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科:宋卫平改革图为宋卫平和张亚东

  文︱刘德科

  1st

  情怀与魄力

  如果你已经实现财务超级自由,可以很随性地做自己擅长的事情;现在,一家股权关系复杂的上市房企,想让你去担任高管,你会去吗?

  大概率你是不会去的。一开始,老绿城人郭佳峰也是这么想的。 绿城想让他回去,他当然不想。

  宋卫平找他:绿城是我们一起创造的,如果绿城不好了甚至烂掉,你忍心吗?

  就这么一句话,郭佳峰就答应了。

  于是,他进了全新的绿城中国(3900.HK)董事会,并且担任执行总裁。

  你可以说这是情怀。

  郭佳峰的上司,是张亚东——他升任绿城中国董事局主席,同时还兼着原来的行政总裁。

  这不是简单的升任:绿城中国原来有两位联席董事局主席,现在不设联席了,就只有张亚东这一位董事局主席。

  背后还有故事:张亚东原本是央企中交派到绿城的;现在,他卸掉了他的一切中交身份。他不再是国家干部。

  张亚东担任过大连市委常委、副市长,调任央企中交,有仕途。现在,他从体制内彻底出来了,把自己彻底交给了绿城。

  你可以说这是魄力。

  这是新闻背后的情怀与魄力。

  今天房地产业界的大新闻是:绿城中国董事会巨变。

  2nd

  董事会巨变

  宋卫平和央企中交、港企九龙仓一起构思了大半年,终于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绿城中国董事会。

  刚才(7月11日四点半),刚刚卸任的绿城中国董事局联席主席刘文生,宣布了新改选的绿城中国董事会,在杭州玫瑰园酒店。绿城中国的这一次大变动,至少包含了八条新闻——

  1. 宋卫平卸任

  2. 张亚东接班绿城中国董事局主席

  3. 老绿城人郭佳峰重返绿城

  4. 中交在绿城中国董事会中替换了两个人

  5. 第二大股东九龙仓终于获得绿城中国董事会席位

  6. 绿城中国正在探索一个全新的「混改」样本:企业由大股东治理变成董事会治理

  7. 绿城与蓝城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8. 绿城重燃进入全国 TOP 10 念想

  如果非得把这些新闻糅合成五个字,差不多可以是:宋卫平改革。

  3rd

  首席产品官

  宋卫平不再担任联席董事局主席。有人劝他,要不还是留守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吧?宋卫平摇摇手:「该放下的,放下;该坚持的,坚持。自然而然。」

  他连名誉董事局主席都没要。但他出任了一个超级小的正式「官职」:绿城中国规划设计委员会名誉主任。就是「产品官」。

  他说不用给他发工资;如果一定要发,一年 30 万元就好。他会参与评审绿城中国大约 20% 项目的规划图纸——当然,都是标杆项目。

  毫无疑问,宋卫平肯定是整个中国住宅开发的首席产品官。他审过的图纸,当然足以让绿城的产品力继续向前推进,持续保持在行业内的引领性。

  另一位老绿城人,绿城前高管郭晓明,也回归绿城中国,出任副总裁。郭晓明是建筑师出身,你在网上可以搜到他做的《绿城别墅产品演变.ppt》和他帅气的照片。

  大郭回到董事会,小郭回到管理层,大郭小郭都回来了。宋卫平是高兴的。他的细眼可以多眯一会儿。

  4th

  「混改」样本

  如果你熟稔重大人事调整的艺术,一定可以领略到:绿城中国董事会的这次调整,是大师级的。

  调整前,绿城中国董事会一共六席(不含独董),第一大股东央企中交独占五席,原绿城团队仅一席,仅宋卫平。

  怎么调,中交最容易接受?

  ◇ 第一步:先保持中交五个席位的人都不变。

  ◇ 第二步:换掉中交嫡系李青岸和李永前,请中交再新派两位执行董事接替,即周连营(从中交物资公司董事兼总经历辞任)与耿忠强(从中交地产董事兼总裁辞任)——新来的人不会有历史包袱。

  ◇ 第三步:张亚东辞去中交身份。

  ◇ 第四步:第二大股东九龙仓如愿以偿地获得一席,由吴天海先生(九龙仓董事会主席)出任。

  ◇ 第五步:召回绿城创始成员郭佳峰。

  这五步之后,中交在绿城中国董事会依然拥有完整的四席,占多数;「纯绿」人士拥有两席,即转换身份之后的张亚东与老绿城人郭佳峰;九龙仓获得一席。

  五步成诗。

  这么调整,不是简单的权力平衡,也不是简单的「中交化」或者「捍卫原教旨绿城」;更深远的意义在于:探索并提供一个更完善的「混改」样本。

  绿城是一家非常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国资、港资与民资混合的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混改」不是简单的「国资进入民企」或「民资进入国企」,「混改」的方向必然是建立治理结构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

  现在的「混改」出现一种小小的紊乱:企业由大股东说了算,而不是由董事会说了算。

  绿城中国的「混改」方向是:由董事会治理,而不是由大股东治理;经营管理层由董事会任命,而不是由大股东任命。

  即:建立清晰的「股东-董事会-经营管理层」之企业治理结构。

  从宋卫平的立场来看,他当然也乐见这样一个绿城:一个治理结构清晰的绿城,才有可能在下一阶段的市场竞争中保持冲劲。

  从早期的「宋卫平一言堂」之人治,到此前的融创或中交之「大股东治理」,再到现在,绿城中国终于真正变成了董事会治理下的绿城中国。

  换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融绿之争」与「中交入主」,也不会今天这样更具现代企业治理结构的绿城中国。或许,这就是宋卫平所说的「自然而然」吧。

  5th

  埋在心底的 TOP 10

  绿城史上最好成绩,是 2009 年:万科销售额全国第一,绿城全国第二。

  此后,绿城游荡在全国房企销售额 TOP 10 中。从 2017 年开始,绿城跌出了 TOP 10。2019 年上半年的状况是:跟绿城关系稍微好一些的排行榜,绿城排名第 15 名;跟绿城关系一般的排行榜,绿城排名第 21 名。

  现在,绿城完成了重大改革,在新任董事局主席张亚东心底,是不是闪现过重返中国房企企销售额 TOP 10 的念想?

  如果你处在这样的位置,这样的时点,你会没这样的念想?想想总可以。 

  还是可以想的:蓝城也将为绿城贡献销售额。宋卫平卸任董事局联席主席,在绿城中国的股权也已减持至10%以下,这两个动作为绿城与蓝城的合作扫清了道路。蓝城需要更多钱,绿城想要规模,两个精美的齿轮就咬合在一起了。

  刚才(7月11日下午四点半),绿城与蓝城在杭州玫瑰园酒店举行了小镇项目项目合作签约仪式。以后,或许可以有更多的蓝城项目销售额(非上市公司),并入绿城中国(上市公司)的表。

  6th

  「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当然,这一切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一个崭新的绿城要来了。

  度尽劫波的绿城,终于有望长成宋卫平梦想中的样子。在卸任绿城中国董事局主席之前,他做完了最重要的事情。

  是为宋卫平改革:在央企中交、港企九龙仓一起构思了大半年,终于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绿城中国董事会。

  从此,他就只是绿城的创始人,绿城的产品官,绿城的「守夜人」。

  绿城还绿着。宛若那位少年:「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宛若那位少年,身着拖曳的长袍,映照着东宫的芳草地。

  「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

  来源:德科地产频道