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但也并非到处都是漏洞,经过40年改革开放和各种大灾大难的考验,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体系,比如,2003年SARS袭击中国之后,中央政府就曾花重金在疾控系统打造了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对各类传染性疾病展开监测,不明原因肺炎更是监测、报告的重点。但这次新冠来袭,直到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作为乙类传染病并按甲类传染病管理后,才在网络直报系统中上报病例。因此,有建议还是得提,但关键在于怎么把现有的东西用好,不要花了大钱,摆在那里,关键时刻睡大觉。

  但住房公积金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尽管对它也有一些批评,但它毕竟是现有住房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事实上,也起了不错的作用,即使像重庆这样房价比较平稳的城市,住房公积金也是老百姓买房的重要依靠。在房价高企的城市,住房公积金因为较低的利息,也是首次购房者贷款的首选。

  此次疫情来势凶猛,迁延不去,确诊人数还在上升,影响到千家万户。但再多的人感染,在拥有住房公积金的总人口中,毕竟只占少数,何况,财政部等部门已经印发通知,患者发生的医疗费用,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这被视为“免费治疗”。因此,病人缺的不是钱,而是救治机会。2月3日,国家公积金管理中心曾发布《关于配合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加强中央国家机关住房公积金服务保障的通知》,提出患者可提取本人住房公积金用于医疗支出。但没想到,老黄一拍脑袋,就要取消住房公积金,这样一来,买房的人没有公积金可用,生病的人也别指望用于医疗支出了。

  老黄的建议,显然并未征求老百姓意见,老百姓有意见是必然的,大家都很纳闷,为何国家都已经承诺免费治疗了,老黄还惦着我们这点钱,为何遇到大灾大难,首先想到的总是老百姓的腰包。这不是帮忙,而是添乱!

  在“乐居财经”所作的“你是否赞成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调查中,截止12日下午三点半,使用公积金贷款的有525票,商贷和公积金贷款组合的305票,两者相加大于使用商贷的705票,并不是老黄所说“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参加投票的人中,承认公积金帮助很大的有1066票,不大的只有389票,认为公积金制度有必要的1186票,没必要的363票,不赞成取消的1145票,赞成的400票。民心向背,无需多言!

  老黄,还是收回你的建议吧!(来源:大雪评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