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曾树佳 发自上海

  连续两天走出阴线后,融信中国(3301.HK)的股价反弹翻红。股价的转变,或许部分源于股票回购的资本操作。

  10月9日晚,融信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香港联交所回购108万股公司股票,相当于已发行股本的0.063%,其中最高回购价格为9.33港元,最低回购价格为9.06港元,总代价约为991.74万港元。

  在此之前,融信已连续四个交易日在港交所分别回购了45万股、60万股、59.5万股、105万股公司股票,涉及金额2479.32万港元。加上这次回购,融信10月份以来,已进行了5次回购操作,涉资3471.06万港元。

  在今年上市公司的回购大潮中,欧宗洪的融信,已然成为其中的一朵浪花。年内,其于港交所购回了543.6万股,约占已发行股份数目的0.315%。这条常见的资本途径,成为了融信改变激进发展步调的缩影之一。

  提振股价

  此前证券时报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共有53家上市公司发布股票回购预案,回购总金额不低于81.22亿元,拟回购股份数量不低于10.71亿股。由此可见,上市公司回购的呼声并未减弱。

  而在地产业内,回购股票作为增强投资者信心、提振股价的重要手段,开发商也屡试不爽。

  前不久,碧桂园就通过连续的回购动作,以此来为上市公司的市值管理提供助力。截至9月初,碧桂园已花费3.55亿港元回购3638.5万股公司股份。

  以往的融信,常用信托增持来传递公司股票的积极信号。据乐居财经统计,自2018年以来,欧宗洪家族信托Dingxin对融信进行了不少于5次的增持;直至今年9月5日,Dingxin于融信中国的股权增至11.2亿股股份,占该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约65.05%。

  然而仅仅依靠增持,融信的股价水平似乎并未达到预期。

  查阅过往融信资本市场的成绩单可以发现,2016年上市以来至2018年,该公司年末的收盘价分别为5.44港元/股、8.40港元/股、8.90港元/股,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然而进入2019年,融信的股价目前仅为9.16港元/股,总市值为157.96亿港元。

  或许,融信正是因此按下了“回购”的按钮,并加大了回购的频率,在几个交易日内连续发力,希望通过此举为股价提供支撑。

  资本市场变幻不定,众多因素都能影响股价,股票的涨跌只能当作各方面因素的综合反映。从融信的市场动作来看,欧宗洪也确实正在从不同方向入手,以此来提升公司的竞争力。这从年初的配股就能窥见一二。

  今年4月,融信发布公告称,按每股10.95港元配售最多1.08亿股现有股份。此次配售所得款项净额将约11.77亿港元,将用作公司发展目的及作为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

  即使有摊薄股东利润的风险,但融信此举除了能获得营运资金之外,其目的还在于扩大股东基础,优化股东结构,同时增加股票流动性,为今后的股价提升和市值管理提供裨益。

  撕掉“激进”标签

  调控的周期之下,单纯利用规模突进寻求话语权的方式已非主流,如今的房企,大多以“稳中求进”的姿态展现在投资者面前,给投资者吃下“定心丸”,从而让企业在资本市场上获得认可。

  在跨过千亿门槛之后,欧宗洪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融信要撕掉闽系房企的“激进”标签。此前他在中期业绩会上表示,未来融信净负债率要维持在70%-90%之间,并将回款金额的30%-50%用来拿地。

  融信步伐的放缓,从数据中也可以体现出来。上半年,融信的净负债率从上年末的105%降至77%;而合约销售额为567亿元,同比增幅也仅为4%。

  土储方面,今年上半年融信融信新增23宗地块,新增土储 420.81万平方米。这与行业同规模房企相比较,有一定的差距。

  从福州到上海,欧宗洪一路走来,高调拿地、收割地王,并迈入了资本市场的门槛。但融信在调控的基调下吃了许多亏,静安地王对现金流的拖累就是其中之一。今年中报显示,曾经轰动业内的静安地王,目前还有76.8%的可售面积未曾出售。

  对于高杠杆的融资阻碍,欧宗洪也明白“政策对房地产企业的融资,特别是高杠杆企业,国内债券在各方面进行限制,信托上也限制,前端融资也限制。”

  风向转变,业内对于“快”已经不买账了,这加大了融资的难度。而回过头看,也许正是融资渠道的收窄,才让融信更加重视眼前资本市场的表现。

  回购、增持、改善股东结构,以及发展节奏的换步,欧宗洪在给投资者展现出不一样的融信形象。分析认为,这一切的出发点在于,融信接下来从市场上获得持续的现金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