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城投跌入至暗时刻

  乐居财经 胡益健 发自昆明

  云南城投集团的反腐风波并未结束。

  继原董事长许雷被逮捕后,1月13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云南城投集团原总裁,云南城投置业原总经理、董事长,云南物流产业集团原董事长刘猛做出逮捕决定。

  债务缠身、董事长落马、出售资产,云南城投集团的2019年可谓是“流年不利”。云南城投集团也有过高歌猛进的时刻: 2012年12月28日,昆明滇池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奠基开工仪式,云南省重要官员悉数登场。发生在7年前的这一幕,反映出云南城投集团曾如何辉煌;与昔日荣光相比,如今黯然失色。

  而其核心上市平台之一、承载着地产开发业务的云南城投置业(600329.SH)(下称“云南城投”)同样波折不断。

  历时两年的成都会展收购案告吹,负债率高居不下,业绩大跌之下转让资产求生,回顾云南城投的2019,一地鸡毛。 

 “蛇吞象”收购案流产

  筹划于2017年的一桩收购,曾让云南城投一度高光。

  2017年11月,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拟以236亿元收购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成都会展”)100%股权。根据此前的重组方案修订稿,成都会展估值达236亿元,而彼时云南城投的市值仅54亿元,典型的“蛇吞象”式收购。

  然而,这桩收购引发各方质疑,先后引来证监会和上交所的问询,并因未依法申报案,被国家市场监管局开出30万元罚单。由于无法回答证监会关于这桩交易中涉及的资金募集、收购目的、对赌协议等44个问题,云南城投于2018年11月16日向证监会提交中止审查文件。

  最终,一波三折的收购案于2019年6月正式画上终止符。

  对于终止的原因,云南城投表示,因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交易各方在部分重要条款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经交易各方协商,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频频 “卖子”回血

  “蛇吞象”收购案之外,2019年云南城投还以频繁出售资产的方式,维持了自己在业界的“存在感”。

  最新一宗交易公告是在2019年12月31日,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其拟向保利湾区公司以9.41亿元转让东莞云投90%的股权,交易价款暂定约人民币9.41亿元。云南城投在公告中表示,此次交易可增强公司现金回流,收回前期投入资金。

  除了东莞云投外,2019年3月底,云南城投曾公开挂牌转让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挂牌底价超3.6亿元,同时受让方须代天堂岛置业偿还欠云南城投借款本息合计的90%,该挂牌最终因无人竞拍而撤销。

  10月21日,云南城投公告称,云南城投拟将其持有的昆明欣江合达城市建设有限公司6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东莞云投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及对应债权、西双版纳云城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及对应债权、昆明市官渡区城中村改造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以协议转让或公开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广州金地(保利地产的全资子公司),广州金地同意受让,协议签订当天广州金地已支付诚意金22亿元。据媒体统计,上述4个项目包涉地超2000亩。

 资产负债率高达91.3%

  “卖卖卖”的背后,是云南城投的经营困境和资金危机。

  根据云南城投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约48.52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约69.93亿元下降30.61%;归母净利润约-10.63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约2.28亿元下降567.25%。据了解,云南城投业绩大幅下滑,是云南省亏损额最大的上市公司,并进入A股上市公司亏损额前20名,创下其上市以来前三季度最大亏损纪录。

  资产负债率方面,2014-2018年云南城投资产负债率均超过85%,分别为85.22%、87.64%、89.22%、88.82%、89.37%,基本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而截至2019年9月底,其资产负债率再创新高,达91.3%。其中,短期借款达21亿元,是2018年末的7.5倍;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170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48亿元,而公司的货币资金仅21.1亿元,较2018年末下跌21.2%,偿债压力较大。

  此外,云南城投的经营性现金流情况也不容乐观。前三季度,由于销售回款减少,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从2018年同期的-6.4亿元扩大至-9.5亿元;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该公司仅2017年前三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正。

  云南城投2018年初曾野心勃勃地宣布,2020年要进入中国房地产企业50强。然而,从财务状况来看,且不论跻身房企TOP50的可能性,云南城投要走出目前的窘境,恐怕亦需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