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二度抛弃 “凯莱”

  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秦皇岛

  秦皇岛市山海关区环海南路1号,一家已有24年历史的凯莱度假村,却逃不出二次被“抛弃”的命运。

  2月10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拟以现状转让秦皇岛凯莱度假村房屋建筑物及附属设施、设备、土地使用权,底价6573万元。若转让成功,受让方需承担成交价款2%的交易服务费。

中粮二度抛弃 “凯莱”

  企查查显示,该度假村的唯一股东为秦皇岛凯莱度假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20万元,系中粮集团旗下产业。

  不唯中粮集团,近年来,国有企业对于旗下酒店业务的剥离正在加速,酝酿将“沉睡”在财务报表上的重资产变轻,酒店资产挂牌在产权市场上更是频频出现。

 难寻“接盘侠”?

  距海边150米的秦皇岛凯莱度假村,于1996年开业,2003年重新装修,持有95间客房,建筑面积1.2万平米。度假村内为各异风格公寓、跃层和别墅共22栋。

  此外,度假村持有位于山海关开发区云南南路西侧的商业用地3.2万平米,使用权终止日期为2043年9月28日,土地产权人和房屋产权人均为中粮集团有限公司。

中粮二度抛弃 “凯莱”

  除了酒店和商业用地,中粮此次连设备类资产包括机器设备和电子设备都统一出售,然而这些设备购置年限较早、长时间未使用,使用状况较差。网友入住后评价较多的也为“设施陈旧”。从回报角度来看,中粮要找到“接盘侠”或许并非易事。

  早在两年多前,秦皇岛凯莱度假村就被中粮集团摆上货架,出售类目也与此次一致,只不过彼时并未公开转让价格。

  两次被挂上交易所网站,但均没有详细披露秦皇岛凯莱度假村的经营和亏损情况,不得不让外界有所质疑。

  业内人士表示,亏损或是中粮转让秦皇岛凯莱度假村的主要因素之一。近年来,由于凯莱酒店经营一般,品牌度下降,后劲明显不足,也就成为中粮酒店业务的“不良资产”。此外,抛售酒店可以减轻集团的压力,有利于资本的合理配置。

  凯莱酒店“边缘化”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中粮正式开始涉足酒店业。1992年,中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在港投资建立凯莱酒店,部分物业归入到中粮置地上市公司中(重组后更名为大悦城控股)。

  凯莱作为中粮集团旗下高端酒店品牌,也曾辉煌一时。1996年,三亚凯莱度假酒店成立,成为中国第一座五星级度假酒店,也开启了国内度假酒店新纪元。

  然而,随着国际酒店集团在中高端酒店市场的扩张,凯莱酒店品牌的知名度逐渐下降,其在中粮集团酒店板块被“边缘化”的趋势也越发显著。

  实际上,这不是中粮集团第一次剥离凯莱品牌。2009年11月,三亚凯莱度假酒店遭遇改扩建后,被重新命名为美高梅金殿,管理方由凯莱酒店管理集团更改为钓鱼台美高梅酒店管理集团。

  紧接着次年,运营20年之久的北京凯莱大酒店主楼被拆除。改建之后,凯莱大酒店也遭遇“易主之变”,更名为W酒店,并正式交由喜达屋酒店集团管理。

  在业内人士看来,三亚和北京的凯莱度假酒店是凯莱旗下的“元老级酒店”。一个因竞争力薄弱易主美高梅,另一个因巨额亏损易主喜达屋,导致凯莱品牌在一线城市的竞争力随之被大大削弱。

  孵化自有酒店品牌

  2017年,中粮集团又将旗下位于苏州和南昌的两家凯莱酒店挂牌转让,挂牌价为1.7亿元和2.1亿元。从数据来看,酒店亏损是中粮转让两家凯莱品牌酒店的因素之一,苏州凯莱大酒店及南昌凯莱大饭店于2016年分别亏损598万元及618.9万元。

  同年10月底,继抛售旗下凯莱酒店之后,中粮集团再度将亏损严重的北京长安街W酒店挂牌转让,挂牌价为9.95亿元。

  一个多月后,天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接手W酒店。根据交易总价计算,酒店每平方米约31583元。在寸土寸金的二环边,实属白菜价。

  截止目前,大悦城控股(000031.SZ)拥有在运营的酒店有北京华尔道夫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三亚瑞吉度假酒店、三亚仙人掌酒店、北京大悦酒店。2019年上半年,大悦城酒店经营收入为4.34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2019年,大悦城控股与大悦城商业立体联动,创建了全新自有酒店品牌——Le Joy Hotel大悦酒店,以精选服务式酒店为定位,主要客群为25-40岁的城市中高端商旅。北京大悦酒店是大悦城控股首个自有品牌酒店,于2019 年 5 月正式运营。

  另一边,凯莱酒店集团也调整了旗下的品牌线,由5个延伸至6个,分别是凯莱大饭店、凯莱酒店、凯莱度假酒店、凯莱逸郡酒店、凯莱悦享酒店和凯莱公寓。然而,面临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盘踞二三线城市的凯莱酒店,在未来市场中的地位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