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衡源企业实控人 徐国良

  乐居财经 李奕和 发自上海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徐国良,或者从没想过要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在此之前,即使有困难,面对媒体他是那一类只会说“企业总会遇到困难的时候,这都是正常”以及“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人。

  云淡风轻,轻描淡写,话语间有着看破尘世的智慧和通透。

  徐国良是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公司业务范围已经遍布房地产开发经营、环保产业、冶金矿山、贵金属生产以及体育产业等。

  除了这一次使他声名远播的地产业务,徐国良更重要的一个身份是上海申鑫足球队的老板。

  十六年来,徐国良凭借着对足球的热爱和一身孤勇,支持球队步履维艰走地到现在,却在2019年传来球队破产的消息。

  上海衡源的问题更大,债务缠身、股权遭冻结、多项股权出质……

  或许一切已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才会把他急得以“互撕”的方式将宝能和“相交相识”二十余载的上海银行公之于众。

  这样的方式,怎么看来都有点玉石俱焚。

  徐国良发家上海,球队也因乡土之情曾从南昌迁回沪上。现如今,一位征战上海滩多年的商人和他的“帝国”正在沦陷。

  举报信事件始末

  起因源于徐国良在1月10日通过“上海衡源企业”微信公众号发出的一封公开信。

  徐国良在信中公开举报称,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及团队勾结深圳宝能集团,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并采取种种非法手段强行给宝能集团放贷265亿元。

  但该公开信随后被删,等来的是上海银行1月11日早间发布的一则声明:“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

  随后的1月12日晚间,上海银行还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向宝能集团授信属于正常商业行为,宝能集团有真实合理资金需求,并提供有效担保。公司给予宝能集团的所有授信业务均按公司审批授权规定全流程审批,相关授信不属于副行长审批权限,且不存在违法违规放贷行为。

  公告还称,上海衡源企业经比选后自主决定将项目公司股权出售给相关公司,并办理了股权变更手续。上海银行在符合监管规则的条件下履行了对宝能集团相关公司贷款的审批手续,目前用信余额78.64亿元,贷款利率5%,高于同期公司房地产贷款利率最低定价。

  据了解,自2012年与宝能集团建立信贷关系,除承接上海衡源企业项目公司相关贷款外,上海银行对宝能集团发放的其他贷款余额为135.4亿元,平均利率为5.99%,与公司同期发放的房地产贷款利率水平相当;依据审慎评估原则,抵质押率不超过70%。

  事情峰回路转,真相仍值得相关机构查证后公布。

  企查查显示,上海衡源成立于2000年1月,注册资本1.5亿元。公司业务范围涉及房地产开发经营、环保产业、冶金矿山、贵金属生产以及体育产业。徐国良为上海衡源法定代表人,持有上海衡源76.75%股权,徐国胜、徐国平分别持有上海衡源剩下的15%、8.25%股权。

  此外,上海衡源则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持有其97%的股份。

  这起事情的核心,是徐国良在公开信中提到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两个涉及近200亿资产的纠纷。据了解,两个项目涉及兴力达地块、建配龙地块和濠泉地块三个地块项目。前二者属于上海著名的烂尾楼项目——百联中环。

  2001年,四川兴力达集团与上海普陀区长征镇接触,计划合作建设一个大型购物中心。但直到2005年,项目一直进展不顺,当年8月,兴力达集团宣布彻底退出,随后将其股权变卖。

  辗转到2006年,百联集团接过项目,并随后在兴力达地块上建起了百联一期项目——百联中环购物中心。不过在随后的近十年时间里,建配龙地块作为项目的二期迟迟未能开工。

  最终,百联集团也未能等来项目的开花结果,在2014年5月将建配龙、兴力达、濠泉三项目打包出售。徐国良粉墨登场。

  2015年,徐国良旗下上海衡源以总价89.1亿元,拿下百联集团上述三个地块项目,当中包括百联集团的20多亿债权。但当时的徐国良,手头上资金并不充裕。

  接手项目后到2018年10月的这段时间里面,上海建配龙、上海兴力达均由上海乾苑投资合伙企业持有,上海濠泉项目中,上海衡源也仅占1%,剩余的99%亦由上海乾苑持有。上海衡源仅全资持有了上述三项目短短两个月的股权。

  事后证明,徐国良在接手上述三项目中,通过与上海银行合作使用了巨大的杠杆。

  据了解,上海乾苑成立于2016年2月,注册资本88.01亿元,当中上银瑞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出亿资72亿元,上海衡源出资16亿元(随后上银瑞金出资增加到88亿元,上海衡源出资则减少为10.692亿元)。而上海上银瑞金资本正是上海银行旗下间接资管公司。

  按照徐国良自己在公开信中供述,上海银行在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给予上海衡源的贷款合计107亿元。

  企查查信息显示,徐国良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有12家,其所有的企业达到24家之多。但在地产业务,除了这次使他声名远播的上海百联中环和徐汇滨江项目,其房地产业务甚少有曝光。据悉,上海“汇元坊”小区是徐国良开发建设的为数不多的楼盘之一,但项目建设也早在2001年左右。

  除此以外,徐国良还手握云南斗月矿业有限公司和西藏阿里朋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两个平台,是其商业版图的重要组成部分。

