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风口浪尖上的东方园林再次来到了一个“艰难时刻”,前三季亏了9个亿。

  此外,创始人何巧女也宣布卸任东方园林董事长。这位昔日的“中国首善”曾因其大手笔的慈善事业而闻名,又因迟迟没有兑现承诺陷入舆论风波。此次卸任东方园林相相关职务,是心灰意冷还是另有后招?

  业绩股价双双跳水

  10月30日,东方园林发布2019年三季报。报告显示,东方园林前三季度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180%,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了亏损。前三个季度净利润亏损了9个亿,平均每个月亏一亿。

  东方园林的危机从2018年就已经开始逐渐显现。

  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计划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券,实际发行规模仅0.5亿元。此后5个月,东方园林股价跌去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股价下跌让公司实际控制人质押的股份不断逼近平仓线。

  10月17日,北京证监局对东方园林发布建议函:“请东方园林的债权人谨慎采取措施,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避免债务风险恶化影响公司稳定经营。”

  2018年10月之后,东方园林股价继续下跌。截至目前,2019年11月1日收盘报价5.03元。一年里又跌去了一半,市值蒸发100亿。

  财务数据显示,正是从2018年开始,东方园林利润开始出现大幅下滑。

  创始人的“诈捐”风波

  与东方园林三季报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其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告。公告表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何巧女变更为林伟杰。同时,何巧女退出董事长职位,由慕英杰接任。

  但就在东方园林危机爆发半年前,何巧女曾在美国社交网站上“爆红”。

  美国脱口秀节目《艾伦秀》官方ins发布了一条视频:何巧女表态捐出15亿美元,用于拯救濒危动物。看到这个消息,美国网友都炸了,纷纷为何巧女点赞。

  按照当天的汇率,15亿美元相当于95亿人民币,超过何巧女当时个人身价的三分之一。

  何巧女的慷慨感动了无数美国民众,但没有打动中国民众,甚至激怒了被东方园林欠薪的员工。何巧女的争议,来自她豪捐的背后,她的企业却深陷高负债危机。

  危机爆发后,社交网站上突然出现了向东方园林公开讨薪的人群。

  在下方评论,有多名疑似为东方园林员工的网友称,公司已经欠了几千名员工半年的工资,公积金和社保也断了,且公司拖欠工资不给解释,无一高管代表公司出面给个说法,根本不顾员工死活……

  做慈善,何巧女说这是她从小在心底埋下的种子,她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大家人挤在一个30平米的小房子里,10岁之前都没穿过凉鞋,房子旁边就是猪圈。“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等我富裕了,我一定要帮助大家。”

  随着东方园林高速发展,何巧女的慈善脚步也加快了。

  东方园林上市后,首次公开募股就募来了8亿,银行授权也从1000多万提高到20亿。资金瓶颈被打破。不到一年时间,资金弹药充足的东方园林斩获超过50亿元订单。在连续利好的消息刺激下,股价一度高达229元,取代贵州茅台,成为前所未有的两市第一高价股。

  2012年,何巧女成立了“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以“保护地球、保护大自然”为使命,立志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大自然保护基金会之一。

  2015年胡润百富榜中,何巧女以身家190亿位列中国女富豪榜第9位,但在当年的慈善榜单中,何巧女排名第一,成为当年“中国女首善”。据说她当年的捐款数额,是王健林捐款数额的8倍,是马云的13倍。

  由于近日东方园林实际控股人变更,何巧女超过180亿承诺捐赠如何落地,再度引发热议。何巧女因承诺捐款7630万股(价值29.27亿元)给巧女基金会而获得“中国女首善”,根据公益基金会年报显示,何巧女累计捐赠约3.37亿元,还有25亿还有落实。

  除此之外,何巧女多次捐款都出现模糊状态,捐款形式、期限、接受对象都没有明确。“雷声大,雨点小”,何巧女又得了一个“诈捐”的名声。

  折戟PPP

  业务方面,2015年,东方园林又跨界杀入环保产业,几年之内就成为环保市场的“专业选手”,因为在PPP领域表现强劲,何巧女成为业界有名的“PPP女王”。

  不过大肆进入PPP,也为东方园林后来的债务危机埋下隐患。2016年到2018年,东方园林三年中标PPP项目的总额约1500亿元,一度成为“PPP第一股”。在2018年民企PPP中标榜单上,东方园林高居第二位。

  然而PPP模式前期需要企业大量垫付资金,这也意味着一旦融资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将受较大影响。果不其然,随着监管机构对企业融资的政策收紧,融资难问题成为悬在东方园林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最典型额莫过于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原计划发行10亿元的公司债券,实际却只发行了5000万元,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凉发债”。

  不过时任东方园林董秘的杨丽晶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称对公司十分有信心,公司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发行不如预期,一方面是因为当前企业发债整体环境偏差,另一方面,AAA评级以下的公司债券本身流动性差。并表示公司资金状况良好,已经对后续融资做好妥善安排,本次发债失利不会对后续到期债券兑付造成影响。

  然而外界对东方园林的财务状况分析并不乐观,对于百亿市值的东方园林,连5000万都要发,可见其债务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此次发债失败,东方园林的资金危机问题被迫置于台面,其股价从去年5月底开始连续暴跌。随后东方园林宣布拟披露重大事项,5月25日,公司股票停牌。

  期间,东方园林先后与民生银行、广发银行等合作,获得64亿授信额度,并发行了12亿元的融资。8月27日,东方园林复牌后,股价一路下跌,跌破8元/股。

  与此同时,关于东方园林拖欠工资、奖金等的消息也不绝于耳。就在当年9月4日,在央行、全国工商联组织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何巧女向易纲直言:“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纲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东方园林的资金链问题已经难以掩饰,而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82.88%,随着股价下跌也徘徊在平仓边缘。

  其实从业务收入来看,东方园林一直处于增长状态,2014—2018年,其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8亿元,53.79亿元、85.63亿元、152.04亿元、132.93亿元。

  但是PPP项目上的激进,使其负债居高不下,2014—2018年,东方园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22%、63.83%、60.68%、67.62%,69.33%。

  东方园林也依靠自身努力过,主动请退了多个PPP项目,同时争取资金纾困,但是窟窿太大,自救效果不明显。于是有了如今何巧女出让控股权给国资委的戏码。

  来源:地产资管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