  债务危机

  这一场纠纷的第三方,是宝能集团。

  2019年,上海普陀区规土局发布的《关于普陀区形态规划展示的报告》对百联中环项目有了新的定位。

  报告提出,将推动中环百联整街坊商办地上面积约70万平方米的整体城市更新项目,加快推进百联购物广场办公楼项目(中环中心项目)更新建设,打造集甲级写字楼,众创空间、公寓、酒店、商业、金融等多元功能一体的商业办公综合体。

  彼时,上海普陀官方已披露,项目已由深圳宝能接手。

  事实上,企查查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10月,上海建配龙、上海兴力达和上海濠泉三项目公司已经完成股权变更。

  当中,上海建配龙、上海兴力达投资人变更为深圳方瑞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濠泉投资人由上海乾苑和上海衡源变更为深圳朗运投资有限公司。三者的法定代表人也由徐国良变更为杨东。

  深圳方瑞和深圳朗运的最终控股股东指向了深圳讯安投资有限公司,而后者的实控人均为林俊良,该人士与宝能姚振华关系颇深。

  宝能接盘后,徐国良所持有的上海衡源股份遭多番冻结。2019年8月1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徐国良持有的上海衡源15350万元股权。

  8月22日、9月20日,徐国良持有的上海衡源15350万元股权再遭上海金融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日期均到2020年。

  与此同时,徐国平、徐国胜所持有的1650万元、3000万元上海衡源股权被法院冻结。此外,上海衡源持有的旗下多家企业股权也被法院冻结,当中包括上海乾苑10.692亿元股权、衡源贵金属1亿元股权、元生动力资管5000万股权以及昌盛实业600万股权。

  数据显示,与上海衡源相关的股权冻结达到12项之多。

  更值得一提的是,徐国良、徐国胜、徐国平所持有的上海衡源15350万元股权、3000万元股权和1650万元股权,早在2018年7月已全部出质予上海廪溢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在去年3月,上海衡源所持有的上海申鑫电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9053.3751万元股权,也被出质。企查查显示,以上股权出质均在有效状态内。

  这些股权出质,都将徐国良和其背后的上海衡源面临的资金风险,进一步放大。实际上,仅上海银行提供予上海衡源107亿元的资金杠杆,按徐国良供述的最低年化6.2%计算,两年时间,要还的利息就超过13亿元。

  巨大的资金缺口,已使得徐国良和上海衡源在项目的开发上变得难以为继。

  而上海银行在1月12日晚的最新公告也指出,截至目前,上海衡源企业及相关公司在上海银行的贷款全部出现逾期,公司已依法起诉并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已将其40.44亿元贷款全部纳入不良并足额计提拨备。

  据了解,徐国良祖籍江西,但成长和发家在上海。这次与宝能、上海银行的互撕,会是徐国良商业帝国的终局吗?

  “球迷”与“老板”

  足球是徐国良最大的爱好之一,甚至嗜球如命。徐国良曾说,除了工作,足球是他唯一的兴趣。

  不像大多数企业老板对足球的热爱,仅止于投资俱乐部,足球带给徐国良的能量与乐趣一度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据了解,徐国良从小与足球结缘,小时候便接受过专业训练,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坚持踢球。那时的徐国良热情四射,血脉喷张。他还是巴塞罗那的粉丝,会为了看球赛通宵达旦。

  而他投资足球俱乐部的念头,早在中学时候就已经开始。

  2003年,34岁的徐国良在朋友的牵头和介绍下,接替了上海金贸在上海金贸足球俱乐部控股位置,接手俱乐部并组成新的上海衡源足球俱乐部。2004年初,上海衡源足球俱乐部买下解放军八一青年队,球队改名为南昌八一衡源队。

  五年后的2009年,南昌八一衡源以甲级联赛亚军身份升入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徐国良也开启了他作为俱乐部老板的短暂高光时刻。

  南昌衡源在2012年迁回上海,球队也一起更名为上海申鑫。在2013赛季,上海申鑫甚至力压申花和上港,一度成为上海滩最风头无两的一支球队。

  但这样的风光没有持续太久。

  2015年,上海申鑫被重新打回中甲;到2019赛季,上海申鑫提前三轮降入中乙。事实上,这些年来,上海申鑫一直被资金不足问题所缠身,资金投入减少,球员变换频繁,球队的实力也越来越差。

  而外界的关注点,也更多开始指向了上海申鑫投资方上海衡源的经营问题以及背后的老板徐国良身上。徐国良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球队最困难的时候,为了支付外援的薪酬,他甚至试过打电话让朋友直接提上美元现金赶到南昌。

  但对于一支足球俱乐部来说,“烧钱”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更不是问题解决了便一劳永逸。2019年以来,上海申鑫屡屡被爆出换员、欠薪、破产、寻找新投资方,甚至解散球队的传闻。

  十六年来,徐国良凭借着对足球的满腔热血和一身孤勇,支持球队步履维艰走地到现在。他曾表示,企业总会遇到困难的时候,这都是正常的,但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没想过脱身不干,将俱乐部转手。

  只不过,这一次,随着投资方上海衡源和徐国良自身深陷债务和舆论的旋涡中心,或许,已经预示了上海申鑫的最终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